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真相是真(ABO/11)

ABO双A,一夜情生子

先婚后爱,OOC预警

 

3# 我的秘密

-What I'm hiding is that I like you

 

朱正廷心满意足的退出群聊,就看到了蔡徐坤走进来,他猝不及防撞进对方的眼神里,有些小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

“在做什么笑得这么开心?”蔡徐坤带上门,非常自然而然的问道。

“啊,刚刚邀请了这边我的几个朋友,他们很震惊。”朱正廷解释道。

“你们公司之前和你一个组合的那六个人吗?”

“你怎么知道的?”朱正廷很震惊的看着他。

“就是这么知道了。”蔡徐坤走到床边坐下,“所以我这边也可以联系朋友了对吧,你想看哪些人过来?”

蔡徐坤在这个圈子里成名很久,认识的圈内人也绝大多数都是这个圈子上位圈的人,朱正廷和他的认识完全是因为一个意外,但人生因为意外能够绑定在一起的人太少了,蔡徐坤更愿意把这句意外换成缘分,命中注定这些含有祝福意味的词语。

他记得之前朱正廷在提到陈立农的时候很开心,如果因为他认识的人到场可以让对方这么开心的话,他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

蔡徐坤已经把手机直接递给了朱正廷,朱正廷默默划拉着屏幕,一眼扫过去就已经看到了很多大神的名字。蔡徐坤语气自然的道,“看上谁就直接说,我通讯录里面的人八成都能有时间过来。”

朱正廷忽然有种意外抱大腿的错觉,满眼复杂的看了一眼蔡徐坤,他从对方的脸上看到的是真诚和认真,于是心里建设了一秒,很快就陷入了选人狂潮当中。

蔡徐坤开始觉得自己内心有些不舒服,因为朱正廷说一个名字都能大致的回想起来他那些朋友们做过什么事拍过什么电影或者别的什么。但他记得自己和朱正廷第一次尴尬的遇见,对方是很疑惑的问了他的名字。

蔡徐坤想到这里,表情更难看了。然而话是他放的,朱正廷又同样很开心,最后他只得憋着心里那股闷气,给电话那头许久不见的朋友们发出婚礼的邀请。他们都一口祝福,“坤,恭喜你,我们会如约而至的。新娘子肯定是个漂亮的人。”

蔡徐坤面无表情的在心里想,对,很漂亮,但一定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漂亮。

等他把人完全联系上后,一直没有出声的朱正廷才小声的尖叫表达了自己的兴奋,蔡徐坤拍了拍他的脑袋,意外的觉得很柔软,“这样对嗓子不好,别激动太久了。”

“不是!但那些都是那种传说中的大神诶,就我现在就有种粉丝见到偶像的感觉。”朱正廷语气里都满是激动和欣喜。

蔡徐坤忽然伸手捧过他的脸,两人的距离在清醒的情况下贴的前所未有的近,近到朱正廷呼吸一滞,在蔡徐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蔡徐坤捧着他的脸一字一顿的道,“正正,我觉得你的反应很不对啊,现在在你面前的人,难道不是传说了吗?”

蔡徐坤第一次见耻度这么大的话,还不是台本,但他也没出现像以往一样害羞尴尬的情况。他刚才身体先动作捧起朱正廷的脸的时候,一瞬间心里的想法是,那个他没有记忆的晚上,有没有和这个人接吻;还有……和这个人做爱,是什么感受?

朱正廷被蔡徐坤这突然的一手撩的话都不会说了,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讲出完整的句子,只好猛地点起头来。他脸色只是,耳根却暴露真实想法,因为他的害羞而变得通红。

蔡徐坤心情颇好的松开了手,却在朱正廷刚松了口气的时候俯身靠过来,在他的嘴唇上亲亲咬了一下,朱正廷完全呆住了。

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刚刚出了个什么事,下意识拿起手边的枕头要砸蔡徐坤,但蔡徐坤早就在他愣神的时候拿着衣服去浴室了。朱正廷只好无奈的砸了一下虚空和周围的被子,然后不自觉的伸出自己的手也按在唇上。

这是他们之间从那一晚上后的第二个吻,和之前在医院为了不让他叫出来而唇贴唇不太相同,这一次似乎带上了一点暧昧的味道。朱正廷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把头也埋进床单里面,只觉得脸已经飞快的烧红起来。

“要被弄死了。”好半天他才憋出这么一句话,赤脚踩下床走到浴室前面,对着里面的水声大喊,“蔡徐坤!我警告你以后没有打招呼之前不要乱亲我!”

说完了后的朱正廷马上又溜回了床上,被子一卷躺下了。

浴室里面的蔡徐坤自然听到了中气十足的那句话,他发现自己几乎是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就想到了朱正廷是在用什么模样说出这句话,然后心里真的是不自觉冒出可爱两个字。

他心说没打招呼不能乱亲,莫非打了招呼就可以吗?朱正廷话里太多可以钻空的部分,蔡徐坤觉得钻空的自己可能会引起朱正廷更多的不好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很想尝试。

蔡徐坤原先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正经人,这会他才发现其实也谈不上。和朱正廷在一起相处久了,他总会不由自主的变得不是那么的正经,感觉朱正廷于他而言好像突然变得特殊。

蔡徐坤关掉了水,扯下毛巾擦着身上的水渍。这时他在镜面里看到了自己嘴边的笑容,他还记得很早有一个前辈说,“坤,你的笑容太不自然了,看着非常的虚假。”

于是后来他对着镜子一直练习,总算找到了不会显得距离感却也没有几分真诚的笑容,他带着惯有的笑容其实在这个圈子里已经待了很久。但此时镜子里的自己在他看起来有些陌生,那种微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就像是幼年时刚刚因为音乐而兴奋的那样。

蔡徐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套上睡衣走出浴室,在灯光下靠近床边时,看到了睡姿可能并不那么安分,但已经睡着的朱正廷。

那一刻灯光之下,他突然觉得很心安。

就像是在万千人海之中,终于找到了一个归宿的地方。他低下头帮朱正廷整理被子盖好后,又不自觉的撩起来了对方的头发,最后在他的额顶落下一个吻。对方睡的还是很熟,没有一点被偷亲到的自觉。

蔡徐坤伸出手刮了刮他的鼻子,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语气感慨了一句,“小懒猫。”

TBC.

评论(121)

热度(1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