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落跑军婚(中)

军婚落跑,点题重心

竹马竹马,双向暗恋


 

蔡徐坤第二天到家后就换下了军装,抓着车钥匙去打算给老爷子请安。他才刚出任务回来,也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他知道家里老爷子最疼小辈,这么疲累着过去总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任何与朱正廷有关的事情上,蔡徐坤总能表现出超乎自然的精明。

毕竟他可不信朱正廷从美国回来的消息,老爷子那收到的会比他要晚。

蔡老爷子早年在军队,后来退伍又无缝人脉进了政界,如今晚年身子骨还硬朗就退下,也是为了给小辈们留点可塑的机会。而家里的几代小辈中,他最喜欢的就是蔡徐坤。

蔡徐坤父辈那一代,只有一个小儿子去了部队,后来殉职在中东战场上,尸体都没有带回来。后来蔡家那一辈就没有人再进军队,然而老爷子一生都喜欢枪马,自然不希望自家的儿郎是什么孬种,蔡徐坤的出现于是完全符合了老爷子的喜好。

所以当蔡徐坤只身一人站在别墅门口,还未一言,老头子就知道了他的来意。

“那小娃娃还没和你一块过来?”老爷子指着自己对面的沙发让蔡徐坤坐下,语气听起来不紧不慢。

“他才回来没多久,还在倒时差。”蔡徐坤自然而然的坐下,接过老管家送来的茶水给他爷爷倒上了一杯,表情和真的似的。

老头子瞥了他一眼,抿口茶,又问,“那你又睡了多久啊?”

蔡徐坤继续说瞎话,“睡了半宿。”

“哼。”老爷子扣下杯盏,看起来要动怒。蔡徐坤却是不慌不忙,手指曲起托起杯子,极细的抿了一口,然后就是一愣。

老爷子面上有了笑意,猜这小鬼是尝出点什么来了,却硬是板着脸问,“怎么?茶不好喝啊。”

蔡徐坤放下杯子,诚恳的道,“泡茶的人手艺挺好。”

“鬼精的。”老爷子摇头小声地嘀咕,心里知道特种兵的耳力肯定听得清这句话。给了甜枣就要打一棍子,老爷子又拉着蔡徐坤扯皮起来。三句不离工作,五句不离生活,就是不提还在别墅的另一个小辈。

蔡徐坤的神情从满不在乎有了点变化,一些微小的,藏在眼里的东西,让精明了大半辈子的老爷子一眼就看了出来。他心说惊奇,两年前蔡徐坤从普通部队转正去特种兵部队,在禁闭室里关了四天才开始透露一些精神方面的不安,一周了才从里面被放出来,至此这小鬼就和什么情绪都收敛了,旁人一点都窥探不得。

如今看来蔡徐坤最大的软肋早就在年轻的时候就扎根在他的骨血里,蔡徐坤什么都知道,却还是要护着心尖上的那一个人。

“哎,痴情种啊。”老爷子长叹口气,叫管家把朱正廷从楼上喊下来。

朱正廷是在到家后就被老爷子请到了别墅来,蔡徐坤过来的事他还全然不知,只以为蔡徐坤刚回家肯定是要睡觉的。所以当他从楼上走下来,一眼瞥过去看到一个蔡徐坤,瞬间脸色就变了。

这会距离他知道蔡徐坤回国过了两个小时,距离他上次见对方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距离蔡徐坤上次出现在他面前过去了一个月。古时有人说一日如隔三秋,那他们这次分离就已经过去了百年。

“你们两个聚少离多的,难得有个时间碰面。”老爷子站起来,淡淡的笑了两声。“年轻人聊,我们老人家就走了。”

于是老爷子带着管家就马上的离开了大厅,走之前还特地起身给蔡徐坤的肩上拍了一下。

蔡徐坤苦笑的勾了勾唇,心想他来这里的根本目的是完全达到了,老爷子的态度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所以他现在应该回头就睡觉去才是。

但朱正廷走到他面前,太久不见的人还有他熟悉的轮廓,他又一点都不舍得就这么快回去睡觉了。

“嗯……你刚刚才回来啊?”朱正廷在蔡徐坤对面坐下,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窒息的气氛。

“对,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才到家。”蔡徐坤点头,“你怎么会在这?”

“老爷子昨天去我家找了我,正好我倒时差也睡不着就过来陪他了。”朱正廷这般说道,语气挺轻描淡写的。蔡徐坤却是顿了顿,严肃表情问他,“他们逼你了?”

问话没头没尾,朱正廷却心知肚明他的意思。他虽然和蔡徐坤一同长大,但见到蔡老爷子还是头一次。蔡老爷子那般神话人物给人的压迫感肯定是很足的,蔡徐坤不自觉的担心。

想明白这一层的朱正廷不由觉得有些无奈,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些从心底攀升的酸涩过分的感情,“没有,老爷子没有传说中那么恐怖,我也就陪他聊了聊,剩下的时间都在收拾东西。”

“收拾……什么东西?”蔡徐坤有点奇怪。

“你的房间。”朱正廷道,“老爷子说,是我去帮你收拾的话你应该不会生气。”

“……”蔡徐坤心说老爷子才是鬼精的那个。老狐狸不仅把他的反应全部算到了,朱正廷的反应肯定也被算了清楚,还有蔡徐坤肯定会出任务就来别墅这件事没准他都知道。

蔡徐坤咬了咬牙,心想要不要给自家没事做的老顽童找点乐子,这又听见朱正廷长叹了口气,他下意识的望去,看见朱正廷同时抬眼,认真的道,“所以我收拾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东西,在你的床头柜里。”

蔡徐坤脸色变了下。

他的床头柜一直都是密码锁,存放的都是和回忆接壤的东西。他相信朱正廷绝对不会不经允许就去打开密码锁锁住的东西,唯一能解释的那就一定是有人曾经把那个打开过了。而密码又那么清晰的反映着朱正廷的生日,那些留下来的痕迹根本改变不了。

“坤坤,我不是一个好人。”朱正廷一直注视着他的表情,轻而易举的读懂了蔡徐坤的情绪,突然长舒了一口气,心想过一天的决定终于得以放手一搏。

在这些年里,蔡徐坤越来越内敛稳重,却总逃不过有一个研究他的专家,朱正廷拨开迷雾走向蔡徐坤的路总是没有障碍,这是朱正廷对蔡徐坤的了解,也是蔡徐坤给朱正廷开的特权。

“我在柜子里看到了我们初中的纸条。”那年的课堂总是管理严格,有些隐秘或者藏不住的话总在上课用小纸条传递给对方,在弧线里都要透露亲密。朱正廷没有想到还有一天可见到稚嫩笔记,和那些年教室座位前后他们拥有的故事在时光岁月中重逢。

“我很早就知道你喜欢我了,却一直没有想过去回应你。”他有些恶意的想,蔡徐坤是总把他往最好的方面去想了。他见不到属于朱正廷的自私自利,也见不到朱正廷的薄情,才会一心向往。

“我从来没有不满意,也没有办法拒绝你,但我们不合适。”朱正廷终于把最后一句说完,强撑着抬眼去看蔡徐坤的表情。蔡徐坤没有任何的不忿,也没有朱正廷意想之中的表情变化,他只是勾了勾手,示意朱正廷走近一些。

朱正廷犹豫了一下,照办了。

他走过去几步,离蔡徐坤也还有几步的时候,被忽然抓住了手腕。他不自觉的向前倒去,堪堪压在了蔡徐坤的身上,被压住的特种兵不在意这点疼痛,唇凑过去捕捉朱正廷的嘴唇。

这个吻太过温柔,没有遐想中的撕咬,甚至凶狠意味都没有。外人看来就好像蔡徐坤这些年所有的守候感情就只求来这一点就足够甜蜜了,但朱正廷懂了更深的东西。

他似乎听到了蔡徐坤压低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别想逃。”

蔡徐坤确实也这么说了,他在吻后拨乱了朱正廷的头发,低低的道:“正正,我也很了解你,你不用说什么太多的话妄自菲薄。我知道你想让我先放弃喜欢你,才敢心安理得的消失到我再也找不到你。”

“唯独这一点我不能接受。”他碰了碰朱正廷的脸,笑容亲昵,“我可以等你慢慢承认自己的感情,但你如果想逃到我永远找不到你的地方去,那不可以。”

“现在我要睡觉了,很困。”

然后他非常自然的把头搭在了朱正廷的大腿上,就这么直接睡去了。

蔡徐坤一直睡到了晌午。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稳的睡过觉了,醒时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还不错,然后视线里出现了印着齿轮的书皮封面和一只白净修长的手。

睡前那一刻少有的任性还历历在目,蔡徐坤忽然发现了另一种可以让朱正廷无可奈何的方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挺喜欢的。

“小少爷,你醒过来了啊!”他想闭眼再多躺一会的心思正涌上来,结果就听到管家冷不丁这么说一句。印着齿轮的书从他的眼前离开,朱正廷的脸在他的上方很近的位置,面色惊讶,睫毛很长,眼睛很好看。

鬼使神差的,他起身吻了上去,很准确的捕捉到嘴唇,然后一吻就分开。朱正廷的惊讶还没过去,蔡徐坤已经脚后跟点地从他的腿上移开了,动作快得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而这位大少爷一点儿也不介意,挺接话的回答,“刚醒不久。”

朱正廷:“……”所以我就被占了便宜?

大管家和自家主子一样,对朱正廷和蔡徐坤这两小朋友的事情乐于成见,闻言笑着说了句“饭菜布在庭院里”,这就转身走了。蔡徐坤心里觉得这别墅的人是真的识时务,然后转头看着朱正廷。

“其实你完全可以放着我不管的。”朱正廷还在揉自己被蔡徐坤躺太久而显得没有知觉的腿,冷不丁听到这东西说的混账话,当下有点懵逼,也有点想打人。感情你那睡觉就是下套对吧?朱正廷放弃揉腿,觉得自己才是最明鉴的那个人——蔡徐坤真的蔫坏蔫坏。

“但是你没有……”蔡徐坤眼睛亮亮的,似乎有点闪烁的东西,朱正廷后知后觉察觉到那是什么东西,顿时心软的一塌糊涂。“我很高兴。”

朱正廷已经受不住他这么盯着自己了,脸色发红的爬起来,也不顾脚还酸软就跑了。

逃不了一世的朱正廷坐在餐桌边走神,等到蔡徐坤穿着常服在他对面坐下,才忍不住叹了口气。别扭的移开视线去,蔡徐坤也不在意,问候了老年人后就动筷吃饭了。

饭后蔡徐坤带朱正廷回家,上了车某位走神的小年轻才意识到这点,顿时呼吸都不顺畅了——他忽然意识到这是相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到蔡徐坤的家里。

他是后来听说蔡徐坤从部队回来后就自己置办了房产,也曾经想着过来看看,不过都因为忙忘记了。此刻踏进这栋房子他只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整个住房的冷色装扮显得太过不近人情。

朱正廷穿上拖鞋才终于知道了哪里不对劲,面色诡异的低头盯着脚上拖鞋上面的商标。

“他这家……多久没回来了?”他默默想。

“去老爷子那里前我还在这里。”蔡徐坤却和会读心术一样,直接讲了出来。朱正廷一惊,就发现蔡徐坤非常淡然的进屋拿了一把剪刀来。他蹲下身帮朱正廷把商标剪掉了,后者因为一只脚站立不稳的缘故,不自觉的把手搭在了蔡徐坤的背上。

“……你这就不像有活人的样子。”朱正廷吐槽了一句。

“确实也不经常有人住。”蔡徐坤直起身,右手握住了先前朱正廷为了追求平衡而扶在他背上的手。“不过以后有人了。”

朱正廷试图理解了一下他的意思,感觉心里有点什么东西慢慢破碎了。蔡徐坤牵着他走到沙发边,然后蔡徐坤半蹲下从茶几上拿出一个盒子,盒子中有四个凹槽,其中三个都还放着钥匙。根本不用想就能知道这钥匙是开什么东西的。

朱正廷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被蔡徐坤的手指点住了,唇上压着的指尖还带着薄茧,他一想就知道是什么时候得来的。蔡徐坤打从离开四九城之前都是大少爷,虽然不比常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扛,但也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劳累活。

如今这些东西都是那几年在军队磨出来的,蔡徐坤打小就是个死心眼的性子,进了部队那肯定也对自己要求严格。朱正廷想了想他去部队的那年,其实算上日子成年都还没有,忽然那点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蔡徐坤善于察颜观色,更何况他了解朱正廷那样深,看他一眼便是知道他的心思了。

“下午有时间吗?”于是他心思也活起来。

“没有。”朱正廷耿直的拒绝,“我下午要去舞蹈室。”

蔡徐坤点点头表示理解。

朱正廷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出资和学院的人一起办了一家舞蹈社,他们都是名校出来的学生,名气和实力是舞蹈社的招牌。朱正廷因为逃婚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好好练舞了,蔡徐坤也知道这个时间,便也什么多余的都没再讲。

朱正廷出门前在书房找到了蔡徐坤,对方坐在书桌后面在看关乎金融方面的书,他这才想起来似乎蔡徐坤普通大学还没有毕业就直接去了军校。

“要出门?”蔡徐坤放下书问他。这时朱正廷才发现他还架着一副眼镜,金丝边框的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无端给他增添了几分文雅的感觉。假如朱正廷不认识蔡徐坤,在看到他的这般气质,一定没办法把他和军队联系起来。

“嗯。”朱正廷好不容易回神过来,就只应到了这么一句。蔡徐坤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眉头蹙起有些为难的样子,“明天晚上有个聚会,是变相的揭露我们的关系。”

“还是要办聚会?”朱正廷早就已经有心里建设,蔡徐坤听了他的剖白都能毫不在意的躺他腿上补觉,那只能证明这一次就算朱正廷的话对蔡徐坤也没有影响了。

朱正廷微妙的发现自己的情绪在挫败之外其实还包含一丝说不上来的,似乎称得上是喜悦的东西。

“那就聚会吧。”最后他这么说。

老爷子把他叫去就是为了开导,要不然也不会刻意把他带去蔡徐坤的房间还让他收拾。换言之就是老爷子早就猜到他们的关系也知道蔡徐坤的心思,老人在知天命的年纪做出这样的让步,一定逃不开蔡徐坤曾经有说过什么。

朱正廷不知道曾经的时间要推到多久之前,但蔡徐坤显然已经往前走出了九十九步,而最后一步他不是不能跨,他只是不愿意逼迫。

朱正廷依稀有种猜测,如果他拒绝蔡徐坤的话,对方也只会不动声色的退后,却不会上前。

他总是那么的把朱正廷放在第一位。

朱正廷跑舞蹈室忙了一下午,在自己练习完了后接到了蔡徐坤的电话,蔡徐坤问他会不会回来吃饭。彼时朱正廷正在帮人压胯,还在思考要不要回去,就听到话筒那边滋的一声长响。

“……什么声音?”

蔡徐坤回头看着家里的工作人员进出,揉着太阳穴答,“电钻声。”

这人还是介意朱正廷今天一句无意的话,于是研究了几个小时要怎么重新布置房间。可惜他前半生都不做这么精致的活,这下搞得脑袋实在是有点疼。

不过特种兵大抵是行动派的代名词,就算专业一知半解也可以很快的安排进度,他最后在大众里选了一家名声和效率还不错的公司,在朱正廷前脚刚刚出门,后脚这些人就卡着工作的时间点到了家里。

还正是法定可以装修的时间,何况蔡徐坤当初买房子的时候就考虑到各种原因选择的是独栋,这会就算太过吵闹也不会打扰到旁人。蔡徐坤一边抬眼看着装修公司的工作人员把他们推荐的挺有人气的家庭用具抬进房子,一边回答朱正廷的问题。

原本拒绝的心思忽然就没了,朱正廷握着手机轻声道,“我很快就回去。”

“好,我等你。”蔡徐坤说完,等待朱正廷先一步挂断电话,却还听到呼吸声,他有些疑惑,不由多问一句,“还有什么事情吗?”

“晚饭你是打算订外卖吗?如果是的话,我带吃的回去。”

蔡徐坤寻找的重点忽然歪曲到了回去这个词上面,他不由得心想,朱正廷是不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言辞里的含义,而他却为这种都没被本人注意到的含义动容。

“蔡徐坤?”朱正廷疑惑的发出声音,才唤回了走神的人。蔡徐坤在嘈杂声里走远了一些,“我想吃堂口那边的糍粑。”

“可以啊,回头路上再带份披萨回来?”朱正廷打了个手势,叫别的人过来接替了他的事,电话那头的蔡徐坤也没有否认他对晚餐的布置。


一段过渡


有钱的蔡徐坤第二天一早带着朱正廷去买衣服和床上用具,到了法定时间联系了朋友和装修公司卡着时间点搞装修。刚说完那些他手上的购物袋被朱正廷提过去,而他本人被朱正廷拿过来的衣服糊了一脸,购物狂指了指一旁的试衣间,蔡徐坤盯了他半天,进去换了。

昨晚他们睡觉前聊了很久的天,自打蔡徐坤去了部队之后他们是第一次在一起谈这么久的话了,蔡徐坤很是怀念,最后一直等朱正廷睡着了他也没有困意。

好不容易等到黎明破晓,那一点困意上头还没发酵,朱正廷就醒过来小声的问他今天能不能去买衣服。蔡徐坤知道他喜欢逛街,迷迷糊糊的也答应了这件事,意识无比的清醒就是不愿意睁开眼。

所以他也感觉到朱正廷偷亲他了,嘴唇贴嘴唇的那种。柔软的感觉搭上去一触即分,就像是终于掀开蚌壳,蔡徐坤练就的淡然让他可以强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即便心头早就是惊涛骇浪。

但他终于敢肯定,朱正廷是要和他认真的谈恋爱了。

TBC.

评论(93)

热度(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