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真相是真(ABO/08)

ABO双A,一夜情生子

先婚后爱,OOC预警

 

2# 亲密关系

-love will come in time

 

 

 

今天的朱正廷生动的体会了一遍狐假虎威是个什么意思,蔡徐坤的那张脸真的太有标识性了,在和他一起进录影棚前就有人认出他,举起手机在偷拍。进摄影棚之后更可怕,已经是圈里的人真的就没几个像朱正廷一样,连蔡徐坤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朱正廷站在一旁,觉得蔡徐坤现在不是在陪他,而是他陪蔡徐坤在搞签名会。蔡徐坤低头快速的签着,余光已经瞥见了人群外站着的朱正廷,原先他俩是一前一后进来的,现在因为签名的缘故被分割开来,朱正廷身边就突然很安静。

而朱正廷站在安静的那片地方,看上去有些单薄。

“不好意思。”蔡徐坤把面上最后一张签名签下,嘴角微微弯起,“我该准备离开了,我的爱人等急了。”

一开始也不是没有人注意到朱正廷,甚至有人知道就在昨天宣布的那个令人惊恐的事实,但他们这几个月拍戏的时候都和朱正廷相处下来,觉得对方性格就是比较好拿捏的那种。在片场的时候经常被他的经纪人呼来喝去的,所以他们也没觉得朱正廷有多么重要。——至少是不能和蔡徐坤比的。

而今蔡徐坤丢下他们去找朱正廷,这无疑是打了很多人的脸,有人在小声嘀咕,“怎么朱正廷还没进去拍戏啊,一个小时都已经过完好久了。”

蔡徐坤听到了这句话,便知道刚才他聊过的那个经纪人的那番话是在片场当着所有人的面讲过的,蔡徐坤不禁表情有些难看,一贯怕麻烦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蔡徐坤转头,淡淡的开口,“我现在站在这里是因为正正强烈要求要来,所以他的经纪人如果不愿意他好好拍戏,那我也不介意带他开车去兜兜风。”

蔡徐坤这明显维护的一段话把朱正廷说的愣愣的,虽然朱正廷今早没有接过电话,但相处多年下来的经纪人他多熟悉,一猜就知道对方今晚肯定骂人,然后也不会很好听。

他从九岁离开家里,后来学习和生活都是自己打理,放下中国舞后来成为一名偶像。这期间的数十年,他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蔡徐坤的维护来的太刚好了,他成了朱正廷生命中除了家人之外第一个这么维护他的存在。

人的情绪都是双向传递的,蔡徐坤对朱正廷的维护在朱正廷的心里埋下了种子,在阳光雨露照射下,某天就会破土而出。

和经纪人打照面的是蔡徐坤,朱正廷被他直接交给了导演。历史剧不需要特别张扬的妆容,朱正廷的气质和皮肤都很好,所以也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导演组指挥着他的站位,一边把一旁的男二号叫上去陪朱正廷过一遍流程。

等蔡徐坤心满意足的把YH派给朱正廷的经纪人好好说过一顿之后,这一幕戏已经开始拍了。

朱正廷换装后的衣服是一身朝服,作为这个朝代历史上最年轻的御史大夫,在接管之后去大理寺查案时,发现了前朝一起很出名的大型死亡案件的纰漏。

这一幕正拍到御史大夫开始逐一拜访有嫌疑的官员,男二号的演员是一位老戏骨,加盟电影出演台上台下两面的宰相,他老神在在的坐在镜头之下,神情随周围的声音发生转变。

朱正廷深吸了一口气,在步入镜头范围的那一刻身上明显有什么气质不一样了。若说这几次下来蔡徐坤见过的朱正廷,他可以说对方可爱、有趣、能力很强;那镜头之下的朱正廷身上有什么呢?有自信,从容和帅气。

很难有新人在面对老戏骨的时候可以这么从容不迫,蔡徐坤忽然生起了一种想去把他演的所有的影视作品都看一遍的想法。不仅蔡徐坤觉得朱正廷在镜头底下是迷人的,导演也同样这么觉得。这位新锐导演是个心高的,不然也不会出大代价去做不是那么能火起来的历史剧。所以原先YH把看起来像花瓶的朱正廷交给他的时候,他心里是颇为不乐意的。而且朱正廷前天还在片场晕倒过,传出去对电影名声也不好。

然而他所有的抱怨都在这一场拍御史大夫的高潮戏份的时候都放在了一边,他盯着镜头里面的朱正廷没有说话,只比了个手势示意副机对着朱正廷的全身拍。

这段交锋注重语言的节奏和一部分肢体的动作,两个演员因为一直都坐在一个框架里面,如果一直就干涩的对话很容易让人觉得乏味无趣。朱正廷因为停顿的原因NG了几次,不记得第几次之后导演喊了暂停。

他从镜头后面到朱正廷身边,蹲下来给他讲戏,讲了有一会后拍了拍朱正廷的肩膀,很真诚的给他道歉:“之前我以为你是花架子,不好意思了。”

朱正廷笑起来说,“没事,我先消化改正一下你刚才给我讲的。”

“行,好好干。”导演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才离开。这时在一旁注意很久的蔡徐坤终于有空位能走向朱正廷了,他把手里刚刚去接的温水递给朱正廷,又帮对方撩了一下额前湿透的发丝。

“谢谢。”朱正廷拿着杯子,手指不自觉的磨砂着杯壁。

“今天还要拍几条?这么热的天你都浑身湿透了。”夏天的录影棚本身就很热,虽然有空调也盖不住人多,蔡徐坤光是站在片场就觉得有些热了,更别说朱正廷还是一个换了衣服的人。

“不知道诶,但昨天我没在,应该还要再补几场吧。”朱正廷喝了一口水,猜测的讲道。他看着蔡徐坤皱起来的眉头,觉得对方可能是不太能在这里待下去。拍戏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枯燥的过程,不能参与的人会什么劲都提不上来,朱正廷表示很理解。

所以它想了想后,就说:“其实你要是觉得无聊你可以先离开啊,反正我这么大个人了又不会出事对吧?”

蔡徐坤说,“不见得,而且我没觉得无聊。”

“那……”

“昨晚不是还说今天早上要去给你买衣服买生活用品,你现在可除了一个人在我家里之外,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是我的哦。”蔡徐坤挑挑眉,平静的道。

“……你说的有道理。”朱正廷这才想起来如今的现实局面,他捏了捏朝服的衣摆,“那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去买?”

蔡徐坤简直哭笑不得,他是头一次见到敬业成这样却还不能大火的人,难道是差了一点气运吗?然而朱正廷已经有提到解决方法,他也只好就这么照着了。朱正廷提了提衣服,“那我就去继续了?”

蔡徐坤把杯子从朱正廷手里拿回来,点点头,结果在朱正廷转身就要走的时候突然又叫了对方一句。

“啊?”

“刚刚那一场你绷的太紧了,御史大夫竟然会找上宰相,那证明他在心目中关乎对方的定义已经有了明确范围。他需要做的是步步为营的引诱,就像下棋走一步算三步那样。你不能赶,不能被对方带入坑。”

朱正廷被蔡徐坤这段话直白的点醒了,他的开心都表现在了脸上,本来打算离开的人回头过来扯着蔡徐坤的手,上下摇晃了一顿。

“天哪,我没想过你还会拍戏的技巧。真的太感谢了!”

蔡徐坤被他这直白的表现方式吓了一跳,等到朱正廷松开的时候他还有点不习惯。跑走去找导演的朱正廷蹦蹦跳跳的像个兔子,看的蔡徐坤又是觉得可爱又是心惊。虽然这个怀孕的人没有丝毫的自觉性,但蔡徐坤可帮他好好记着呢。要不是顾忌会场不能直接喊出来,蔡徐坤就直接开口叫人了。

所以他觉得,朱正廷的戏份非常有必要提前杀青。

否则他得担惊受怕好几个月。

 
TBC.

评论(82)

热度(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