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百日坤廷Day1】我的秘密

现实衍生,大厂故事

1.5w一发完结,祝我们坤坤生日快乐w

 

 

 

1. 
蔡徐坤最开始在整个节目里面,最熟的就是王子异。 
 
吃饭和王子异一起,出入边上也跟着王子异,又因为两个人同在A班,交流不可避免的很多。简单快乐的练习生们在那段时间都有些错觉,感觉王子异应该是和蔡徐坤一个团队的。但几天之后,取代王子异位置的就成了朱正廷。 
 
产生转变是在学节目主题曲的那三天,白天周洁琼老师的话一直都在耳边,饶是蔡徐坤也觉得应该努力加练,所以半夜睡不着就起来到练习室了。只是他还没有推开门,就听见了里面隐隐传来的声音,门缝打开是另外一位A班的人。 
 
对方戴着耳机,所以没有注意到开门的声音。以至于朱正廷猛地抬头在镜子里面看到蔡徐坤,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惊吓。神鬼之说于朱正廷来讲是从他童年时就贯穿的噩梦,朱正廷明显的都露出了惊吓的表情,在看清楚是蔡徐坤之后,却硬生生的把声音堵在了嗓子里,于是被呛得咳嗽起来。 
 
蔡徐坤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忙是跑过去问他有没有怎么样。朱正廷捂着嗓子,被憋回去的声音呛得直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蔡徐坤小心翼翼的拍着他的背,一边不住的道歉。朱正廷的反应明显就是被他吓到了,于情于理也该他先说点什么。 
 
朱正廷好不容易才缓过来,还觉得嗓子有些疼。一晚上练习主题曲的歌舞对精神造成的压迫是很大的,本来他还觉得有点困,但经过蔡徐坤那么一吓,那点困倦刹那间就烟消云散了,朱正廷扶着蔡徐坤的手慢慢直起身子,有些不好意思。 
 
“不怪你,不是你的问题。”他有些脸红,为自己这么大了还怕鬼神之说这种事情,但说出来这件事也不怎么丢脸。蔡徐坤的表情也变得自然起来,听完朱正廷的话后他从自己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个随身听。 
 
“听听看?”他问。 
 
朱正廷从蔡徐坤手里接过一半的耳机,两人并靠着坐在训练室的地板上,听这一个随声听里面传出来的歌曲。是一首老歌,前奏是舒缓的轻音乐,开口的翻唱男声低沉又干净,朱正廷听了一点就觉得好听,顿时认认真真的听起来。等到一曲过后,被吓的那一点情绪终于回复了过来,朱正廷摘下耳机,这才意识到他们两人的动作是有些不大对。 
 
朱正廷一只手先前无意识的放在了蔡徐坤的大腿上,一首歌的时间多久就压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对方腿有没有麻,朱正廷快速的收回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小心的打量蔡徐坤。蔡徐坤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低垂下眼收着耳机线,他的睫毛很长,没有化妆都显得特别好看。朱正廷由衷的羡慕蔡徐坤的好相貌,并兀自想着这位的好皮囊兴许在整个节目的一百位练习生中都算得上前几的。 
 
他走神想事情是常态了,但蔡徐坤并不知道,所以当蔡徐坤收好了耳机线再看向朱正廷的时候。就发现朱正廷一直都在盯着他看,似乎模样还挺认真的,他不禁有些紧张,还以为朱正廷要说什么话。结果迟迟没有等到对方说话时,蔡徐坤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再这么认真一打量就发现对方是在发呆。 
 
蔡徐坤愣了一下,头一次怀疑起自己的魅力。 
 
朱正廷不知道自己的无意之举在蔡徐坤的心里埋下了奇怪的种子,等他从对方的好相貌里头回神过来的时候,才觉得刚才的做法似乎有些不礼貌。他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随口找了一个理由:“不好意思,昨天晚上训练太久了,刚刚走神了一下。” 
 
“没事没事。”蔡徐坤这么应道。 
 
“诶,我有点好奇。”朱正廷手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尖,又问,“刚刚那首歌的版本是谁唱的呀?我发现以前没有听过诶。” 
 
这个话题的跳跃度有点大,蔡徐坤看着满脸真诚的朱正廷,默默地道:“是吗,是我朋友唱的录给我的,我觉得很不错。” 
 
“你朋友真厉害,我觉得这首歌唱得很好听啊!”朱正廷没有任何怀疑的就相信了,在他看不到的角落,蔡徐坤伸手捂住了额,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高音的部分也很棒,羡慕。” 
 
蔡徐坤这才想起来前几天朱正廷有对李荣浩说自己高音不行,他突然感觉自己get到了朱正廷的点,于是故作无意的问了句,“你昨晚是一直练习到刚才吗?我记得我来的时候你还在练习。” 
 
“啊……是的。”朱正廷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因为有些舞步我还没记清楚,趁着晚上多练习一下,才能保证发挥嘛。” 
 
“那我们一起来练练看吧。”说完他就站起来,一只手伸在了朱正廷的面前。 
 
“啊?”朱正廷迟疑的搭上手,在看到蔡徐坤鼓励的眼神后吞咽了一下,才说:“那来吧。” 
 
蔡徐坤陪着朱正廷一直练到了凌晨五点,一晚上没睡觉的男孩子忍不住眯眼打哈欠,又顾忌着形象没有去这么做。蔡徐坤没忍住,问他:“要不先去休息一下吧?不然上午就没有精力练习了。” 
 
朱正廷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那我先回宿舍,你在这里练习吗?” 
 
“我也要回去,一起走吧。”蔡徐坤生怕他因为自己要留下练习就决定留下,于是捡起刚才丢在一旁的外套,又关上了训练室的灯。 
 
凌晨五点的北方,天空只有一点白色。蔡徐坤两人走在回廊里,那一点白色从外面天空照进来,照在他们身上,整个回廊里只响着他们两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朱正廷伸出一只手捂着嘴巴,看样子就是很困了,蔡徐坤不时的偏头在昏暗的环境下打量对方,只觉得这人的模样生的实在好看,睫毛也很长。他想起之前在网上听有人说朱正廷,他们叫他“人间仙子”什么的,此时此景倒还真有几分应了那句。 
 
朱正廷的宿舍先到一些,蔡徐坤站在门前望着他进屋。对方的手放在扶把上面,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回头,“对了,一会训练的时候那首歌能不能拷给我一份?” 
 
“刚才你听的那首?” 
 
“对,我觉得你朋友的声音很好听,很适合我跟着他学习一些技巧性的东西。其实如果不是怕你介意,我还想找你请教一下他的联系方式。”朱正廷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哦,哦。”蔡徐坤心情复杂的感慨了两声,“联系方式可能不那么容易,我那个朋友性格有点古怪,不太喜欢和人交朋友。至于这首歌,一会你拿U盘来我拷给你就是了。” 
 
“太谢谢你了。” 
 
“客气。” 
 
“那晚安,啊不,好像要说早安了。”朱正廷一手搭在把手上面,另外一只手朝蔡徐坤挥了挥,“一会再见。” 
 
“一会见……”蔡徐坤看着宿舍的门在自己眼前合上,只觉得心跳突然加速了。平静了一路的心跳来得没有缘由,似乎都不是靠主观意识能够控制的程度。 
 
朱正廷,他在齿间将这个名字重复的念了几遍。 
 
 
2. 
A班评级还剩最后两名,蔡徐坤不自觉的把眼神投向和自己隔了几位的朱正廷。 
 
朱正廷从刚开始宣布重新评级的时候就很紧张,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的。在蔡徐坤的角度只要往右多偏看几眼,就能把朱正廷的神色和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蔡徐坤一早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很狮子座的个性他全都有,说不好听了还能追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这样故作表象的好脾气全然都是仗着好相貌才骗得过凡人,所以交付灵魂给他人这种事他不会做,也不敢去做。 
 
他本来就是一个来的节目,想的就是一个人离开。周围的关注视线他并非没有看到,他的回应也并非没有,但仅仅那些还不足以蔡徐坤把他们归至于自己生活的部分,他总觉自己是冷淡的站在这个舞台上,周围安静一人,直到那天凌晨遇上了朱正廷。 
 
蔡徐坤是真心觉得朱正廷和他太不相同了,对方才真像十多岁的少年,一腔赤诚又诚恳温柔,与他的性子完全的构成相反概念。蔡徐坤回头看节目现场的时候,就见到他一味的在往自己身上增添重量。 
 
朋友师姐的期望,队员弟弟的失误,粉丝家人的盼望,这些包袱都堆在他的肩膀上。蔡徐坤想起后来无数个凌晨他起夜经过训练室,透过训练室的门都可以看到朱正廷,有时候对方是一个人,有时候还有其他的人也在一起练习,但他总是人群中最具备感染的那一个。温柔又真诚的人,值得很多人喜欢。 
 
蔡徐坤听了许多人的成绩和等级划分,其中甚至包括自己的等级重新评定。但他唯独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听到朱正廷成绩下降的时候产生强烈的情绪波动,而被叫到名字的那一个,下意识回头看的还是身边的黄明昊。 
 
蔡徐坤在他的眼中发现了鼓励和认可,他的一腔担忧全数落在黄明昊的身上,连自己同样在经历等级测评这种事情都放在了第二位。 
 
蔡徐坤没来由的觉得有些不舒服,而后朱正廷就抬眼对上了他的眼睛,对方的眼神很平静,蔡徐坤整理了一下心思,说了一句:“加油。” 
 
他很难得这么去表现自己,何况他本身就没觉得该在这个节目付出什么真心。蔡徐坤在脱口而出这句加油后就有些后悔,低下头一直等朱正廷站在了最下方的时候才抬起来。 
 
朱正廷的等级是先宣布的,打开小册子的男孩子表情隔得太远看不清楚,但从张艺兴的问话中,蔡徐坤觉得对方的成绩应该还没有太大的落差。于是那一点就连他本人都没有发觉的担心就那样破灭了,心里沉甸甸的东西放下,他看着朱正廷慢慢走上来。 
 
F、D、C、B,他在B的那一层停留拥抱了他的队员,才缓慢地踏出了最后一级重新回到A班。 
 
蔡徐坤在鼓掌声中才发觉自己走了神,忙是和身边的人一样对他送出祝福。而被祝福的那一个心思已经完全的放在了最后一名还没有宣布成绩的学员身上,蔡徐坤跟着望去,只觉得朱正廷真的是生来操心的命。 
 
等级测评结束换衣服的期间,蔡徐坤坐在座位上看着里里外外走动的人,满脸放空的顶着不知名的虚空。他是难得的把整个脑子都放空了,发呆的盯着虚空看了好久,直到一双手在他面前忽的挥过。带着灿烂笑容的朱正廷非常自然地坐在了他的边上,“怎么了?在发呆啊。” 
 
“没有,在想一点事情。”蔡徐坤回过神来说。 
 
“哦,这样啊。”朱正廷很理解性的点了点头,试探性的问道,“张艺兴老师说的快本录制的事情吗?” 
 
“那方面是有一点啦。” 
 
“因为这件事情听起来特别得不可思议对吧?”朱正廷撑着下巴问。 
 
“对。” 
 
“其实我也感觉很不可思议了。”对方笑起来,近距离看去眼睛都眯在了一起,偏生因为他的好相貌显得并不那么的难看。蔡徐坤觉得朱正廷的笑容其实也很具有感染力,至少他是这么感觉的,朱正廷一笑,他也就想笑了。 
 
“毕竟我们这一代都是看着快本长大的?” 
 
“是呀是呀。超级喜欢何老师。”朱正廷点点头。 
 
“我吗,比较偏爱娜姐吧。”蔡徐坤道。 
 
“第一次上快本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很奇怪的举动,我们大家都没什么经验。” 
 
“就希望不会留下太多黑历史了。”蔡徐坤不自觉的捂住了脸,这是他感到尴尬和紧张时候常做的动作,朱正廷认得出来,没有再继续和他扯这些,话题又回到了之后录制节目的流程可能是什么上面。两人猜测的正起劲,已经换好衣服的黄明昊从通道口出来了,他一站在场地就叫了朱正廷的名字。朱正廷不好意思的冲蔡徐坤笑了笑,“justin叫我了,我先去看看他有什么事情。” 
 
“嗯。”蔡徐坤对他晃了晃手,“下次再说。” 
 
“好好。”朱正廷很快的应了,然后起身向着黄明昊的方向走去。之前曾经感受过的那一点叫不上名字的情绪又突然从心口泛起,带来一阵说不上来的难受。 
 
A班重分过后竟然就是C位争夺,这让A班的几个作为预备C位的人不禁一愣,对视之间都能看到彼此眼中隐藏的一点激动。蔡徐坤看向朱正廷时,不出意外的也看到了对方的认真表情。然而很快他发现朱正廷其实是慌大于喜。 
 
“要争夺C位啊……” 
 
推门进到A班训练室的蔡徐坤就听到了朱正廷的话,这时的他身边已经站了两个乐华的团员,正在不断的给他在自我准备上的选择提出意见。蔡徐坤把随身听的声音调整到最大走进了训练室,忽略了那一些莫名其妙冒上来的不舒服,他清楚地明白自己不是想太多的时候。 
 
——因为他们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来争取一个机会。 
 
蔡徐坤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发现其实自己也是有紧张的。张艺兴在最初给练习生的意见每一个都是有用的,蔡徐坤也注意到这些天不只他一个人这么努力的对着镜子找balance,每个人的进步都是显著的。 
 
现在A班的实力他还不太了解,毕竟重新评定之后新上来的成员也有那么几个,说实话蔡徐坤自己都觉得心里没谱,但没来由的直觉也跟着冒出来。他就那么肯定,最后C位的争夺一定是在他和朱正廷之间。 
 
随身听的歌曲随机播放,接下来的一首歌是张艺兴的歌曲。蔡徐坤突然停了下来,心里头冒出了一个主意,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没一会就下定了决心。 
 
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匆忙过去,练习室里的成员都听到了广播停下来,蔡徐坤下意识的去找朱正廷,发现对方也正好是戴着耳机看过来,镜片后的眼神不太自信。但即使是这样,朱正廷还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微笑起来,是一种鼓励的打气。 
 
蔡徐坤不由的觉得这人真是心大的没边——他就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现在是对手吗?蔡徐坤觉得朱正廷肯定没有这么傻,那么解释的只有他的那一腔热诚了。 
 
蔡徐坤终于彻底的相信,朱正廷不是一个能够用他原先处事原则对待的人。他不适合任何阴暗交往,算计世故,只因为这个人本身就太过赤忱。 
 
“准备的怎么样?”蔡徐坤低声的问着并排走在他边上的朱正廷,他们后面跟着摄影的镜头,所以蔡徐坤的声音压得比平常还要低上一些。朱正廷却根本没有任何阻碍就听懂了,他为难的摇了摇头,比了个口型。 
 
“完、全、没、有、把、握。”他这么说,脸上的微笑都变成了焦急感,“我好紧张啊。” 
 
“别紧张别紧张。”蔡徐坤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朱正廷的手,嘴里也低声的安抚道。这么自然而然的动作只在发出者自己心目中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前所未有的心跳声振聋发聩的响彻在耳畔,似乎有什么情感终于破土而出,藏不住也不必藏。 
 
宿主终于察觉到自己对待朱正廷不同的缘故,终于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自己会成为唯一对朱正廷例外的那个人。 
 
疯狂跳跃在胸腔里面的感情陌生却又真实,不敢置信的情况出现了一秒,接着来的就是释然。那种名为喜欢的情感已经有了名字,蔡徐坤表情恍惚了一整秒,才继续安抚道:“没关系的,你很厉害,不必紧张。” 
 
“嗯。”朱正廷点了点头,两人聊了一路,一直到导演突然叫住他们,蔡徐坤才放开了自己的手。他和朱正廷相视一笑,后来回想起来,大概他们之间无形的默契就是在此处种下的。 
 
“你猜是要做什么?”朱正廷问。 
 
“大概是和之前一样吧,对C位选拔的看法什么的。”蔡徐坤道。 
 
“我和你猜的一样。”两人分别进了两个房间,大概几分钟后在通道里重新碰面的两人无奈的一笑,都同时感慨起这个节目组的策划太没新意。 
 
 
3. 
尤长靖站起来上台的时候,A班的solo表演最后就只剩下最后两人。蔡徐坤能明显地感觉到周围的目光都开始聚在了他们两个身上,他们在过来的时候本来就是一前一后,所以一起坐在位置的最上层。 
 
“等会你先来还是我先来?”朱正廷忽然问。 
 
“我先吧。”莫名觉得这句话很耳熟的蔡徐坤跟着道,“总感觉你压轴的话会是一场很精彩的表演,我觉得完成表演后再看你的表演,会记忆比较深刻。” 
 
“哇哦,得你这么说的话,我觉得我很满足了。”朱正廷默默点头,“就算选不上C位,也……” 
 
朱正廷还没有说完的话被高音打破,尤长靖爆发出来的声音比之前A班所有人的声音都显得又穿透力,是极为好听的那种音色。朱正廷比了个手势,“先等我听完这首,我们一会再讲!” 
 
“……”蔡徐坤觉得自己看到了朱正廷对高音的渴望,可对方那么认真的听着唱歌,还真是叫人没办法打断。蔡徐坤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觉得自己应该要多练习一下了,这已经是朱正廷第二次为了高音把他忽略了。 
 
蔡徐坤觉得自己走上台的那一刻其实大脑有片刻的放空,紧张的感觉占据了大部分,毕竟是这么正式的选拔,关乎未来和目标就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倒是站到台上的那一刻心情忽然稳定了,他看到朱正廷坐在位置上一眨不眨的盯着这边看。 
 
他举着话筒摆在了嘴边,开口平稳的向台下征求,“希望大家等会可以把手借给我一下好不好?” 
 
底下的应答声一致统一,唯独朱正廷伸出了两只手,镜片后的眼神里都带着笑意,“我借你两只。” 
 
“Thank you ,Thank you。”他笑着往那处再瞥了一眼,在音乐里暂且遗忘了朱正廷这个人。一曲结束后他重新记起对方,从他低下头的那点瞬间猜测到对方肯定还在紧张,蔡徐坤本来打算直接说谢谢就下场的想法一变,借着还没有散开余温的舞台接着道,“陪我唱最后一首歌好吗?jiajialejia!” 
 
音乐一响起的那一刻朱正廷抬起头来,表情似乎也好看了很多。蔡徐坤走下台,看到对方正直接从台阶上跳下来,朱正廷抬起来一只手,蔡徐坤迎上去和他短暂击掌,才落座坐好认真的盯着对方看起来。先前在采访里导演已经提前有说,朱正廷的舞蹈中可能加入空翻的元素。 
 
说实在话,蔡徐坤对朱正廷的翻跟头真的是非常的佩服,那不是普通人可以达到的程度。朱正廷于他来说,确实是一个特别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对方的表演是纯粹的舞蹈,功底非常足够,只是蔡徐坤忍不住担心一下他的腰。空翻的场面虽然炫,也很好看,但对身体的伤害不可谓不大。好不容易等这一曲完了朱正廷走下台来,蔡徐坤没忍住搭了一把手把他带上座位。 
 
“我刚刚是想说……”他语气里还带着点喘气,显然刚才是很拼的在用全力了,“C位就算拿不到也没关系,你的实力我是真的服气,而且我还被C位夸过诶。” 
 
蔡徐坤对他的言论报之一笑,然后才无比的无奈的回道:“你的追求就这么低的吗?” 
 
“嘿嘿,当然不会啦。但是还是得看大家的投票嘛,而且我先前还放了大话。” 
 
“什么话?” 
 
“……我说C位非我莫属。”朱正廷有点想捂脸。 
 
蔡徐坤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没关系。谁年轻时候还没有一点黑历史。” 
 
朱正廷感觉自己是被调戏了。 
 
随后一段时间是主题曲的练习,那段时间整个大厂都很热闹,不断的有材料从大厂外面运进来。所有人都知道主题舞台在搭建中,但是每个练习生都被禁止去到场馆,所以没有人知道主题舞台到底是什么模样。大家在练习的空隙里会聊聊自己的猜想,但都还是很听话的没有过去。 
 
蔡徐坤那段时间总是练习到很晚,朱正廷发现自从蔡徐坤当选了center之后,他总是在无形之间就给自己施加很多压力,有一天晚上朱正廷离开的时候蔡徐坤还没走,于是之后几天朱正廷也选择留在了练习室里。 
 
朱正廷原先就不爱去食堂,和蔡徐坤这么一打乱作息便是更混乱了一些,两人多数时候吃的都是黄明昊买来的零食小面包,最后导致整个A班的气氛都变得紧凑起来。 
 
正式彩排录制的那段时间,上妆和练习,那会朱正廷每天都会做梦。偶像练习生这种选秀节目他并不陌生,只是当年站在异国他乡,他并没有取得自己想要的成绩,如今星光璀璨摆在面前,他总算有离梦想更近一步的错觉。才会在回忆倒入的时候噩梦不断,蔡徐坤大概是第三天发现了这件事,于是他找到朱正廷,把自己的随身听交给了他。 
 
朱正廷拿到随身听的时候还很惊讶,然而少年对他微笑,说他是不是没睡好的时候。朱正廷脱口而出的拒绝就咽下去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但那一刻就莫名觉得如果不收下的话,可能蔡徐坤会很担心。 
 
朱正廷不愿意让蔡徐坤担心自己。 
 
录制主题曲用了半个月,在这期间众人获得了一次拿到手机的机会。朱正廷和蔡徐坤互加了微信好友,然后某天早上,节目组的人忽然带了一只猫咪过来。朱正廷看到了又一个蔡徐坤,他盯着猫咪的时候很温柔,少年的侧脸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精致。 
 
朱正廷在那天晚上有点好奇的问他,“你之前在家里是有养宠物吗?” 
 
蔡徐坤说:“嗯,养过,很喜欢。” 
 
朱正廷想起最近网上疯狂冒出的那些诋毁蔡徐坤的黑料,和他有一些八卦途径听来的关乎蔡徐坤眼下的情况,担忧到嘴边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他从做了小队长开始就特别的擅长安慰他人,唯独蔡徐坤这点上面,他就觉得是不起作用的。 
 
朱正廷长叹一口气,蔡徐坤露出疑惑的表情问他怎么了。 
 
朱正廷撒了个小谎:“没事。就是想起来我家的动物都不是特别亲近我。” 
 
蔡徐坤道:“那是它们不好。”朱正廷觉得蔡徐坤真的是很会说话。 
 
 
4. 
黄明昊猫着腰偷跑进了宿舍,手里拿着不知道从来买来的零食,被范丞丞一眼就给看到了。两位弟弟又吵闹起来,整个宿舍的气氛顿时变得热闹起来。朱正廷摇晃着座椅转头无奈的盯着他们看了半天,才插入直接从黄明昊手中把那包零食拿到了手上。 
 
朱正廷在乐华的队员心里面无疑是很有威严的,他一出手也没人敢抢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老老实实地坐回自己的床上,等待朱正廷说教训的话。朱正廷看他们一眼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倒是在心里感慨了一句没想到自己这么可怖,然后温柔的一笑。 
 
在黄明昊看起来这个笑容显得非常的渗人。他搓了搓手臂上直冒的鸡皮疙瘩,没忍住问:“哥你今天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朱正廷被他问住了。要说受刺激倒还真是有一件,再一次落空C位的选择在朱正廷的心里埋下了不甘心的种子,每个男人都有好胜心,频频在和蔡徐坤对上的时候被对方压下一头,实在是有些无奈又有些不甘。那么一点嫉妒也不是说没就没有的,但对方对他真的是好的没话说了,朱正廷都觉得自己嫉妒蔡徐坤简直是小肚鸡肠。 
 
“哇……哥你这走神有点严重啊?”黄明昊伸出手在朱正廷面前晃了晃,才成功把他们发呆的哥哥从自己的意识世界里唤回来。朱正廷把转椅又转回去,面对着床铺默默看了好一会后,才道:“今天C位选择,又输给坤坤了。” 
 
黄明昊和范丞丞对视一眼,这才明白了为什么朱正廷这一晚上都没怎么参与他们的热闹。原来是做哥哥的内心受到了伤害,有点闹腾不起来。乐华的人彼此都很熟悉,对于朱正廷这死憋着自己想通的性格也了解得很,但朱正廷的做人无疑是成功的。他每每都在他人失落的时候安慰别人,所以每当他遇到了什么困难,也一样会有很多人愿意来帮他。 
 
这是朱正廷身上,没有人能够超越的优点,真诚又善良。 
 
两位做弟弟的好不容易才把朱正廷的情绪安抚完了,后者写完了每日必写的日记,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在他关上门那一刻,黄明昊用眼神看向了范丞丞。 
 
“干嘛啊你?” 
 
“你不觉得蔡徐坤今天那话很奇怪吗?什么叫和他合作过的朱正廷,和他合作过的人那么多!”黄明昊腹诽道,“我也和他合作过啊!” 
 
范丞丞说:“你就是因为没选到自己喜欢的歌才给别人挑刺吧,别这么幼稚好不好!” 
 
黄明昊威胁式的举起了自己的手,两人又闹腾了半天,才一前一后出了宿舍去练习。于是当朱正廷再一次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没有人在宿舍了,他擦了擦半干的头发,换好衣服也出了宿舍。 
 
今天暂且只是选出了队长和C位,歌曲什么的他们还没来得及去听。朱正廷打算先去训练室里熟悉一下歌曲,还没走近就发现训练室也是灯火通明的。蔡徐坤站在里面,戴着口罩对着镜子寻找Balance,他很认真的钻研着帅气的角度,朱正廷暗暗佩服了一下。 
 
其实今天之前选择C位的事情,在听到蔡徐坤开口的那一刻他自己心里都有了偏向,毕竟就连他这个竞争者自己都觉得蔡徐坤更好,更别说客观直接听的人了。他是真心实意的佩服蔡徐坤,对方不仅本来能力就强,付出的努力也不比任何一个人都好,老话中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这点在蔡徐坤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朱正廷敲了敲门,带着笑意打断了蔡徐坤的下一个练习动作。室内的练习生下意识抬头看过来,然后就把口罩拉下来了一些,“正正,晚上好啊。” 
 
改口叫对方叠词姓名是A班还没有分班之前,A班有农农,所以后来也有了坤坤和正正,剩下的几个人以名字不适合的叠词被排外,但其实后来一般的人叫他们多数还是姓名一起称呼,唯独彼此觉得叠词的叫法特别顺口,所以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练了多久了。”朱正廷脱下了外套放在地上,看向蔡徐坤。 
 
“没多久。”蔡徐坤知道朱正廷是个爱操心的人,于是也不敢说出实话。但朱正廷只是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说,“哦,这样。” 
 
态度上明显就是不相信了,却没有讲什么出来,蔡徐坤一直都很欣赏朱正廷的一点也就在这里了,他非常知道什么时候该要怎么做,一向都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两人对着镜子找balance,互相也提点几句,等到反应过来都已经过到零点之后。蔡徐坤拿着毛巾擦汗时,朱正廷才看到了他手上起的红点。 
 
“你手怎么了?”他问。 
 
“没事。”蔡徐坤下意识地收回手,“就是过敏了。” 
 
他说的倒是很轻松,但朱正廷不敢大意。男孩子起身走到蔡徐坤边上,把他的手指掰开细细的看起来。蔡徐坤是南方人,北方的空气还不能那么快的适应下来,此时男孩子手掌心露着不健康的红色,还有些滚烫。朱正廷皱着眉,“怎么回事啊?” 
 
“过段时间就好了,我一年四季都这样,已经习惯了。”蔡徐坤努力地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但朱正廷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办法拿出来,只好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抵抗。 
 
“你这不行,要去擦药。一定得去。”朱正廷很严肃的道。 
 
“我……”蔡徐坤一句话都还没说出来就被朱正廷打断了,对方不愧是很早就练舞又有腹肌的人,看不下去磨叽时候直接就把蔡徐坤给抱了起来。还是出乎意料的公主抱,蔡徐坤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抱住了朱正廷的肩。 
 
“走不走。”朱正廷还很轻松地问道。 
 
“……走,你赢了。”朱正廷得意地笑了起来。而关于这一晚的得意,让很久之后的朱正廷都还后悔,因为后来的蔡徐坤原原本本在他的身上讨回了此时的无力,还在之后自顾自的追加了利息。 
 
“原来这首歌是这么可爱的歌曲吗?”朱正廷完全是无奈的回头看向和自己一起看视频的队友们,一眼就看到了蔡徐坤脸上深深地为难。在大家心目中一直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慌神的蔡徐坤在这个时候也有些承受不来,他摸了摸自己的帽子,说:“失策了。我对不起大家。” 
 
“感觉一辈子都逃不开可爱的风格了。”朱正廷捂着额头,表情很僵硬。 
 
“练习吧练习吧,竟然已经选择了。”王子异在一旁安慰道,作为一个酷boy,虽然这首歌非常出乎意料,但他还是很快的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几人对视点点头,继续研究视频,等到开始练习的时候,出的问题就很多。 
 
“怎么都找不到可爱的感觉啊,坤坤。” 
 
镜子里的蔡徐坤整个人都是绷紧的,脸上的表情也非常不自然。周锐默默的把蔡徐坤拉到了一旁教学,朱正廷担心的往蔡徐坤的手上看了一眼。虽然早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对方戴上了防过敏手套,但不由得还是有些担心。 
 
第一天的表情训练没有什么太多的成效,蔡徐坤蹲在训练室面对镜子发呆。朱正廷就在这时走过来的,蔡徐坤回神看向他,奇怪的问:“怎么了嘛?” 
 
朱正廷晃了晃手上的药膏,“今天还是不太放心,刚刚想起泽仁有药膏,就去要了一支过来。” 
 
“谢谢。”蔡徐坤默默拿起来。 
 
“在苦恼还没有办法找到感觉吗?”朱正廷在他旁边蹲下来,带笑地看着他。 
 
“这个是真的太难了。”蔡徐坤摘下帽子,“感觉有些动作太过不去了,完全做不出来。” 
 
“你可以尝试模仿,不一定要一开始就自然地露出可爱,可能模仿多了感觉就一定来了。”朱正廷抱着膝盖提议道。 
 
“很尴尬啊,但其实我也知道为什么就是做不出来。”蔡徐坤闷闷地道。然后两人近乎一模一样的说出了那四个字,“偶像包袱。” 
 
“对,但这个坎就是过不去。”蔡徐坤难得绝望的道,这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少年起来,平时的成熟稳重脱下,露出朱正廷其实很喜欢的一类人的模样。朱正廷没忍住手上往他头发上摸了摸,男孩子的头发有一段时间没有修剪,摸起来非常舒服。蔡徐坤被惊到了,一只手撑在地上差点要摔倒,朱正廷眼疾手快的扯过他的衣服,两人并着一起摔在了训练室的地面上,朱正廷给蔡徐坤当了靠垫。 
 
“天哪,你真的是……”朱正廷的声音有些含糊,一只手稳稳的护着蔡徐坤的半边身体。蔡徐坤赶紧站起来,又把朱正廷从地上拉起来。朱正廷揉了揉自己的腰,“坤坤,你还是比较轻的,要是其他人这么一倒,可能我这把老腰就要断了。” 
 
蔡徐坤还是担心地看着他,低垂下来的眉眼里藏着掩饰不住的心疼。 
 
朱正廷愣了愣,突然明白为什么很多ikun在提到蔡徐坤的时候会说他眼里有星光。其实在这个节目之前他并不是很了解蔡徐坤,所以对于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之前的事情他也没有过多的去了解,但是一直都有人声再说的故事,朱正廷多多少少还是会听到一些。一些故事捕风捉影的出来,朱正廷知道这个圈子里的每个人都不容易,每个人都是陷在深渊里的人。 
 
而今蔡徐坤在他眼中,虽然凝视深渊,却对着深渊微笑。他很不一样,朱正廷心想,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裤脚沾上的灰尘。 
 
蔡徐坤又问了一遍,“真的没事吗?” 
 
朱正廷抬头冲他笑了笑,“对啊,没事。而且我还觉得我们现在不能总在想怎么去做好表情,现在这个时间点,我们睡觉才是最好的吧。” 
 
“所以你是过来叫我睡觉的?” 
 
“差不多。顺便拿药给你。” 
 
“哦。”蔡徐坤点点头,“那走吧。” 
 
“啊?”朱正廷傻眼了一下,根本没想到这次蔡徐坤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他说动了。 
 
“不是说要回宿舍吗,来呀。”蔡徐坤说着往前走了几步,他回头看向朱正廷,侧脸在灯光下露出好看的弧度。 
 
朱正廷觉得自己心脏在那一瞬间似乎停跳了一秒,而后胸腔里响起来的感情和声音在耳边振聋发聩。 
 
 
5. 
合作舞台非常的成功,台下的尖叫反应已经可以证明一切。蔡徐坤把自己最初说好的走不歪贯彻到了极致,在拿出认真态度的时候,哪怕是他最不擅长的可爱也比别人会做的好上几分。朱正廷接过从蔡徐坤手里拿来的抱枕,小声地和他说了一句谢谢。蔡徐坤冲他眨了眨眼。 
 
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台上的时候彼此有多紧张,蔡徐坤的那个挑眉朱正廷也很意外,但很快的就意识到对方是在安抚自己。这段时间的接触让他知道蔡徐坤是个心思很细腻的人,几乎朱正廷任何的情绪波动他都能很快的捕捉到,这让朱正廷打心底里觉得很意外,但又莫名觉得这样的感觉还不赖。 
 
投票的结果是一个接一个的,还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朱正廷没忍住抓紧了蔡徐坤的手,蔡徐坤身子僵了僵,很快地放松下来去盯朱正廷看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是一直紧盯着屏幕的。蔡徐坤没忍住晃了两下自己的手,让朱正廷的手指从他的指缝间穿过,隐秘的做到了十指紧扣。 
 
两人的成绩先后公布,朱正廷的票数列居最高,蔡徐坤正大光明的晃着他的手,和他拥抱了一下。两人的呼吸挨得很近,蔡徐坤没敢多呆怕让他看出自己的情绪,便是很快的就分开了。 
 
之后的舞台表演两人坐在后台看完,在宣布成绩的那刻,朱正廷的情绪又明显变得焦躁起来。蔡徐坤顺着他的眼神望去,见到了乐华的好几个人,他在心里又把之前对朱正廷的印象翻出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朱正廷确实是个温柔的人,但温柔的有界限,只是他对同样乐华出身的那几个小孩的的温柔或许早就超过了这个界限,但他还没有意识到。蔡徐坤总觉得这会成为他的软肋,后来的日子证明他一语成谶。 
 
再后来两人的关系是在快本的录制中突然升温的,那次凌晨起来化妆赶飞机,蔡徐坤到的时候就看到朱正廷在帮忙,他这才从晃荡的黄明昊口中知道朱正廷有时因为起不来所以自己练就了一手很好的化妆手法。等朱正廷搭手帮完选管姐姐再去叫下一个人的时候,蔡徐坤就在他对面坐下了,朱正廷一愣,有些无奈的道:“我不太敢帮你化啊,化残了怎么办?” 
 
蔡徐坤笑起来:“那就说不是你化的。” 
 
朱正廷被他突如其来的幽默打趣到了,一边和他聊着一边往他脸上涂抹。此番去录制快本在湖南,是蔡徐坤还算比较熟悉的地方,朱正廷一个半吃货还是有点小兴趣爱好的,便就着美食和蔡徐坤聊了起来,活生生在大半夜把彼此都聊饿了,最后只好约定到时候在长沙再一块出门。 
 
到长沙的时候有大巴过来接,他们的消息凭空而走,来接机的粉丝很多。朱正廷护着睡眼朦胧的黄明昊上车,在车上时却是睡不着了。他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被接机,那些扛着他名牌的粉丝叫出来的应援让他觉得有些恍惚不真实,好在翻口袋找出了随身听,朱正廷插上耳机,在男音低沉中觉得困意上涌。 
 
下车来叫他的是蔡徐坤,之前就一个人做在一排的蔡徐坤带着口罩拍了拍他的肩,语气里带着笑意,他说:“欢迎来到湖南。” 
 
录制过程彩排的不是特别的顺利,大家要在几个小时的时间中完成一个合作舞台,只好去努力练习默契。一遍一遍唱到嗓子都干哑了还得坚持,快到凌晨的时候他们躺在椅子上休息,没什么形象的头挨着头,朱正廷手搭在蔡徐坤的腿上说:“这次看来根本没时间出门了。” 
 
蔡徐坤也很困,强打起精神回他,“那就下次,反正总会有机会的。” 
 
“行,那我们约好了。”朱正廷闭着眼,嘟囔的讲完。第二天他们彩排的时间比前一天短一些,下午众人提前结束练习去吃饭,准备好晚上面向观众。朱正廷戴上口罩还没一会,就听到有人说“张PD给我们送福利来了”,细问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小龙虾。 
 
似乎在哪个城市这个东西都一样的出名,但是湖南的小龙虾是全国都有名的。朱正廷对海鲜不是特别的感兴趣,所以对剥壳这件事也并不擅长。蔡徐坤溜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次性筷子戳着碗里夹过来的两个小龙虾,朱正廷的皱眉落入对方眼里,蔡徐坤便问:“你不会?” 
 
“不是不会啦……”朱正廷说,“就是觉得很麻烦。” 
 
这个理由大概是所有懒得剥壳的人都会说的,但蔡徐坤在听后放下了自己的碗筷,戴着一旁的塑料手套,给朱正廷剥了好几个。旁人这时都在好好吃饭,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这隐秘一角两人在做什么,朱正廷却忍不住望着蔡徐坤的侧脸,心里觉得自己是完蛋了。 
 
那曾在多个夜晚前跳动剧烈的心脏又一次的暗示了情愫诞生,那些让他陌生的情绪,从某一刻开始发酵后,就消散不了了。 
 
从快本回来之后乐华的人就发现最近他们的队长和蔡徐坤越来越熟,朱正廷一般都是在全时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却会陪着蔡徐坤到食堂来;在宿舍停留的时间很短,训练室和蔡徐坤相处的时间变得很长。但很快乐华的成员发现了另外一件事,与其说是朱正廷和蔡徐坤越来越熟,不如说是蔡徐坤已经完美的打入了乐华的内部。 
 
他是天生优秀的人,仅凭这点就足够让很多人仰望, 可他又平易近人得很,两个月下来没有多少人说他的坏话,那些之前传颂的流言蜚语也早就没有在大厂里面了。于是乐华众人把两个人越来越熟的关系归结于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直到两人藏不住的喜欢从眼睛里都能看出来。 
 
大厂里的男孩子哪个不是人精,过早的接触世故让他们很明白一些黑幕现实。朱正廷和蔡徐坤的关系紧密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是看得一清二楚,于是位置测评后的短暂休息,朱正廷被乐华的几个孩子堵在了宿舍,问蔡徐坤和他怎么回事。 
 
朱正廷没有模棱两可,很快的就承认了自己确实对蔡徐坤怀有心思。 
 
这一下就惊到了乐华的所有人,他们的小队长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别人拐跑了。然而范丞丞叫蔡徐坤老大,黄明昊刚和蔡徐坤合作过巴比龙的舞台,毕雯珺早前也在蔡徐坤那里学到了一点Rap技巧,丁泽仁也有受过照顾,算来算去基本没有一个人没受过蔡徐坤的帮助。几个本来气势汹汹还有点想讨说法的小孩顿时蔫了,只好说朱正廷开心就好。 
 
朱正廷望着他们说:“我还没告诉他啊。” 
 
黄明昊立刻表示不屑,“听你扯,你看看坤坤哥最近都关心你到什么程度了。” 
 
朱正廷好委屈,这次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他。 
 
蔡徐坤觉得最近乐华的那群人有些奇怪,又或者说整个大厂剩下来的三十五个人都很奇怪。然而临时分组换歌的蔡徐坤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能够去想那么多了,几个月的坚持在一旦之间绝对不可以松懈。蔡徐坤转身回练习室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朱正廷。 
 
Draem是导师评级过的完美舞台,也是他很喜欢的歌曲,朱正廷他们很完美的演出了炸裂感,说实话蔡徐坤是有些欣慰的。 
 
在离开人选出现的时候他其实就隐隐担忧朱正廷会不会想的太多,而后续谁也没猜到竟然是外因而生,那段日子网上对朱正廷的谩骂可以说是难听得很。乐华抱团的名头也无胫而走,蔡徐坤太忙根本没办法像以往几次陪着他。 
 
所以这一见朱正廷,其实算来也没有太久,可就是让他觉得已经很久了。 
 
“要去训练室吗?”朱正廷问。 
 
“嗯。”蔡徐坤点了点头,“不太熟练,还要多练习。” 
 
朱正廷沉默了很久,才嗯了一声。蔡徐坤没忍住,手搭在他的头发上按了两下。“有些东西我们都知道,你不该自责。”

朱正廷张了张嘴,觉得蔡徐坤真是够了。他真是一眼就能够看破朱正廷在想什么,担忧什么,从最开始就懂得,到后来越来越明白。朱正廷顿时知道了为什么他百般解释乐华的其他人也不相信蔡徐坤和朱正廷真的没有在一起,那是因为蔡徐坤早就做到了和他心意相通,默契十足。 
 
就连和他认识最久的黄明昊也不会所有情绪都捕捉到,唯独蔡徐坤能那么快速的辨别,还做出让朱正廷满意的答卷。

朱正廷想起蔡徐坤没和自己商量就选择舍弃掉自己的这件事,一时只觉得内心干涩。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心口,一点一点的烧灼起来。

他和蔡徐坤说,“如果我们一起留到最后,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蔡徐坤说,“好。”

他绝口不提问任何有关秘密的话,体贴如此。

6. 
那个秘密在4.6那天揭幕了,直播的故事,真实录制的摄像头,他们在万众欢呼声里出道,又告别偶像练习生。

朱正廷说,我会想它的。

于是他们同时对着大厂挥别。

等到摄影机停止运作,朱正廷牵过蔡徐坤的手,问他,“你还记得我的秘密嘛?”

蔡徐坤笑他,“我是不是现在该跟着唱那首歌。”

 

7.

我们之间的距离好像一点点靠近/是不是你对我也有一种特殊感情/我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我心里的秘密/是我好像喜欢了你

 

8.

蔡徐坤戴上耳机听完微博上朱正廷唱的歌已经是凌晨,他看着对方编辑的文字,嘴角微微上扬一些,随后发送了一条信息给朱正廷。

于是还没有睡觉的朱正廷收到了来自恋人的惊喜。

“你的男朋友已到账,请开门查收。”

 

 

END.

评论(34)

热度(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