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橘子汽水

今天长沙场的一点想法

 

 
 

001.

坐飞机到长沙是凌晨,没有空闲时间很快就去了约的沙龙重新染头发。到的时候还没见到发型师,朱正廷就看到了站在沙龙面前戴着墨镜的人,蔡徐坤穿着之前他们一块出门时朱正廷给他挑的那套衣服,墨镜口罩捂得严实。

他想认真去看一眼的时候,对方似乎有所察觉的抬起头来。

他们隔着距离和车窗,却好像在对视。

蔡徐坤回身钻进沙龙里,朱正廷戴上帽子快步的下车钻进去,刚踏进一步还没有看清周围的环境,就被抱进了熟悉的怀里。蔡徐坤带着他拉开一旁无人的包间,他把朱正廷困在自己的双臂之间,额抵着额的亲吻。

朱正廷张开嘴回应他,难得的主动。

公司这段日子的宣传不是很好受,包括无由闯进他们局面的毕雯珺也私下里和朱正廷说太难过了。毕雯珺向来不是爱想多的人,这段时间的压力却让他不得不去往一些坏的方面想,朱正廷心知自己不能再给毕雯珺增添压力,所以每次都是笑着圆场。随后在无人的情况下与蔡徐坤对话时,都能听到彼此的无奈。

公司的问题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也并非没有听到粉丝在外说维权公平之类的东西,他切实心疼那些为自己好的粉丝,却也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无力。他没有办法挣脱公司的压力,也不能去更大的维护支持他的人。这其中甚至不包括他的珍珠糖,也包括一直以来和他面对所有事情的蔡徐坤。

大抵是从LA开始就见端倪,公司这边几度和他说要和蔡徐坤保持关系。在偶像练习生录制期间就已经打下来的深厚感情又岂是说远就能远离的?何况他们两个又不是那么单纯的友情包含,那些超乎友情的东西在最初那一眼中就慢慢出现,要问喜欢和爱情如何而生?只不过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再多看一眼便是一辈子了。

公司方面找他单独谈过,关乎未来梦想,关乎蔡徐坤,也关乎乐华七子。他的软肋从一开始就藏不住,朱正廷这样好懂又温柔的人,轻易被捏住把柄就太难动弹了。而公司那边的人似乎都具有慧眼,只要他们想就能知道艺人最不可动摇的底线,他们进行利益最大化,抛开舆论,还能让你无力和心服口服。

朱正廷向来知道这个圈子的法则不是那么的简单,这个圈子热血、光鲜、好看,可他同样黑暗、冷清、世故。来来往往的人形色流动,最终能留下来的展露风华的又能有几个呢?可他希望其中有一颗新星的名字叫蔡徐坤,那是蔡徐坤应该去到的地方。他生而为王,注定某天是可以站在王座上面的。

于是他委屈了自己。

002.

蔡徐坤好半天才松开,两人在不大的空间里对视,见得到彼此的脸和眼睛。他们喘息着,却不多话。过了几分钟两人的气息稳了下来,朱正廷舔了舔嘴唇道:“坤总。现在你可是真的坤总了。”

他在结束乐华FM之后才拿到手机,一眼就见到蔡徐坤点赞的微博。昨天蔡徐坤就在微信上面和他说可能有需要关注的事情,朱正廷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情。那句重新编辑的话是之前他们每次见面的时候都常说的,去掉彼此名字无主语的问候,却是异地恋忙里偷闲里的一点糖。

他在心里说“来了”,然后就找人给他拍微博故事。

蔡徐坤的工作室成立让朱正廷狠狠地松了口气,前段时间闹出来的ikun脱粉事件虽然在圈子里不少见,但因为这次遭遇的人是蔡徐坤,所以朱正廷还是忍不住揪心的多看了几眼。如今见到那些黑粉不能再猖獗的一如往常,朱正廷还是为蔡徐坤高兴的,并心里认为这是这段时间难得的好消息了。

他喜欢底下留言的ikun把工作室叫做蔡徐坤的家。

于是微博故事的想法就这么来了。

那条微博上传他没有像以往一样等着蔡徐坤发现,而是分享过后传到了蔡徐坤的联系框里,即便他知道对方这个时候正在飞机上面。

朱正廷之前和蔡徐坤提到家,是在过年那会。

二零一八的过年他们在大厂里,一些人聚在一起就是一顿年夜饭。在完成了各自被下达的任务之后练习生们都解散去吃饭, 朱正廷便约蔡徐坤一块也出去了。他们两个一起去吃的火锅,然后互相问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之前在快本录制的时候,蔡徐坤就发现朱正廷有对《sheep》有关注,所以料想这回他的最大可能就是这首歌,后来结局果然不出所料。他也有后来特地去叮嘱左叶,希望左叶能够多注意一下朱正廷,千万不要让他的腰伤复发。

节目的时间一直很紧迫,已经有好几个练习生的腰伤复发了,朱正廷练舞太早,蔡徐坤想都不用想便知他身上的伤也是严重的。左叶知道这件事后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蔡徐坤于是放心的离开了。后来这件事左叶也没有告诉朱正廷,只不过那段时间朱正廷练习了多久,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心情不好,这些事情左叶都很俱全的全部告诉了蔡徐坤。

蔡徐坤因此很是感激。

他们吃饭过程中没有食不言的规矩,便是混着很多话题一起聊,除了最近的各自节目之外也说趣事。朱正廷问justin有没有给他造成麻烦,蔡徐坤说没有啊,内心想的是这其实算是最好攻略justin的时候。

蔡徐坤向来是一个有目的的人,从一开始想通心意就知道从哪里下手。乐华的人无疑是朱正廷最重视的,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都是朱正廷放心上的人,所以蔡徐坤对他们好是很重要的加分点。

后来不知道怎么得就聊到了家。

朱正廷已经有很久没有回家了,蔡徐坤也是差不多。不同的是他们来这个节目之前,朱正廷是来了之后才告诉家里,蔡徐坤是来之前就有通气。他们都有一双明白的父母,对孩子的未来全部交由他们自己决定,朱正廷说,“其实我很想家。”

“那就回吧。”蔡徐坤当时这么说。

“家里的气氛太好了。”朱正廷道,“他们总是支持我做任何事情,所以我不想在没有成功之前回去寻他们庇护,那会让我觉得很没有用。”

朱正廷是很有骄傲的人,他的骄傲藏在骨子里,是蔡徐坤最喜欢的模样。

蔡徐坤记得最后自己说,“没关系,总有一天会有人带你回家。”当时他想的是朱正廷的家里人,后来朱正廷把这个人选归在了蔡徐坤的身上。

003.

“你到了多久了?”朱正廷帮蔡徐坤整理好刚才起了皱褶的衣领。

“没比你早很多。”蔡徐坤本身也是从上海过来的,只是没有和朱正廷在一趟班机。他一早就想好自己明天的造型,所以也没有染发也没有什么,就等着朱正廷过来和他温存那一小会。今天从工作室成立开始他就不断地有收到一些祝福的消息,来源于过去的友人,现在的朋友,一些指点的师长,他态度良好的一一回应完毕,又得到了他最想听到的那个人给出来的祝福。

朱正廷是太容易让人犯罪的,蔡徐坤无数次的这么想。即便他们早就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情,可朱正廷对他的吸引力一天胜过一天,他能感觉到自己日益增长的占有欲,那些因为行程隔开的每一天都只会让朱正廷在他的眼前变得更加鲜活。

他想起来朱正廷最初说自己喜欢让他感到新鲜的人。

蔡徐坤觉得朱正廷就很新鲜。

“那我先去染发了?”朱正廷看出了他的走神,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好。”蔡徐坤反应过来点点头,就看着朱正廷从自己身前走过,他忽然下意识的一抓。对方回头过来有些疑惑,“怎么啦?”

他说话总是尾音不自觉的上扬,带着一种软软的撒娇感。

蔡徐坤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有意识的放开了他的手,才说:“不要喊痛。”

“不会的啦!”朱正廷有点不好意思,想起之前大家染发的时候他冲蔡徐坤的抱怨。那段时间他的安排太紧,头发隔天换一个颜色,要用的时间太久,睡眠不够又身体不适,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把自己的不舒服说出来。

何况他倾诉的那个人是蔡徐坤,所以更加无顾忌。

蔡徐坤盯着他没有说话,但朱正廷在走出下一步的时候感受到了裤袋里手机的震动。他回头看到蔡徐坤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他,在发型师布置的空隙里他偷偷的把手机拿出来一角,解锁后看到了置顶的方框中的黑字,“痛就告诉我,我陪你一起疼。”

朱正廷是太能忍痛的人。

这是之前还在廊坊的时候,蔡徐坤就深知的东西。那个时候练习生都很匆忙,自然也会有压力大到没法发泄的时候,那会大家都很喜欢跑去天台。这没有摄影机的地方是难得的可以纾解压力的场所,即便室外温度冰冷,却还是受人青睐。在蔡徐坤记忆中,朱正廷几次忍不住的掉泪都在这个地方,他太喜欢一个人藏起来委屈,哭得却是无声的。

第一次找到朱正廷的时候,蔡徐坤解下了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那个时候没有下雪,但他哭的无声又凶,就像是在蔡徐坤心口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他恨不得帮朱正廷承受那些从心里产生的酸痛委屈,却知道无能为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蹲下身帮朱正廷擦眼泪,还要顾及不能用过敏的那只。

但朱正廷还是很快的就发现了,他带着鼻音,眼睛红透的像只兔子。声音也是哑的,却要若无其事的说自己没事。蔡徐坤只好轻轻的说:“那就好。”

第二次他又在角落里找到朱正廷,朱正廷趴在他的肩头,身子发颤,却依旧没有发出声音。蔡徐坤知道自己一偏头就可以看到朱正廷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有多难受,但面对很多事情都可以从容不迫的蔡徐坤,却害怕转一个角度。

他从来见不得朱正廷难过,可他想陪朱正廷一块痛。

他终于明白感同身受四个字是如何残忍的字眼,因为这世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与另外一个人感同身受。

004.

染发过程很长,而且最好不要睡着。朱正廷这段时间连续赶场,早就累得不行,只好打手势让蔡徐坤帮他看几眼就兀自睡去。百分九的其他人赶来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幕,都自发小心的放缓了脚步,justin走过来把朱正廷落下的膏药拿给蔡徐坤。

“谢谢。”蔡徐坤小声对他说。

“不客气。”justin从镜子里看到了朱正廷睡着的模样,也是放低了声音,“雯珺那边不是他自愿的,你不要怪他。”

“不会。”蔡徐坤淡淡的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不是个人的问题。”

朱正廷不是什么特别会藏着情绪的人,对亲近的人更是无所保留。于是一点点隐藏都可以被蔡徐坤马上发现,在了解朱正廷的这件事情上,蔡徐坤自认为不会比任何人差。

其实包括百分九在内的几位成员,很多人可能都以为他和朱正廷交往是在大厂的时候就秘密交往了。那个时候在镜头下,不少的练习生还帮他们打过掩护,有时候也会刻意制造一些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场景。可其实他和朱正廷交往,是在离开大厂之后,也是在离开LA之后。

那会乐华那边正好找过朱正廷谈话,回来之后朱正廷有一段时间很不对劲。那些细微的地方到每天早上起床,每天打招呼的语气,每天喝水的频率。曾经他们在大厂朝夕相处,一百天的时间足够补全太多的东西。

蔡徐坤其实没有想说出来的,他是那般清楚自己和朱正廷的目标和梦想。他知道蔡徐坤和朱正廷两个名字分开出现在如今的网络上,都能得来一句未来可期。可当这两个名字以暧昧的关系组合到一起,只会成为避之不及的丑闻,他们或许可以不戳破,却不能做真。

因为真相是藏不住的,就算捂着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漏出来。

在听到百分九的限定团时间是十八个月时,蔡徐坤其实有松了口气。他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看过一个科学理论,那里的专家笃定地说:爱上一个人之后,多巴胺存在的时间只有18个月。他心想这十八个月就是验证,从爱情开始,以解散分开为信号。

可他忽略了人的情意从不循规蹈矩,也忘记自己爱上朱正廷那一刻根本不是同一个日期。他早就已经熬过最初的六个月,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把那份感情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它没有沉寂,更没有消亡。

上海场的巡演结束散去,蔡徐坤和justin在晚上换了房间。Justin没有过多想的就同意了,于是蔡徐坤得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到朱正廷的房间,他进去的时候朱正廷还没有从浴室出来,蔡徐坤坐在床边心想朱正廷看到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意外的是朱正廷并不惊慌。

他这时才明白朱正廷的个性,他应该早知对方不是什么特别听话的乖孩子。——他们骨子里藏着相同的叛逆反骨,愈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

蔡徐坤放下手机问他,“今晚要做什么?”

“爱吧。”朱正廷回答。

END.

 

 

我发现我真的希望他们是真的,又不希望他们是真的。

是真的会祝福他们,会希望他们好,会希望他们永远在一起,结婚也好。

但又会担忧,会替他们不安。

只希望我爱的少年们假如是真的,有一天啊,能在他们都到彼此最巅峰的时候,告诉所有人,他们是真的,爱过,喜欢过。

比所有的故事更甜,更真,更亲密。

评论(53)

热度(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