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明知故犯(01)

PD坤x导师正,一个现实和回忆穿插的故事。

时间线考据若有不足还请请拍,故事讲得有味道,那肯定要有部分编造。

全文以Side A、B双视角写。




Side A

朱正廷比通知要早一天就到了廊坊,作为现在知名的影帝和音乐人,他受到了摄影老师和工作人员的高度欢迎。而他本身又是第一批从廊坊走出去的练习生,那个节目已经过去几年了,请他们回来做导师本身就是一个幻想,连工作人员都没想过朱正廷会真的同意了。

这次工作人员见到他都对他打招呼,当年大厂的人叫他“朱正廷”或者“乐华的那个”,全然不顾公司带过来的有七个人,任何一个都能被那个替代。现如今称呼却总忍不住在后面加上“老师”两个字,变成他总是听见的“朱正廷老师”,这个称呼来的轻便又自然,从很早之前就有人这么叫他。

有个眼熟的选管说,“已经还有人先过来了,是……”

他没有说完就被朱正廷举手打断,还是显得年轻的影帝露出和多年前没有什么差别的微笑,“没关系的,只要在这里就能碰的到面,给我留点悬念呀。”他把手比在嘴边,依稀见得到少年时候偶尔可见顽皮的模样。

选管秒懂的做出手拉拉链的表情,朱正廷对他笑了笑。

他提着行李找到了节目组给他安排的房间,行李都没有整理好就出了门。站在走廊上可以看见大棚,好几年前他也是在那里面认识了很多人,如今有的还是朋友,有的已经不怎么联系了。时光荏苒总会带走一些东西,而留下来的,却又是最珍贵的。

当年他们来到廊坊是十二月份开头,天气有些冷,谁人都穿着很厚的棉衣,有的人还被冻的鼻尖发红。当时他们七个人一起来的,却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左手牵着justin的手,用了好大的勇气才踏进大厂。

然后justin对他说,“正廷哥,你做到了。”

而今他一个人站在这熟悉的景色里,还能想起来第一次很多练习生一起走进来的画面。那扇门打开,中间缝隙的光亮刺眼的如同玄幻小说中的才会有的天梯,然后第一个人走进来,慢慢的一百个人都到齐了。

他这些年下来认识过很多人,圈内的圈外的。圈内的人和他相似的有,不同观念的也很多。圈外的评价更是什么的都有,他们总说娱乐圈这个圈子,又热血又黑暗。然后他在那时,想起来了一个人。

他想起的蔡徐坤,是最初在采访中说“没有梦想会失眠“的蔡徐坤;是曾经在这大厂里成王的蔡徐坤;是在一段抹不去的时光中陪伴朱正廷熬梦想朝不保夕的蔡徐坤;是在限定团解散的时候比谁都要不舍得的蔡徐坤。

他们最初就是惺惺相惜的,在接到节目组定下来的剧本时谁都不愿意营业出争锋相对的角色。朱正廷觉得蔡徐坤和他的想法可能是一样的,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营业也不是为了做秀,他们只是单纯的从自己的低谷深渊里面爬出,在凝视深渊的同时走向另外一个没有未来期许的地方。他们从最开始就不愿意交恶到后来惺惺相惜只用了短短的一周。

第一天他们学习主题曲,晚上蔡徐坤不小心把他吓着了。

后来三天他们练习主题曲,蔡徐坤和他一起对着镜子找Balance。

第五天下午他们重新评级,蔡徐坤很完美流畅的完成了自己的节拍,只是声音发颤看起来还不熟练。

第六天july选择看中的练习生,蔡徐坤说自己家里有养小动物,朱正廷很羡慕。

第七天他们就已经共同进退,蔡徐坤被朱正廷叫过去一起吃饭。朱正廷一贯觉得人和人的缘分很难说明,就像他和蔡徐坤从初见开始,就是缘分。

而后晚上他们重新评级,张艺兴说了快乐大本营的录制,蔡徐坤当上了主题曲的C位,朱正廷偏头看他,见到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欢喜。



Side B

蔡徐坤一大早就起床去了棚内,当年的总导演换了个人,有些过去的细节蔡徐坤却是想要还原出来。导演组对他的意见自然是很听从的,一是对方真的是所有的偶像练习生节目当中走出去最出名的一个,二是如今的蔡徐坤来这个节目完全是自降身份。

他刚指挥着人把椅子全部搬回到记忆中的位置上,那边场记就说也有导师提前过来了。

蔡徐坤过来的时候没有向导演组询问导师是谁,可其实早就在内心里猜到了七七八八。当年他们那波人如果要梦回大厂,哪些人会回来哪些人不回来,他在心里都是有数的。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猜在这里会遇到朱正廷,而早到的导师,那也只有可能是朱正廷。

从nine percent的限定团解散到如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时间。所谓铁打的圈子流水的人,当年追在他们身后叫着nine's的呼声也是越发的小了,索性那些曾经他们的时光还被记录在网络上。

只要用心就找得到。

而蔡徐坤本身就有一个u盘,里面装着过去所有他向摄影老师要过来的东西,他偶尔会在空闲的时间翻出来看。

从他们还在大厂的时候到在洛杉矶,再是回国的巡演,最后一场最盛大的演唱会。可以私密放置的录像总藏着很多秘密,包括当年那些无处安放的情愫。当时相熟的摄影老师对他说,“坤,你和正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

然后不等他的回复就敢直接接口,“还是要藏着一点啊,你们还有的是时间。”

蔡徐坤知道他口中的“有的是时间”具体指的是什么,他们当时都在最重要的时刻,上升期是不能有真实绯闻出现的,何况是娱乐圈里面出现同性因素。

后来那个摄影老师成立了一个站子,还特地发博到了他的微信上面,蔡徐坤用小号点开看,又把自己和对方曾经的故事保存下来。

他后来在某个夜里问摄影老师,“老师,你是从什么时候就看出来了?”

摄影老师说,“最开始就是注意你们两个,因为当时所有孩子们都很不错。所以最开始定了剧本也都没怎么实行,后来导演就让我们自己挑人观察了。我选的是你们两。”

“那个时候就初见端倪了吗?”

“大概是从平安夜之后。”摄影老师说,“我还没见过这么快就熟悉起来的人。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你们认识到熟识也就十天不到。那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你们像对完美couple,撞在一起就会生成火花。”

“事实上我们很少有交集。”那时他们已经分开了,摄像老师听了他这段话,有些惋惜又有些庆幸。

“其实你们从来没有往真却和真相一样,这种才是最好的。因为你们不曾在年轻的时候对对方失望,所以只要日后登顶重逢,还是会有故事的。”

这个故事的确来了,虽然迟来了很多年,但兜兜转转回到了原点。

蔡徐坤亲自把最后一排的几张椅子摆好,从当年朱正廷所指的80一直摆到86号,他在84号面前站立了一会,忽然想起第一眼见到对方的时候。

那会的乐华小队长脸上还带着一点紧张,虽然看起来平静。但他在展示自己舞蹈的时候,是全然自信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实力两个字的写法,现场的气氛顿时变成哦的一片,最后朱正廷还撩了张艺兴。

那会蔡徐坤在想,这个人真的很厉害。于是他忽略了那一瞬间加快的心跳,但那一点因为器官造就的失职,在后来很多的日子里,都响在他的耳边、振聋发聩。

蔡徐坤从失神里走出来,和导演组说自己想出去打个电话,导演组自然是不会拦住他的,只指挥着人按蔡徐坤记忆中的重塑大厂。

蔡徐坤走出大棚,面前是黑压压一片的摄影机。他攥了攥拳,找了个空档钻出去。这是以往他躲避灯光练就的本领,低头这样闯过去,抬头再看着前面走。

然后这一抬头,一看去,顿时就移不开眼了。

他前面站着好久不见的旧人,穿着如常风格的衣服,嘴角上扬的弧度多一分矜奢,少一分不足,妆面不够也遮不住天生的好样貌。

蔡徐坤感觉胸口里的那个器官又不听主人的使唤了,它把热烈感情全数吐出,捣乱他的五脏六腑,藏了太久的思念想念一一变成水银泻地,他感觉自己正在遭遇一场海啸。

海啸的源头生着天生夺命的妖精,他是蔡徐坤的一切苦厄,所有感情喧嚣的源头,他光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足够让人为他穿肠破肚。而最终当事人要收敛自己心生的情绪,微笑点头,把隐藏的不动声色小心暴露出来才不会吓走妖精一些。

蔡徐坤长叹了一口气,说:“你来的好早。”

对方走近了,脚步不紧不慢的。二十六岁的朱正廷和他当年的小队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说上一句,“你来的也不晚呀。”


TBC.



八月,我依旧想念大厂。

评论(69)

热度(1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