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真相是真(ABO/12)

ABO双A,一夜情生子

先婚后爱,OOC预警

 

3# 我的秘密

-What I'm hiding is that I like you

 

蔡徐坤比朱正廷先从更衣室里出来,给他们两个修改尺寸的Linda拿着尺子在他胸前比划了两下后,用流利的英语和他交流起来近况。

“坤,你又瘦了很多,还长高了一些。”Linda记下尺码,语气很羡慕。

“多运动,没准你也能再高那么一两厘米。”蔡徐坤对着镜子把自己的领带打好,语气懒懒的开口,一点也不怕对方生气。

Linda也确实没有生气,放下尺子往另外一件还闭着的更衣室努努嘴,“说说吧工作狂,你是怎么把那么可爱的小朋友拐来做媳妇的。”

蔡徐坤侧身看了她一眼,“会不会好好说话?怎么说话的你。”

Linda说,“你刚刚在正面前也没有好好说话。”

蔡徐坤不理会她了,一心一意的把自己的衣服顺平了。Linda和他的交情已经有十多年了,是他很早之前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认识的朋友,后来对方考入了F国的高等学府,出来之后成了有名的设计师。

这么多年来蔡徐坤的私服一向都交给她手工制作,所以当蔡徐坤决定要设计婚礼礼服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这多年来的好友。

Linda是个很聪明的女生,她几乎在听到蔡徐坤说的是两件礼服之后,就明白了好友可能要经历什么。作为多年好友都是损友的她,在要另外一位新人照片未果的情况下,就干脆风风火火的从国外赶回来了,带着她的一众工作室班底。

蔡徐坤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Linda偶尔和他撞见的时候总说蔡徐坤几乎把自己的事业当成了另外一个伴侣。她之前在微博上见过一段话,写“人越是在年少轻狂的时候,越爱往死里折腾”。Linda觉得那是蔡徐坤的真实写照,因为对方虽然努力、强大、有能力,甚至于在外人眼里是完美的,可蔡徐坤身上总是缺了一点Linda叫不上名字的东西。

于是当她见到朱正廷的时候,就觉得非常震惊,因为她忽然有种感觉,那个能让蔡徐坤停下来等待,能够填补他那块空位的人,已经出现了。

Linda忽然察觉到蔡徐坤缺失的是什么了,他身上缺失的是一种安稳,他一直都在外漂泊,这么多年孤身一人,即便外来荣光多么耀眼,背地里却也没有一个可以和他并肩而立的人。

他其实很孤独。

蔡徐坤和朱正廷两个是戴着墨镜一起进来的,黑色和红色的两套衣服,Linda觉得最初蔡徐坤提出来的颜色真的是太合适他们了,黑色的深沉之上添加红色,不会过分热烈也不会过于平庸,就像是调色一般,刚好饱和。

“你好,我是朱正廷。”朱正廷摘下墨镜先和Linda开口。他的语气很软,在说起自己名字的时候却字正腔圆。他人要是这么说话只会让人觉得正经,但放在朱正廷身上就成了莫名其妙的可爱。

Linda对他的第一眼好感度就非常的高,她上前拉着朱正廷的手,又把他从头打量到脚的细细的看了一会,当蔡徐坤想要把他们拉开的时候却猛地放手了。然后她连一旁的蔡徐坤都没有理会,就蹲下来在一堆相似的礼盒中找着什么。

“她这是?”朱正廷在后面和蔡徐坤咬耳朵,早在起床时候听到要试礼服这件事就让他很震惊,因为他才想出配色不久。但接下来蔡徐坤解释设计师在F国有一家独立的工作室之后,朱正廷顿时不怀疑了。

F国作为全球的时尚之都,也是朱正廷至今为止想去又没有去过的地方,他对那个地方来的人,总有一种莫名的喜欢的尊敬。

“看起来是很满意你这个衣架子,所以临时有了想法,给你改礼服吧。”蔡徐坤很熟练的道,一边自然的向朱正廷又靠近了一步。

两个大男人站着看着他们的设计师终于在礼盒里找出了她的纸笔。Linda抬眼看到了蔡徐坤,表情有些奇怪,“你怎么还在这?”

“我不在这我在哪里。”蔡徐坤挑了挑眉,突然毫无预兆的揽过朱正廷的腰,“正正是我的,就算你再喜欢也没用。”

Linda几时见过他这么占有欲十足的样子,在反应过来后更是无语,她没好气的抓过一旁的盒子递给蔡徐坤,指着更衣室叫他去换衣服。蔡徐坤耸耸肩,和朱正廷耳语了两句后才往更衣室去,留下朱正廷拘谨的看着这位陌生的设计师。

“你不用紧张,坤说的没错,你真是我见过这么多年最好的模特,坤的气质也不如你。”Linda见识过形色人物,对情绪的把控非常的清楚,从朱正廷的表情上她就看出了对方的紧张,她安慰了两句,拿着刚翻出来的笔和本子招呼朱正廷走近一些。

“我之前因为没有见过你,所以礼服的肩头设计和坤的那一件是相衬的,不过颜色深一些,我现在有个新的想法。”她转着笔在设计稿的肩部画下几个线条,“我想在这里增添一点东西,最好是金色的装饰物设计,这套礼服我想以后你也可以穿出去,而不是一次性的常服。”

“荆棘怎么样?”朱正廷忽然问。

他的想法换来了Linda的真实震惊,朱正廷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不自觉的又紧张了一些。

“噢,正,别紧张,我觉得你的主意非常棒的哥们。”Linda是真的没有想过荆棘这种元素,因为它在设计稿里常常被用在铺色单一的情况下,而且是要产生对比色。在提到荆棘的时候,大多数的颜色都是暗红色,黑色之类的深色调,金色的荆棘就算是Linda也没有尝试过。

“为什么会想到荆棘?”Linda一边在设计稿上添了几笔。一边问道。

“坤有一部电影,之前因为版权的问题没有上架,我之前去找过,然后朋友给我发了原件。”朱正廷道,“那部电影叫《荆棘王冠》。”

TBC.

评论(79)

热度(1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