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真相是真(ABO/14)

ABO双A,一夜情生子

先婚后爱,OOC预警

 

 

4# 灵魂伴侣

-It's amazing that we can love each other

 

 

朱正廷简直没法想象他在刚才的几个小时内做了什么,但如今和蔡徐坤十指相扣的触感是骗不了人的。属于蔡徐坤身上的温度从两人紧握的手心传来,他不由低声问,“你想好我们去哪里了吗?”

 

“马尔代夫吧。”蔡徐坤说,“我很想去的地方,不过一直没有去过。”

 

“为什么?”他想起了挂在蔡徐坤家里的那张壁画。

 

“因为没有人陪我呀。”蔡徐坤刮了刮朱正廷的鼻子,用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讲道。

 

 

 

两个小时前蔡徐坤出现在包间里,他进来的那一刻周围就安静了,YH的另外六个小孩放弃和那些大明星交流全部聚集到朱正廷的边上,用一模一样的警惕眼神打量着蔡徐坤。蔡徐坤合上门,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来晚了。然后他就在众人视线之下走到了朱正廷的面前,他和朱正廷对视了一眼,这才移开视线看向与朱正廷最靠近的黄明昊。

 

“不好意思,我想这边的位置本来应该是我的。”他说的一副理所当然,黄明昊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当时他会退开两步站起来,曾经团内最精明的人被一句话就放倒,看的其他五个孩子内心突然揪了起来。

 

朱正廷则是扯过蔡徐坤的衣袖,小声地问,“你干嘛啊?”他看的出来蔡徐坤是在刻意给这几个家伙施加压力。

 

蔡徐坤靠近他耳边讲,“我有点吃醋。”

 

吃醋这个词语似乎不是那么恰当用在他俩的关系里,这亲密到恋人情侣之间才会拥有的东西惹得朱正廷有些恍惚,表情也变得不定起来。然而蔡徐坤牵起来了他的手,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的写着,“你也很希望他们认可吧。”

 

朱正廷在心里默默地把这句话感觉了出来,有些震惊的看着蔡徐坤,蔡徐坤只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没有多解释什么的,就转头和一旁的范丞丞交流去了。

 

蔡徐坤带着自己的朋友来见YH的人,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为了攻略小舅子。他之前就或多或少有了解一些朱正廷的事情,在确定心意之后更是决定要去好好了解。朱正廷就算对刚认识的人都是坏又是善意的,还很容易被说服,那他的弟弟们对朱正廷来说肯定是非常之重要的。

 

——蔡徐坤直觉他希望得到弟弟们的认可,才会从一开始来就选一个人摆出一个架子,黄明昊只是不巧被选中了。

 

然后朱正廷发现,蔡徐坤真的是很懂人情交往。他从一开始和黄明昊说话就有所算计,后来更是以自己在领域的建设实力和经验之谈成功地把毕雯珺黄新淳这几个挺沉稳的家伙也说的一愣一愣的。朱正廷坐在蔡徐坤旁边,从侧面打量着对方说话时嘴角弯起来的弧度和不是那么虚假的笑容,那一瞬间大概就有一种感觉吧。

 

文雅一点说是想要和蔡徐坤过一辈子,不文雅的话就是他突然很想亲上去盖章。而后蔡徐坤忽然回头,眼底的笑意撞进他的心里,掠下清浅痕迹,就像是被狠狠撩了一道,忽然就很放心。

 

玩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多,大家都三三两两的散开了,他们把私密空间留给要结婚却被勒令不能见面的小情侣,离开之前还有不少的人过来祝福,说婚礼那天会来个大的,蔡徐坤和朱正廷一一应过了。

 

只不过待人声远去只剩两人大眼对小眼的时候,朱正廷不由得感觉到一丝尴尬,他刚刚才终于微妙的捕捉到了一丝关乎喜欢的真相,却忽略了他们最开始谈问题的时候分明说是做戏。也不是没有读过假戏真做的剧本,却没有觉得这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而后蔡徐坤站起来问他,“我们回哪里?”

 

他用我们将朱正廷和蔡徐坤两个名字绑定到一起,就好像真的是他们拥有相爱的事实。朱正廷一下子没有忍住,把话给问了出来,便发觉蔡徐坤表情微微一变,眼神好像复杂起来。

 

“你现在觉得我们之间现在是个什么关系?”蔡徐坤突然问。

 

“啊?难道不就是我们说好的那样的……”朱正廷开口时还有底气,最后几个音节却几不可闻。

 

“的确,我不否认一开始我是那么想的。”蔡徐坤点头,“但现在呢?你能猜得到我是怎么想的吗。”

 

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的朱正廷该很快的反驳说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事实上他望向蔡徐坤的眼底时就有什么东西那么明显的冒了出来。蔡徐坤知道他懂了,才换了语气步步紧逼,“你有我家房子的许可证,有我家祖传下来的手镯,有翻看我手机的权力。正正,你认为这些都是作假的人会有的待遇吗?”

 

房子是避风港湾,是家;手镯是传承,是认可;翻阅手机是信任。

 

蔡徐坤早就在自己还没察觉到的地方就看上了朱正廷,于是他所做的一切都很理所当然,直到翻出来才觉得当时种下的无意之举有多么的正确。他喜欢的正正是心软的人,最消受不得好意,别人一点对他的好都会想方设法的还回去。

 

他是人间仙子啊,在凡尘什么东西都不能欠,也沾不得别人的恩惠。否则那一等留恋了,仙子就不是仙子了,红尘俗世纷纷扰扰的八苦都要涌上来品尝一遭。而这尽头站的就是蔡徐坤,他含笑在那里等待朱正廷跑过去,也知道他一定就会跑过去。

 

蔡徐坤是最精心的猎人,也是最愚笨的猎人。

 

他用自己当成了饵,把猎物和自己都困在了网里,从此他们密不可分。

 

蔡徐坤轻声和他说,“正正,你又猜猜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朱正廷看着他,张了张嘴,才说:“我们没有早点遇到。”

 

因为这也是朱正廷在明白蔡徐坤的心意后最先浮现在脑海中的话,他觉得他们相识实在太晚了,在他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蔡徐坤也经历过很多之后才遇到。他们没有抵过风雨,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分分合合,只靠着难以言说的初见和几亿万分之一的巧合绑定在一起,最终却还是能互通心意。

 

“我从Linda那里知道你看过我的《荆棘王冠》,那我想你应该记得住里面的一句话,因为我也很喜欢它。”蔡徐坤眼睛亮亮的,用英文吐出那句台词,“The charm of life lies not in plain sailing, but in the error of fortune.(人生的魅力不在于一帆风顺,而在于阴差阳错。)”

 

朱正廷说:“我喜欢阴差阳错这四个字。”

 

“所以现在我们回哪里?”蔡徐坤笑着问他,过来牵他的手。

 

“我现在觉得我们的顺序有点反过来了。”朱正廷道,“一般人谈恋爱应该是相遇、告白、恋爱、上床和结婚吧。”

 

“我们是先上床再结婚最后告白恋爱。”蔡徐坤若有所思,“所以你的意思是再重新来过。”

 

“对,是这样的。”朱正廷伸出手摆在两人之间,一本正经的道,“你好,我是朱正廷,大概是你未来的男朋友。”

 

“蔡徐坤,从见到你的0.01秒开始,我认为我们就能热恋。”

 

 

 

 

TBC.

 

 

评论(53)

热度(1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