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落跑军婚(上)

1.军婚落跑,点题重心

2.竹马竹马,双向暗恋

3.本章1w+,虐的部分已经完了。


“我决定,逃婚。”朱正廷说出这段话的时候,黄明昊和范丞丞都惊呆了。他们不是不知道自家大哥平时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但这牵扯到蔡徐坤,朱正廷还能这么轻易地说出逃婚两个字,这也是很牛逼。

四九城哪个不知道蔡大少爷蔡徐坤?这人是蔡家这一辈的第一人,放在古代就是要做嫡长子的那个。他爸妈都是从商的,叔辈有往那上头跑,再往上一代就是最宠他的蔡老爷子,是军正文两方都要喊声蔡老的人物。

如今蔡老爷子还在军部挂着一个头衔,他孙子要结婚的消息一经传出,他第一个就会上朱家门来拜访。

“蔡徐坤他逼我的啊,他打报告都不告诉我的,结个什么婚。”朱正廷表情难看,觉得蔡徐坤简直是先干后补偿的典范。

“不是,正廷哥。”黄明昊举起手默默的叫住他,他有点难以启齿,最后却还是不得不道出真相,“那天晚上你喝醉了之后把扒着坤哥,说的可就是结婚啊。”

“对对对。”范丞丞在一旁帮腔,“坤哥那天晚上还问了你好几遍呢,你都说那结婚就结婚呗。”

朱正廷醉酒后是不认人也不认事的,被戳破那天晚上其实是自己不对了也不慌乱。暴力仙子义正言辞的一拍桌,怒道:“他那叫乘人之危!”

黄明昊和范丞丞两人对视一眼,看着朱正廷背影消失在包厢里面,再是对视着给蔡徐坤打了个电话。暂且休假的军官接电话的速度很快,却没有出声。黄明昊开着免提,默默地把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汇报了一遍,也没接到任何回应。

“嗯……坤哥,你看现在怎么办?”黄明昊最后问了这么一句。那头的蔡徐坤才终于说了话,“没关系,你让他逃。”

电话被挂断了,范丞丞看了一眼黄明昊的脸色,心说:完蛋了。

他们这辈里面,谁不知道蔡徐坤和朱正廷这两个人是绝对惹不起的啊。

蔡徐坤和朱正廷自小就是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特殊地方面积不会有多大,家家户户基本都是认识的,由是小孩一出生也差不多每个家都知道,串门也是常事。

朱正廷记忆中自己第一回见到蔡徐坤是在他对方五岁的时候,那会的蔡家只有他一个小孩,长子长孙的身份注定他从出生开始就不得轻松,所以年幼时候别的家的孩子都还在满大院的跑和玩的时候,唯独蔡徐坤不爱说话,他在家里每天不是写作业就是在练习格斗技巧,一点都不像那个年纪的孩子。

后来蔡徐坤到法定年龄,一跳就往上跳了两级,直接和朱正廷成了同班同学。蔡妈妈带着五岁的蔡徐坤到朱正廷家里来拜访,小男孩穿着西装, 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前方。只有在叫人的时候显得乖巧,朱正廷家里还有个姐姐,一见蔡徐坤就觉得他可爱懂事,抱上去又是揉又是捏的,还说要认他做弟弟。

正版弟弟朱正廷听了可不乐意了,后来朱正廷回想起来,这也许就是他往后好几年一直对蔡徐坤不怎么待见的原因。

但蔡徐坤非常的喜欢朱正廷,这是大院的人都有目共睹的事实。

他会因为和朱正廷待在一块而忘记做课业被罚跪,也会因为陪着朱正廷晚归而被拒之门外。朱正廷碰到过几次,就不由也为自己的举动产生愧疚,至此不敢过于带着蔡徐坤胡闹。后来就变成了蔡徐坤总是跟在他身边,两步的距离不远不近。

蔡徐坤是在初中就知道自己为什么总会跟在朱正廷身边,生物课上的提到朦胧的男女相关的知识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那些萌发的青涩感情说青春期的情愫应该出现在男女之间,而不是一个少年对另外一个少年心动。

他在高强度的压力下生活了数十年,表面懂事内心却总压着反骨。那时候的通讯网络已经足够发达,一些关键词下去就能得知真相,那些混杂着英语的专业术语和书籍把一切东西指向一个概念性的问题。他就知道自己并不是得病,也不是疯魔,只是单纯就像男女一样动心罢了。

虽说这点情愫,就连蔡徐坤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有的。

他打小就和朱正廷认识,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对方长得好看可以接近。只可惜这个好看哥哥对其他的人都和颜悦色,唯独对他总是带了那么点冷淡的味道。一直到后来家里开始打他罚他,才惹来小哥哥眼底的一点心疼,从此对大院的孩子一视同仁。

后来他跳级之后又一直都是朱正廷在同一个班级。他们两个都是学业优异,相貌好看的人,在已经可以区分辨别美丑的时候,两人无疑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瞩目,这时一些差异就来了。

朱正廷和蔡徐坤的抽屉里总是会被放上很多情书,蔡徐坤选择把它们处理掉,而朱正廷会认真的看。蔡徐坤打着兄弟的名义听着他念那些关乎爱情的句子和真挚情感, 只觉得心里藏了一只小兽,一直伸出爪子在到处试探,让他分明感觉到嫉妒的情绪在脑海里面乱窜。

再后来蔡徐坤给自己的课桌落了锁,摆明了要拒绝这些粉嫩情书,并且怂恿朱正廷也这么办。朱正廷觉得也行,就同意了蔡徐坤的想法。

蔡徐坤暗自觉得朱正廷心里还是在意他的话多一些的,却没想到过了几天朱正廷课间出门一趟,回来的时候就美滋滋的说:“坤坤,我谈恋爱了。”

蔡徐坤觉得那一刻,他是有想要把所有东西都告诉朱正廷的冲动。可他却不能那么去做,朱正廷已经有女朋友了,这证明蔡徐坤必须把自己的心思藏得更深,最好永远不被发现。

那段时间的蔡徐坤开始不动声色的远离朱正廷,他以为朱正廷正陷入谈恋爱的初期阶段是不会有所发现的,但某次上课期间朱正廷忽然推了一截纸条过来。

“你最近怎么总是不等我就先走了,我这几天早上都没看到你。”

蔡徐坤说:“你不是早起和你女朋友一起来学校吗?”

朱正廷盯着这排字若有所思,才问:“你不会是因为孤家寡人所以寂寞了吧?”

蔡徐坤被他这句话噎住了,内心想,谁是因为孤家寡人。不知怎么回话的蔡徐坤笔尖点了点纸条,最后把那张纸揉成一个小团塞进口袋里,接着整节课不管朱正廷再怎么打扰也不回话了。朱正廷看着他的侧脸有一会后,突然觉得蔡徐坤是长得好看的。

他们现在坐的位置就是所谓的男主位置,有窗帘有窗户还有窗外的树,他不由得想,如果风再大一点的话,可能蔡徐坤就是从偶像剧剧本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了。

朱正廷开始正视自家这位发小的长相的同时,就不由的有些好奇,为什么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朱正廷的问题也是蔡妈妈的问题,主修心理学的院士在蔡徐坤上初中的那天特地找他谈了一个小时的人生。

从学业如何进步谈到交往要怎么保持,最后甚至说“我不反对你早恋”。而蔡徐坤一直兴趣缺缺,除开围绕习题册玩就是和朱正廷待在一块,这些天因为朱正廷谈恋爱的原因他少了很多和对方在一起的时间,所以他的时间突然空出来了很多。

就连蔡妈妈都觉得他这些天回家越发的早了。

于是蔡徐坤把自己多余的时间空给了别的兴趣,篮球、电玩、音乐,他在用自己可以做得事情来分散注意力,打破惯有和朱正廷在一起的时间界限。

结果有一天下午他一个人在练习投篮,准头失衡弹向界外的时候,另外一双运动鞋在球场出现了。往上看去是朱正廷,他背光站在篮球场上,穿着凉爽背心,看见蔡徐坤之后笑了笑,这才问:“一个人打球好玩吗?”

蔡徐坤说:“还行。”

“行什么,你这么无聊的吗?”朱正廷拍着篮球,语气里带着无语。

他们一对一打了十几分钟,才双双坐在篮球场边休息。蔡徐坤给他递了水过去,朱正廷不在意接过来喝,才听见对方问,“怎么没陪你女朋友?”

“分了。”朱正廷说。

“怎么回事?你提的?”蔡徐坤猜测过初恋不长久的理论,但朱正廷的性格他更加了解,交往不过短短一个月分手的问题,怎么看都不像朱正廷这样负责的人会提出来的。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朱正廷看了蔡徐坤一眼,默默开口。

“……嗯。”蔡徐坤表示自己虽然特别想知道,但朱正廷为难还是算了吧。

不过蔡徐坤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还是知道了朱正廷先提出来的原因是什么。因为他才刚过走进学校,就被朱正廷的前女友堵在了楼梯间,女孩看着他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语气也很傲慢:“你就是蔡徐坤?”

蔡徐坤都懒得点头。

而女孩自顾自的道:“恶心,总是粘着朱正廷让你很开心吗?”

蔡徐坤觉得这剧情莫名的狗血,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发现女孩眼睛忽然瞪大了。他回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朱正廷走了上来,少年面无表情,眼底也难得的没有笑意。这是蔡徐坤从没有见过的朱正廷,朱正廷走过他身边看见了那女孩,低低的一字一句开口,“坤坤是我弟弟,我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还没分手前你没资格说他, 我们分手后你更没有资格这么说他。道歉。”

女孩子诺诺的说了道歉,就马上回神跑了。

朱正廷这才回过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蔡徐坤,他松了口气一样的,表情忽然放松了下来,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道:“怎么样,刚刚的演技还不错吧!”

就像是讨糖吃的孩子似的,像大人炫耀自己做对了事情。

蔡徐坤觉得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让他知道至此之后就算未来万劫不复,他也甘之如饴。

蔡徐坤点点头,认同了他的话,“我觉得你演技很棒,以后可以去试试客串。”

朱正廷说:“行啊,反正我也想去试试。”

此时两个少年向教室走去,完全没意识到他们的话会一语成谶。

但从那个时候蔡妈妈就发现,自家的小孩好像越发的有目的性了。

朱正廷,25岁,正在做一个极为疯狂的决定。

他在大晚上溜到了机场,甚至把儿时害怕的那一点妖魔鬼怪之说都扔在了身后。逃婚在前谁还顾得上那些不必要的玩意,朱正廷捏着手里的手机,一边郁闷想着蔡徐坤前几天干的好事。

他是好不容易从失恋阴影里面走出来,回学校去参加毕业考试。还没出门就被小姑娘堵住了,梨花带雨的问他能不能去谈一下,那个时候他就看到了蔡徐坤,还以为他是过来接自己的,所以打手势示意蔡徐坤等一下。

他们相识十余年,彼此之间的一套暗号想了好多,蔡徐坤回了一个手势,朱正廷就放心带着小姑娘到学校边上的饮品店去了。没几分钟蔡徐坤走进来,就坐在他们旁边的座位上,朱正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松了口气,忙是把注意力集中全部放在小姑娘身上问她,“有什么事情吗?”

小姑娘从自己入学开始说,到后来如何迷恋上喜欢上朱正廷。朱正廷听了有一会,头一次正视起来自己的问题,他想起后来认识的黄明昊和范丞丞两个人总是说,“哥,你不克制一点自己身上的浪潮总会遭报应的。”

朱正廷还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回了什么。

“报应?不存在的!”

事实证明所谓报应只是时候未到,正当小姑娘期盼的问最后一句话时,一直在旁边坐着宛如空气似的蔡徐坤站了起来。一封不厚的同意书摆在桌面上,军部的申请明显的很。蔡徐坤自然地把手搭在朱正廷的肩膀上,他在军队里面待了有好几年,身上是不自觉养出来的气质,别说小姑娘受不住,朱正廷都觉得有压迫感。

蔡徐坤手指压在同意书上面,看着小姑娘道:“这个人早就已经被我预定了,在十几年前。”

蔡徐坤和朱正廷确实可以谈得上竹马竹马,他们第一次分开已经是在两人上大学的时候。最开始是因为不同学院的缘故,后来是因为蔡徐坤去了部队。

可是从小学一直到高中这漫长的数十年里,可以说他们见证了彼此的成长。蔡徐坤自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朱正廷,直到大一的朱正廷后来竟然交往了一个男友。

朱正廷从初中到大学换过的女朋友,没有一百个也有五十个, 多数是因为他不懂得怎么拒绝,但后来又被女方提出要求分手。女方分手理由很多,有说朱正廷这根本不是喜欢的,有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也有说朱正廷其实和蔡徐坤关系还要亲密的。朱正廷没有辩解也没有去和蔡徐坤说这个问题,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蔡徐坤做着好友。

蔡徐坤自然明白自己在朱正廷心目中的定位,可以说除开亲人之外在朱正廷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必须写上蔡徐坤的名字。所以朱正廷答应男孩子的交往之后,第一个告诉的人也是蔡徐坤。

那是蔡徐坤记忆之中他第一次对朱正廷产生近乎责备的情绪。

可他到底在面上克制住了,只问他,“为什么?”

朱正廷摸了摸头发,有些拘谨的道:“就当时新生演出那天你不是有事情吗,就没陪我过来。后来结束后还几个女孩子过来问我要手机号和微信,我没有给他们。后来她们追到了我们的校区,我才发现表演系的男生也过来了。后面比较尴尬,他就出来帮忙了。”

“他说他是你的男朋友?”蔡徐坤挑眉问。

朱正廷没有反驳的点点头,“但其实那个时候没有在一起啦……”

“可后来呢?”蔡徐坤转身离开了,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绷不住他的情绪。

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是圣人,多少个夜晚他在入睡时梦到真实过了头的梦境,梦见现实和梦境中的朱正廷。他记忆中的朱正廷从来带着好看的微笑,对待陌生人也一腔热情,敏感却又漂亮。而梦里的朱正廷更要美艳几分,讲话时候带着不显露的娇。

朱正廷自打初中开始练舞,他的骨架又本就纤细,瘫在床铺好像一只乖巧过分的猫。他轻轻的喊着蔡徐坤的名字,语气柔软的换称呼,坤、坤坤、坤儿、蔡徐坤。哪一声都走向旖旎,并非平日里朱正廷一本正经叫他名字的腔调,却让他流连。

醒来的时候蔡徐坤望着没拉拢的窗帘间隙中透进来的一丝白光,觉得梦境只能留在那些潜意识的深处,可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感情在萌芽发展。

那些幻想并非南柯一梦,而是他内心藏着灰暗的故事。微妙的希望梦境可以成真的念头一冒出来就压不住,蔡徐坤觉得自己的头不可抑制地疼起来。

而他终归是怕吓着他的维纳斯,所以只把那些情情爱爱藏起来。他的表面看起来那样冷静, 五脏六腑窝在身体里面,却不听使唤的痉挛。

如今一点星火终于把那根藏着太久的导火线点燃,压抑下来的情感似乎有破土而出的可能。那些曾经没入天光里的阴影爱恋到了嘴边却也要咽下,这是他不禁羡慕起没有灵魂思考的物件来。它们不鲜活、不动领,因为没有生命,所以可以毫无负担的逃避,不必因为任何疼痛而深思熟虑。

蔡徐坤的一切冲动的源头只有一个朱正廷,而能够控制那一切源头的也只有朱正廷。

那天晚上蔡徐坤打电话给朱正廷道歉,他说自己只是一时太过意外,并非接受不了。朱正廷握着手机和他说,“那就好,我真怕你也觉得不对。”

蔡徐坤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这些年来什么时候我又没有站在你后面支持你?”

朱正廷于是语气里也有了笑意,他说:“对啊,你就是我的阿瑞斯。”

初中朱正廷说要去学习舞蹈,是蔡徐坤和他一起向家里要求的,所以自小这个生在军区的孩子没有接受任何跆拳道或者防身的技巧,全是蔡徐坤保护了去;高中朱正廷真去唱歌演戏,蔡徐坤陪他在朱家老爷子那里待了好几天,两个小娃娃才把老头子古板思维说动,只是说家里不会给予任何支持。

再后来到了当下,朱正廷找了男朋友,蔡徐坤也只能说他做的都可以,只要是朱正廷,什么都行。他们早就认识,从一开始就是好友,多年下来的情意已经让蔡徐坤无条件的可以站在朱正廷身后,蔡徐坤知道朱正廷于他其实也是如此。但蔡徐坤要的东西一开始就太明确了,他怕朱正廷给不起,所以从来没提。

蔡徐坤本以为这一生可能也就这样了。

所以他在大学的第二年发现朱正廷还是没有和他的小男朋友分手后,就向家里打了报告。在四月开头的那天,背着不重的行李去了部队。

而蔡徐坤北上去往部队的事情,朱正廷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朱正廷是意外真得很顺利的到了国外,根本没有他、黄明昊和范丞丞之前猜测的半点腥风血雨。本来遐想好的那些一次性电话和伪装身份证根本没有派上用场,朱正廷偷偷摸摸打电话回去探消息的时候,才从范丞丞那里知道蔡徐坤已经回部队的消息。

朱正廷自认为没有谁比他还了解蔡徐坤,便是更知道蔡徐坤本质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对方竟然都已经一本正经的去打了军婚报道,没有任何理由就这么直接回部队,于是朱正廷最后磨蹭的在美国躲了半个月,接到了陌生的电话。

他心想着肯定是蔡徐坤了,接电话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屏息,结果是他妈咪换了手机打电话过来通知一下,顺便旁侧敲问打算什么时候回来结婚。朱正廷皱眉有些不理解,“你这么急着让我成家吗?还是和蔡徐坤。”

显然,家里的大人是很乐得成见的。毕竟朱妈妈从朱正廷最初开始交女朋友的时候就很害怕小孩学坏,如今的军二代红二代能像蔡徐坤这样有出息的实在不多了,把自家还不算差的孩子交给蔡徐坤,朱家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不放心的。

何况整个朱家怕是除了朱正廷之外,没有一个不知道蔡徐坤对待他们家这个傻孩子的心情。然而大一些的人总觉得有些话不该说的太明了,让孩子们自己去体验,过几年也不就会了。

于是朱正廷只感觉自己要被气死了,撂了电话放弃了回国的心思。他从房间里找了半天,翻出来带过来的舞鞋和练功服出门了,也不带手机。

他在美国这半个月的落脚点找的还算不错,房东太太是不算刻薄的贵妇人。看到他出门,房东太太和他打了声招呼,并且很是客气的提供了早餐,朱正廷叼着任何果酱都没抹上的吐司,向她礼貌的道谢。

他在舞蹈室待了一整天,中饭也被掠了过去,直到下午饿得忍不住蹲下来,忍着腹部那一点阵痛过去,这才起身换鞋回临时住所。然而外头下雨了,美国的雨季一般来的密集,这会也还没有停下来,雨丝落在地上已经积累的水洼里,渐起一圈圈的涟漪。

朱正廷犹豫之后决定走回去,他向来不反感雨水,那些潮水的感觉总让他想起幼时无忧无虑待在家里的日子;还有下雨天无法出门就在阁楼里蒙眼玩游戏的时候。他们家和蔡家隔的很近,其实可以站在墙边,然后两个房间的阁楼就可以互通了。

只是那面墙已经很久没有人修缮啦,爬山虎的藤蔓沿着一直伸出墙头去,一不小心就会打滑。蔡徐坤第一次从蔡家的阁楼翻进来,脚底打滑直接摔进这边的窗户,朱正廷给他做了靠垫,最容易受伤的头却被柔软的手护住,蔡徐坤的手背因此留下了一条很大的疤,后来结痂之后才不明显。

朱正廷走到一半就没有下雨了,似乎上天都那么的优待他。只是他在上楼前被房东太太叫住,贵妇人抿着嘴有些严肃的问,“正,你有客人来过。但是你不在,所以他一直在雨里等你。”

这位客人是谁,朱正廷不听也都清楚。他回头脸色有点茫然,但又很快提起来对房东太太问,“他在外边等了很久了吗?”

房东太太说,“从你早上出去他就来了,后来连续下了几次雨,我让他进来等他他没有答应,后来就去外边等你了。我以为你会看到他。”

朱正廷无奈的叹气,心说看到了我也只会躲着呀。

可他最终没有那么的狠心肠,回房间就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蔡徐坤是一个很喜欢干实事的人,所以做不来那些不同打电话的蠢事,朱正廷只在手机上看到一个未接电话,标识还那么端正的写着蔡徐坤。

那一瞬间朱正廷觉得,正如这个世界上他自认为最了解蔡徐坤,反过来说,蔡徐坤其实也那么的了解他。就像蔡徐坤敢直接用自己的手机打来电话,还非常肯定朱正廷一定会打回去。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似乎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蔡徐坤没有先说话,呼吸从话筒里先过来,朱正廷嘴巴张了张,觉得自己实在不知道要问什么的好,就把问话机会留给了对面的人。

蔡徐坤也不太客气,语气淡淡的问,“你打算哪天回来结婚?”

朱正廷说,“我不结婚!”

蔡徐坤语气依旧平静,“报告已经打了,现在很多人在抢证婚人的位置,你的决定很重要。”

朱正廷愣了,觉得蔡徐坤这不是强买强卖吗?!二十一世纪的人了竟然还要遭受逼婚这种封建礼教的事情,想想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他的哑口无言没让蔡徐坤的话停下,只是少年忽然换了语气,又说:“但其实你真的不想结婚的,那我们就不结婚。”

“真的?”

“真的。”蔡徐坤平静的应了,“我个人觉得我们还没有谈恋爱过就结婚,这个过程只会让你觉得不满意,那就等你满意了再做出你的选择。”

朱正廷被这句话的信息量砸到了。这证明朱正廷其实就能代替蔡徐坤的选择,蔡徐坤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别说是让人给他决定,就算是一起决定事情都反复斟酌。他给朱正廷开的这个门令朱正廷很是惶恐,顿时那种轻松的心情就没了。

蔡徐坤没有再紧逼,他说自己给朱正廷一点思考时间,朱正廷很客气的就同意了。挂了电话后的朱正廷把自己窝进被子里,就想倒头睡去,却不想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房东太太专门送了吃的上来,是温度适宜的中国菜,这让一度不怎么能接受美国食品的朱正廷大为欣赏,当时就对这个民宿的印象更好了。

以至于后来朱正廷从同样住在民宿的中国人那里了解到,这栋民宿从来不包早餐中餐晚餐时,才理解为什么当时他作为蔡徐坤的软肋在外,竟然也没有被其他的人如何对待。

因为一直以来注视他,喜欢他的那个人,从始至终就没有离开他的身边。

后来朱正廷回想起来这个时候的自己,总是忍不住问蔡徐坤值得吗?比他年轻一点的人问:正正,你知道喜欢和爱的区别吗?

——喜欢是放肆。

——但爱是克制。

凌晨五点的四九城高干朋友圈还是活跃的,最新传出来的消息就是朱家那位大少爷回来了。

不少在线成员都有些发愣,心大的说这下可好了,本来全城通报过的婚礼现在终于可以办下了,只是证婚人怎么选择,又有一大群人要去踏破蔡老先生家的门槛了。

军区大院里住的也不全然都是和军方扯上关系的人,所以本来朱家也不得太多名流知道,但蔡徐坤这一掺和进来,滚了一圈的雪球,也就好多人都听说过朱正廷了。

一时众人对朱正廷评头论足,知道的直接议论,不知道的也各种打听。有人的地方总是少不了八卦出没,关于两人的爱情版本也是多种多样。

范丞丞旁边坐着把他挤下驾驶位的朱正廷,没事可干的只好拿出手机来刷,这就不小心瞅到了朋友圈腥风血雨的故事。他一边念给朱正廷一边看他哥的反应,结果朱正廷手上方向盘打了个大旋,在街上玩了个合法漂移。

范丞丞心有余悸,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是不敢再和朱正廷说什么了。

朱正廷把车开回了自己家里,和范丞丞说了谢谢。然后他刚回到家就接到了蔡徐坤的电话,蔡徐坤说他会都安排上,既然朱正廷不想结婚,那就不结婚。

他在美国整整待满了一个月,蔡徐坤除了最开始在房东太太面前出现过一次之外,就没有再出现过。他把自己的许诺做到了最好,就像原先每回他对朱正廷做的那样。

朱正廷把自己不多的行李收拾出来放好,和蔡徐坤说了晚安就挂了电话。

其实朱正廷并非没有发现蔡徐坤对他的特别。

他向来都是懂人情世故的人,蔡徐坤又没有刻意去藏着掖着。

他第一次和男生交往,向那方面一经想过去就慢慢发现了蔡徐坤的不同,可能最初还能安慰自己那就是真正的友情,到后来也明确知道不可以了。

第一次明确认知到这件事是从前男友那里知道了一个秘密。那时已经距离事情发生过去了有两年多,前男友说蔡徐坤当年北上的第一年其实中途有回过四九城一次,目的是为了揍他。

朱正廷的第一任男朋友,说俗了点就是一渣男。当面背后来得轻巧,同时交往几个人,被拆穿的时候还能死扛着说没有这么回事,藏不住了才勉强道个歉。朱正廷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最终也是被恶心到了,分手后再也没有和他联系。

蔡徐坤不知道打哪里知道了这件事,从部队打了报告出来,只不过他那会才是新兵,被教官折磨的就已经够要死了,即便他每个任务都完成的很好,最终还是没有一下子被放出来。

然而蔡徐坤先天生有反骨,只不过藏在皮囊之下所以显得乖巧,可当晚他就离开了基地,在离开途中遇到了主教官。他的行为被主教官狠批了一顿,蔡徐坤不辩驳,揍了主教官一顿上了回家的火车。

据说当晚穿着新兵训练服的蔡徐坤在市里找了一整晚,最后把朱正廷的那位悲催的前男友扒光了衣服绑在酒吧入门的柱子上面,然后就不停留的重回基地了。

蔡徐坤把这些默默为朱正廷做的事从来藏的很好,他不屑用这种方式去让朱正廷回头看他一眼。即便他清楚明了自己在这份感情中是先投降的那个,却也觉得投降不是不对等,他想求的从开始就是一个并肩。往前一步过满,落后一步不足,现在这种氛围就刚好。

朱正廷后来也有去旁侧的查过一些他本来不会关心的事,或多或少的背后,他留下来的一些烂摊子都有被蔡徐坤仔细收拾。他早就习惯了这么去做,却没有想过当真相被细碎的拼接到一起,是多么动人的东西。

于是朱正廷那一刻就沦陷的彻底了。

可当他某次回到军区大院,看见换了牌子的汽车开进院子里,蔡徐坤穿着笔挺军装从车子上走下来,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蔡徐坤是要一直耀眼才对。他不想让自己的存在成为蔡徐坤风光无二路上的绊脚石,于是只得把情绪收敛装作不在意的模样。

好在蔡徐坤很早就说他适合演戏,也好在这么些年他们都有朝夕相伴,所以骗过蔡徐坤,可以说是朱正廷最擅长的事情了,没有之一。

他可以故作轻松的和他讨论一些共同的爱好,绝口不提那些敏感关系,因为旁人总会将他的状态告诉蔡徐坤,所以他也会去找一些有足够好感的人。

在蔡徐坤打报告前朱正廷交往的最后一任男朋友和蔡徐坤同岁,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纪,眼睛却清澈的很。他会撒娇,也会开玩笑,但却是看的最清楚的一个人。

他说,正正哥,其实你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吧。

他又说,我看的出来的,虽然你对我很好,真的像对爱人,但你还很防备。

他还说,我和你分手吧,是我甩了你,但你要去找你喜欢的人呀,你要幸福。

于是朱正廷从自己的茧里爬出来,细细思考他对蔡徐坤的感情。

十几岁的年纪交往了很多女朋友,却总是把亲密事情和蔡徐坤说的时候,朱正廷喜欢蔡徐坤;从小到大走下来一遇到困难解决不了的时候下意识的去找蔡徐坤的时候,朱正廷喜欢蔡徐坤;察觉到动心却想让蔡徐坤光芒万丈的时候,朱正廷喜欢蔡徐坤,却不能喜欢蔡徐坤。

朱正廷其实自认为他是一个自私自我的人,他可以对陌生人温柔开怀却始终和他们有一层隔膜,却不能忍受身边任何一个在乎的人有一句一丝的伤害。

朱正廷借用了最好又最高效的消愁方式,却不敢往蔡徐坤那里问一句。

那个他醉酒断片的夜晚,其实他做了一个梦,后来他知道那不是大梦一场。

他在那个梦里梦到蔡徐坤过来找他,满眼心疼,说他太傻。朱正廷傻傻的看着他,说坤坤,我好喜欢你的。

蔡徐坤的眼神在夜色下温柔得很,这些年因为居上位而不自觉流露的强硬气场都收回去,嘴角上扬一些,眼睛里也有笑意。

他说,“正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朱正廷又哪里会在梦里拒绝蔡徐坤。

TBC.

评论(31)

热度(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