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明知故犯(02)

PD坤x导师正,一个现实和回忆穿插的故事。

时间线考据若有不足还请请拍

全文以Side A、B双视角写。




Side A

二十六岁的朱正廷还是喜欢他的Gucci,他的运动鞋,他不合搭配的袜子,和不是他的蔡徐坤。

“我是第一个来报道的吗?”朱正廷挑挑眉,只一眼就忍不住先笑了。他的问话来的毫无距离感,绝口否认他们曾经分开。蔡徐坤含笑也点了点头,又似想到了什么的补充一句,“但没有奖励。”

像小孩一样,朱正廷撇嘴嘟囔,“那算了,还好我带了糖过来。”

蔡徐坤拍着他的肩膀,好似忍俊不禁,最终只能无奈叹气,“好啦,有大餐奖励你。”

朱正廷回头笑他,“包场?所有人一起?”

蔡徐坤:“就你。”

这两个字微妙的取悦了朱正廷,他似乎就这么满足了,指着大棚里面问,“我要先进去看一下再让蔡PD请客吃饭吗?”

蔡徐坤让开面前的位置让朱正廷走进去,他则落后半步就跟在朱正廷后面,架着摄像机的通道有机会拍下一前一后的画面,就像过去某个节点的倒带,时光就此回溯一个轮回,又到了那年在他们嘴边也放不下的大厂。

进厂的瞬间朱正廷记忆恍惚,历历在目的第一次会面又跳上心头,二十六岁的朱正廷又成了二十二岁的模样,那一年有十九岁的蔡徐坤。

朱正廷回过头,在熟悉的角落看到了新的总导演。他指着那一百个熟悉的座位笑着问,“我们还没有放宣传吧?”

新的总导演还是人精,和这明显已经有搞事意思的另外一个人一拍即合,于是另外一个还没来得及说话的人就被半推半就的拥有了新的任务。

朱正廷的心思大伙都清楚,节目组的人迅速的调整了一百张椅子背后的灯光和摄像机,和那些微妙位置摆上的话筒。朱正廷见蔡徐坤被叫去化妆,选管如今对他红脸,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好在蔡徐坤经验到了,也没有出什么意外。

朱正廷踱步走到一台摄像机之后,从瞄准镜头里看到了闭着眼睛的蔡徐坤。

二十三岁的蔡徐坤是被上天眷顾的人,时间匆忙也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很多痕迹,他还是如初少年模样,甚至嘴角笑容都无差别。

等待的时间没有用上很久,朱正廷就在镜头里看到了蔡徐坤,穿着常服的蔡徐坤踩上台阶,在这里他犹豫了几秒,那几秒几乎看不见,如果不是特别了解蔡徐坤性格的人的话。

不巧,朱正廷是个例外。

在他最开始认识蔡徐坤的时候,对方就是略有名气的一个人。他的出场就很惊艳,一套亮眼装扮和自编自导自演的节目,稳妥拿下第一的人不卑不亢,在众人注视下回到属于他的位置。

他在位置前坐下了,手肘略微搭在大腿上,身子前倾,是认真的模样。

蔡徐坤没有在拍摄上花掉很多时间,他早就已经习惯出现在镜头底下,根本不需要导演过多的指导就可以完成朱正廷心血来潮对他的要求。

等拍完一支完整的视频,蔡徐坤从最上面的那张椅子上走下来,朱正廷从摄像机后面冒出一个头来,很捧场的说:“帅!”

蔡徐坤回了他一个微笑,看起来颇为温柔乖巧,朱正廷心里一动,觉得有点不妙。果不其然这人笑得温柔,话却是反着过来的,“朱导师,恭喜你,你的大餐没有了。”

朱正廷说他小心眼,又不禁低眼去看蔡徐坤的笑。

蔡徐坤原先最擅长用笑去回绝人,看起来对谁人都是好意满满,实则却不然。他把自己那一点傲藏在骨子里,骄傲的天衣无缝,叫人看出来了其实也说不出什么东西。

朱正廷和蔡徐坤相处深了,把他读懂的七七八八。蔡徐坤是朱正廷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能够把距离感和友善都放在一张笑面上的人,旁人见到他总觉得他纯善无害,不服气的又被他带笑的能力给折服了。以至于这么些年下来,只有朱正廷对他免疫。

朱正廷在自己完全免疫的微笑下试图和蔡徐坤商量,“大厂还没建好,没有吃的。”

蔡徐坤看他一眼,说:“全时。”

朱正廷:“……”

这就是相当公报私仇了——像原先每次朱正廷回绝蔡徐坤说自己不去食堂的理由,就连语气也如初一二。朱正廷寻思蔡徐坤是不是突然心情有点不好,要不然怎么会怼他。

于是又半个小时后他们两个被导演轰到了庭院的椅子上面对面,朱正廷摸出手机向对面的人求证,“要不我们还是点个外卖?”

蔡徐坤赞同的点头,说:“我想吃海底捞。”



Side B

蔡PD到熟悉的大厂还没落定就得到两个任务,第一个是他自己愿意接的,布置还原记忆中的时光大厂,第二个任务是别人压他肩头的的,要为节目做宣传。但那个压着他的别人,是朱正廷,于是蔡徐坤什么都能接受。

所以应和朱正廷一起坑蔡徐坤的总导演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蔡徐坤早就不是几年前也在这个节目里头没有任何后台和成就粉丝的新人,又或者他早就意识到了,却在蔡徐坤容忍的没有任何反对之下,胆子变得愈发的大。

蔡徐坤闭上眼任由选管拿着那些化妆品在他脸上涂涂抹抹,感觉到之前因为见到某人而飞速跳动的心脏已经恢复常态。他的情绪在这几年里练就磨平,朱正廷面上撼动一分于蔡徐坤来说就已经是失态。

他被上好妆,撩起眼皮去看镜子,往后照得到的地方已经看不到朱正廷。他没有左顾右盼的去找人,是认定朱正廷不会在这时离开,这是一种无言的默契猜测,来得快速又真实。

然后他穿着常服,在灯光下站定,他的面前是通往顶端的台阶,身后是黑洞洞的摄影机。他像是在思考什么的闭上了眼睛,这个动作只持续了几秒就结束了。

像给过去的时间在某一刻画上仪式感的句号。

蔡徐坤从来不是对回忆无动于衷的人,何况这一段过程中还带着朱正廷的姓名,但假若丢弃那一部分的回忆是为了更新的故事,取舍之间他从来不会犹豫。

蔡徐坤低低的叹了口气,踏上了第一层的台阶。他的速度不快,带着一贯轻松的模样,却并不迟疑的往上走。

他在第二位和第三位的排列处停下了,如同他过去每次登上顶端之前都有的那一点微妙停顿,他回身却没有鞠躬,目光往前盯着虚空的落点笑了笑,然后转身不迟疑的走上了王座。

后来这支宣传视频同样放在了第一期偶像练习生的开头,那一个转身被很多ikun剪辑收藏,都说节目组这次实在是太会了。

彼时还没有发出任何宣传的大厂正在建设,朱正廷两人在大棚说了半天,终于是把总导演给吓无奈了,难得强硬的指挥把他们轰去庭院踩点布置,却还是让工作人员跟了上去。

“我记得这边原来有桌子。”朱正廷走在前面,这么说。

“那里是空的吧?”蔡徐坤眯着眼,盯着那几根不知道又刷了几回漆的设施。

“看一看就知道了。”朱正廷停在了草坪边上,指着里面装饰品一样的兔子牌饰。“Justin那会幼稚没完了,用签字笔在周围画了东西。”

蔡徐坤好奇的凑上去,果然看到了Justin的笔迹签名。如今rap界有名的大神在当年也不过是半大的男孩子,虽然说没有幼稚的写上“xxx到此一游”,性质却也没差。

蔡徐坤说:“好吧,你记对了。”

朱正廷挺骄傲的,“那可不。”

他们从草坪里一前一后出来,旁若无人。跟过来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心说终于明白前辈们为什么不和这两位大神叙旧攀情,然后又不禁沉思这有Justin少年时签名的装饰品偷出去可以卖多少钱。

朱正廷和蔡徐坤往前走了好一会,才发现跟着他们的工作人员不见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懒得回头找人。蔡徐坤早到的一天把大厂已经基本还原出来,一草一木都有熟悉的样子。

等他们把整个大厂重新走回了一遍,蔡徐坤才想起来问他,“你现在住哪里?”

“他们不是给我们安排了房间吗?”朱正廷答道。

蔡徐坤的表情有些奇怪,张了张嘴没说什么,这会他们又绕到了刚才的庭院里,那里已经被摆上的桌椅,阳光从树荫缝隙照下来落在上面,还有一点发亮。

两人走过去坐下,商量着点什么外卖。美团外卖的软件一出,还是多年前的熟悉地址和周围的店铺,蔡徐坤低头看朱正廷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一边征求他的意见。

“粒粒香都吃烦了,炸鸡你能吃吗?算了,要不我们还是就吃海底捞吧……”朱正廷放弃思考每天吃什么这么难的哲学问题,抬眼那一刻看到蔡徐坤一直盯着他在看。

蔡徐坤没有一点被抓包偷看的感觉,很坦然的应了一声,“那就海底捞。”

朱正廷熟练的下单点菜,都不用去问蔡徐坤要什么。于是另外一个坦然的拿出手机,在朱正廷支付密码输完过后似乎不经意的问起,“怎么会来的?你之后不是还有行程?”

朱正廷,“因为我觉得这里有我想见的人。”

蔡徐坤转账了金额过去,在朱正廷手机振动的那刻用陈述的语气道出,“比如我?”

他得到了对面的人一个点头,“我直觉你会来。”


TBC.



全名制作人依旧没有逃离大厂。

评论(35)

热度(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