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真相是真(ABO/02)

ABO双A,一夜情生子

先婚后爱,OOC预警

 

1#将错就错

-Each other is a reunion

 

蔡徐坤到达A市是凌晨三点,他几乎是在和医生谈清楚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就放下了创作直接定了机票。机票消息出来的时候母亲还打电话过来询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之前蔡徐坤在出发去岛上前说过除非外界丧尸出没,这个世界都要沦陷不然不要把他叫出来。

——现在应该还没有到丧尸来的时候啊,蔡妈妈这么说。

蔡徐坤很无奈也不敢说真话,天知道他自己都多么无法相信这个结果是怎么出现的。首先朱正廷确确实实是个Alpha,他之前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其实也找人确认过这件事情了。其次是从人类开始进行分化的时候开始,就从来没有传出过Alpha和Alpha竟然能够生育后代的事情,这听起来似乎有点疯狂,比万亿还要男的的几率都能够给他碰上,也不知道是上天到底眷顾呢还是被针对了。他只好敷衍的和母亲找了个理由,好在他从来都不是说谎的人,所以很轻易地就说服对方相信了自己。

在等机票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头疼。

医生打来电话的时候说朱正廷麻醉过后正在休息,所以他们医院干脆就直接联系孩子父亲了。信息素味道和DNA基因解析出来都证明蔡徐坤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法定拥有孩子和母亲监护权的人,如果蔡徐坤不能及时赶过来的话,这边甚至可以把他告上法庭——即便他们还没有结婚。

蔡徐坤和朱正廷实在是不熟,依稀几个月前的印象冒出来也只记得尴尬,在不敢保证朱正廷人品的情况下,即便再困难蔡徐坤还是选择了立马回国。毕竟这种非常事件自然是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知道会比较好。

下车之后用了软件打车,到医院的时候整个医院都很安静。路灯在这个点也都偷懒没有运行,蔡徐坤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一直走到了住院部门前才停下来,值班的医生发现了他,在询问了他的情况之后便用上了惊奇的眼神打量着他。

一个医院总是不能那么轻易的藏住八卦的,更何况蔡徐坤和朱正廷两人本身就算是公众人物,从上午的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就有八卦升起,而Alpha和Alpha做爱可以怀孕这条已经被废除了很久的例题也重新回归到了学术考研的范围中。所以身为其中的一个男主角,蔡徐坤几乎是一下子就被当做珍稀动物盯上了。

蔡徐坤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眼神,但为了了解情况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了解了病房在哪里。蔡徐坤把行李箱就寄放在前台,然后自己捏着凭证向楼上走去,整个楼梯间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大晚上听起来颇为诡异。他在迟疑见到朱正廷之后自己应该要有什么表情,以至于也把这种诡异的气氛忽略了,所以他没有想到朱正廷也是一个不太愿意走寻常路的人。

看到朱正廷的时候,对方正戴着一贯他们出门用来掩饰的口罩,他口罩都蒙住了鼻子,只留下一双眼睛东瞄西撇的,不知道在观察什么。蔡徐坤也很惊讶自己竟然能从一双眼睛就认出对方的身份,但随之心上升起的就是一股好奇。他已经很少有这样子的情绪,在偷偷放轻脚步走近朱正廷的时候,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变得不自然。就像是一瞬间回到了他还在学校的青涩岁月,暗恋着一个人给他递情书的那种感觉。

朱正廷果不其然没有发现他,刚才惊鸿一瞥掠过一眼他以为后面就是安全没人的,所以放心的只观察电梯口的动静。蔡徐坤站在离他只有一米地方的时候,走廊的灯光突然亮起来,他的影子拉长落在了朱正廷的脚下,朱正廷浑身紧绷的颤抖了一下,猛地回过头。蔡徐坤已经看出他打算尖叫了,之前一直在校队练习篮球的反应速度也不是骗人的,蔡徐坤几乎和他同步时间反应过来,因为习惯性用得上力气的右手用去抓朱正廷了,左手又不一定能够堵住成年人的力气。

所以蔡徐坤福至心灵,在自己都没有过大脑思考的情况下,左手非常顺利的扯下了朱正廷的口罩,然后嘴贴上了对方的嘴。——这大概是他那一瞬间最能够做出来,又最不可思议的方式。

朱正廷觉得自己真的是流年不利,好不容易接到戏能拍,结果片场突然晕倒;到了医院看到周围的人都用看珍稀动物的眼神看着他,才知道原来自己身为一个Alpha竟然怀孕了;要去想怀孕对象是谁,他这辈子还没有过多上床就碰上和人一夜情,总不可能是一夜情的对象噻;结果化验结果出来,还真他么就是那个一夜情的对象。

饶是朱正廷这般性格的人在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也满脸卧槽,接下来就想起自己在数个月之前义正言辞的对蔡徐坤说:“我也是Alpha,所以你不用负责。”

他委婉的表示自己想要堕胎,毕竟一个Alpha到底该如何顺利的生产下来一个宝宝这让朱正廷想想就后怕。据他所知生理课上老师也曾经有教过他们,Alpha是不用去思考这些的,因为Alpha在人类生命分化到如今的时代,早就已经不可能再生育。

朱正廷呵呵两声,所以他现在是返古了对吗?

而医生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并为了说服他给他列出了好多条的危害,最后朱正廷发现自己不该和一个有专业术语的医生理论,因为他就算不讲道理,一箩筐的专业术语也足够把他砸个半死了。最后他被忽悠去检查了,打了麻醉针的结果是他一直睡到了晚上黄明昊几个弟弟过来看他,而那些医生先斩后奏的说他们已经联系了孩子的父亲。

朱正廷觉得这群医生真的是没有医德,然后不由得想蔡徐坤会不会来。

他有点后悔在那次之后没有找蔡徐坤要联系方式,要不然也不会尴尬到最后决定跑路省得被大佬找麻烦。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还是在跑路的过程中出了问题——他竟然直接和大佬打了照面,还被对方吓了一跳,最后他又被占了便宜。

回到当下朱正廷终于从游神当中回来,才发现面前这个在亲他的人睁大眼睛在打量着他。那一点因为怕鬼的惊吓在这个吻里完全消散,脑子也变得晕晕乎乎,只剩下一双眼睛微微泛红死死的瞪着蔡徐坤。

蔡徐坤的突然出现完全打破了朱正廷的逃跑计划,已经查勤发现朱正廷不见的护士都打算去通知医生找人了,就看见了两个长相同样出色的男人正在走廊里大眼瞪小眼。护士是追星的人,一眼就认出来两人的身份,结合今天得到的消息更知道两位男神只见现在是什么关系。

所以她安安静静的退下了。

蔡徐坤余光瞥见陌生的人离开他们的视线,这才松开手和朱正廷隔了大概半米的距离盯着垂下脑袋的朱正廷看。朱正廷明显是在紧张,修长的手指搅着病服的边角,几乎是看得出来的纠结。蔡徐坤望着他,低低的问:“你不该向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朱正廷在他的问题下面抬起头来,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是想要堕胎的,也不想要联系蔡徐坤,可医院自顾自的已经联系了,而且蔡徐坤的出场这么的吓人,问话也咄咄逼人,一下子就激起了朱正廷本身就不是特别压抑的暴脾气。就算此刻怀孕本质也是Alpha的男人眯起眼,颇为不爽的道:“又不是我想要联系你的,你过来冲我发火有什么用,有本事就和医院还有派出所说去。”

蔡徐坤的表情不变,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挑衅一样。他的眼神一直落在朱正廷身上,大概是凝视了十几秒之后他才开口,“我是想让你解释,你为什么要逃院。”

朱正廷本来端着的表情僵了一下。

蔡徐坤又接着补上一句,“而且还傻逼的穿着病号服。”

TBC.

评论(60)

热度(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