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二次爱情

字面意义,坤坤失忆

现实衍生,小甜饼。



喜欢上一个人容易吗?

也许是容易的,它其实就是一种感觉,一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突然涌现的一种感觉,也许突然出现,也许会对很多人出现。没有形状,捕捉不了,却让你惦记。要说比喻就像是喉咙哽了一根鱼刺,或许不会危及生命,但一定会很难受。

可蔡徐坤对朱正廷的第一眼印象就非常的好,以至于朱正廷焦急着神色就这么说出“我是你男朋友”这句话的时候,蔡徐坤没有任何怀疑的就相信了。

他在病床上撑坐起来,说:“对不起,我忘记了你。”

朱正廷捂着嘴,却忍不住眼泪。

只是寻常的飞来横祸,没有娱乐圈里因为黑粉带来的阴谋,也没有意外筹划,就只是不小心的上街然后出了车祸,一醒来便失忆了。医生对朱正廷说,也许你们带他去熟悉的地方会比较容易想起来什么,但不要强迫他想起来。

朱正廷说好。

回头看见蔡徐坤已经换好了常服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周围有似乎认出他模样的人,举着手机拍照。他还是对灯光很敏感,在镜头下不自觉流露出微笑,嘴角上扬一点,看起来和平时羞涩模样无二。

察觉到朱正廷的视线之后,蔡徐坤对他眨了眨眼,无端的生出几分调皮的感觉来。大男孩看到他走过来,听话的站起身,他们戴好了口罩和墨镜,在经纪人的接送下离开人满为患的医院。

在蔡徐坤出事之前两人就同居了,买在市中心,蔡徐坤定下来的地址,他们一起买的家具。蔡徐坤手里被放进了一枚钥匙,他拿着钥匙对着市中心的小别墅左右看了一下,就认出了他们的房子。

朱正廷急忙过来问他,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

拿着钥匙的人蹙眉,他闭眼想了一会,最后诚实的摇了摇头。他开了门,朱正廷跟着进去,两人的鞋子并排躺在玄关的地毯上。

蔡徐坤忽然弯身抱住朱正廷,他贴着朱正廷的耳边开口,“不要着急,正正。”

他们身高相仿,朱正廷的脸贴在蔡徐坤的肩膀上,像多年之前他们拥抱的那种方式。朱正廷抬头看向他,蔡徐坤帮他擦掉眼泪,语气轻轻地说:“没关系。就算是现在暂时想不起来,我也一定会再度喜欢上你。”

“我从醒来的第一眼见到你,就有一种直觉。”他说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说不文雅一点,那一刻我就觉得,这辈子就是你了。所以你等等我,不要走得太远了。”

朱正廷在他怀里不住的点头。

蔡徐坤因为车祸的失忆造成的并不是行为性失忆,所以除了那些可以叫上来的人名之外,其他任何的问题他都不关系。所以当朱正廷洗完澡后知后觉想起来他还没有给自己和蔡徐坤点中饭的时候,他闻到了从厨房里传来的香味。

蔡徐坤起初是真的不会做饭的,即便他独居在国外有几年,也终日是和泡面和外卖为伍。过去他们难得有空闲的时候就会坐在沙发上,朱正廷把头放在蔡徐坤腿上,手指在对方的胸口画圈,半是开玩笑半是撒娇的问:他们都说好的对象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你觉得,你符合哪一条啊?

蔡徐坤说:“我有一个好对象,所以不用我去学会这些。”

他并非是天生就擅长说好话,对朱正廷也不是信手拈来可以讲一些肉麻的语言。他的做法一般都溶于行动之中,就像他嘴上说自己不用去学会那些,最后还是练就了好厨艺。只是他这么些年下来, 敢随便让当红影星蔡徐坤洗手进入厨房的,也就一个朱正廷而已。

朱正廷揉了揉鼻子,觉得有些微妙的难受。厨房里的身影太熟悉了,就像他们这么些年相处下来一样,那些因为蔡徐坤昏迷不醒日子而内心涌起的后怕一股脑的涌上来,最后都变成雪原上的花,朱正廷忽然觉得失忆也没有什么了,他们有大把的时间重新认识。

蔡徐坤从厨房出来,端着煮好的饭菜。看到朱正廷已经把碗筷摆好放在桌上,对方安静地坐在桌边等他放下饭菜,那一时就有岁月静好的感觉。

蔡徐坤解释:“就是想进厨房,我就随着直觉进去了。原来在家里都是我做饭吗?”

朱正廷说:“从你学会后就是你,要不然就是外卖。”

蔡徐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还是我做饭吧,外卖对你的身体太不好了。”

朱正廷把碗筷向他这边推来,“你以前也就这么说我。”

蔡徐坤笑,“那就很好啊,说明我没怎么变嘛。”

饭后朱正廷问蔡徐坤打算怎么睡觉,以往他们午睡比较奢侈,时间太少行程太紧,这次难得因为意外偷闲,朱正廷是不太想和男朋友分开的。好在蔡徐坤无师自通他的想法和意思,就大方的说:“那一起睡吧。”全然把记忆里叫嚣的不让别人上床的问题丢在了脑后。

朱正廷这段日子照顾蔡徐坤确实累,换了睡衣上床过后没过一会就睡着了。蔡徐坤睡不着,拿着自己的手机胡乱晃着,他忽然失忆因为不知道长期短期,所以一开始知情人就没觉得可以瞒住,最后干脆也没有掩盖下来。于是这会很多粉丝在他的微博底下问着他的身体如何,蔡徐坤手指动了动,照自己一般的性格回了。

果不其然飞速增长的数据下冒出来的评论很多,他看到了其中有几条提到朱正廷的名字,便是顺着对方的头像点进去了。那些置顶的故事和图片,一一描述着那些被他忘却的过去,蔡徐坤久违的有了耐心,顺着博主的博客从最开始的那条看起。他把声音调的很小声,却发现即便这样也没有用,那些被镜头捕捉到的眼神和动作,无一不证明他与朱正廷的关系密切。

他想起很小时候读过的话,说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就算嘴巴可以闭上不说,也藏不了眼神的款款深情。当时的蔡徐坤把这些写在诗词小说里的句子当做矫情措辞,直到自己身在其中,才觉得喜悦。

他的想法让他全然忘记了自己如今是用着大号在线,那一个惯性的点击下去,头条瞬间就变了。

腥风血雨过后朱正廷爬起来,揉着头说:“坤坤,每次你都让我觉得想打人。”

蔡徐坤帮他揉着腰,低沉的说:“也没什么不好的。”

朱正廷猛地回头瞪了蔡徐坤一眼,看到对方微微垂眸无辜的样子,本来就只是故作的生气顿时全然散去了,只化作满心的热意。

蔡徐坤总是能轻易让暴力仙子无可奈何,他是当年大厂里唯一一个可以打仙子的人,也是后来被仙子放在心尖上宠着的人。就连同期出来的那些好友在说起他们的时候也总是说,真不知道你们两个是谁宠谁。

蔡徐坤可以陪着朱正廷彻夜不眠的看恐怖电影,忍受他时不时的惊恐,关掉声音安慰他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也可以面不改色的陪他在人群里逛街,哪怕从第一条街一直走到最后;朱正廷的所有任性都因为尺度的不断扩大而变得更加任性,蔡徐坤被问过这样会不会不好。那时候占有欲十足的小狮子淡笑着开口,“这样最好了。”

朱正廷能够和蔡徐坤一起对待音乐,哪怕是微小的细节也要一起琢磨研究,任何的小细节加上属于两人用心的部分,即便没有他人理解也不在意;也能够在他人玩笑针对小队长提出难听的话或者黑料的时候不动声色替他做到;蔡徐坤一切坚强包袱对外坚硬如同仙人掌也总会对一个人展露最柔软的肚皮,他们是彼此的唯一。

蔡徐坤看他睡熟了才小心地帮朱正廷翻了个身,他伸长手把卧室的灯按灭了,掀开被子躺进去。

END.

评论(22)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