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真相是真(ABO/01)

ABO双A,一夜情生子

先婚后爱,OOC预警

 

 

1#将错就错

-Each other is a reunion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性格严谨的音乐人会具有一些独特的怪癖。蔡徐坤享受外界关注和荣光数几年,同样也具备这些作风,他在这个圈子里独立自制,趋利避害,从工作到生活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处事方式。更因为是这个社会上公认强大的Alpha,所以怀着目的和他接触的人十分的多。

在不熟识的人眼里,他的一贯不说话风格兴许可以说是冷漠不近人情,但他确实对周围的人没有太多的关注,甚至除了音乐之外对什么东西都比较的缺少兴致,他不擅长与圈内的人打交道,与那些人接触于他而言毫无意义,甚至不如他随手丢在地上的一张废稿。但意外的是他的性格在一些人看起来很个性,他们自顾自的给他打上讨喜的标识,然后将他美化成他们想看到的模样,最后还要强迫他也去适应这种人设。

蔡徐坤觉得自己不能怎么办,但能够自在的活着一点。所以他不常出现在外界,也不经常参加聚会,不到特别不能拒绝的人群密集场合就不会出去,他在这个圈子里留下很多像神话一样的东西,于是每每露相,总是吸引着很多人的眼光。

年前工作室发来邀请函说希望他能够赏脸来参加聚会,蔡徐坤推脱不过三顾茅庐的请教,只好敷衍的答应了去参加。那天到会场的时候他也没有暴露身份,就随着大众进了会场,周围角落的人没有人认识他,所以奉承的也很少。可最后他没有逃过主办方的眼睛,在灯光打下的时候还是暴露在所有的人的眼睛下,然后敬酒的人就开始变得多了。

那些摆在会场的酒什么都有,敬酒虽然他不是杯杯都喝,可拒绝也拒绝不了太多。蔡徐坤最后的记忆是聚会好像结束了,然后他进了一辆车里,接下来的所有记忆都混乱不清。蔡徐坤知道自己是断片了,可他的酒量分明没有这么不好,唯一怀疑的就只有可能是那些敬酒里面有加了料的东西。

蔡徐坤是被强光刺激醒过来的,陌生的酒店和散乱的床单,到处沾着白色的痕迹和混乱狼藉的地面足够让任何一个人猛地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蔡徐坤感觉脑袋里像被刺哽住了一样,难受得要命,但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处理眼下可能很糟糕的情况。一夜情这个词出现在脑袋里的时候,蔡徐坤都不禁想笑,他前半生连上床都没有和人上过,却突然在第一次就碰到这么荒谬的情况。

蔡徐坤看见了从被子里露出的一个发顶,他没有去掀开看是谁,但空气中的味道其实并不对劲。在少年时候的生理课上学习过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可他不会怀疑昨晚到底出了什么事。蔡徐坤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也不会给自己留下麻烦。他从狼藉的地面里找到自己的衣服,索性上面没有沾染一些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他转身进浴室去准备洗澡。

陌生的地方和环境不能让他放松,蔡徐坤这个澡洗的非常快速,但等到重新回到房间的时候,床上的另外一个人已经醒过来了。眸子里还透着迷茫的人看样子就是还没有睡醒,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哪里,但在看到蔡徐坤的那刻他还是受到了惊吓,差点不稳的从床上摔下来。蔡徐坤及时的扶住了人,避免了这张还算好看的脸和地面碰撞的可能性。

被抓住的人起身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谢谢,蔡徐坤则是连不客气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他们之间发生的关系太尴尬了,如果出现什么问题获益的肯定是他,所以向来能言善语的金牌音乐人也沉默了。这点沉默迷之尴尬,蔡徐坤只得故作平静的拖过一旁的椅子,然后把地面上属于对方的衣服捡起来给他。

床上的人脸突然变得通红,看起来很羞赧的重新缩回了被子里,只露出半张脸带着打探视线的看着他。

“你叫什么?”蔡徐坤这才意识到自己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连交涉都不知道打哪里开始。

“朱正廷。”说话的声音字腔正圆,听起来有种生涩感觉。但这个名字于蔡徐坤来说并非陌生,他在好友提过的新人名单里面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这个名字,知道对方是舞蹈和音乐都很擅长的人。他们甚至有人说成长起来的朱正廷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蔡徐坤,也有希望蔡徐坤能够带一带朱正廷的。

蔡徐坤拒绝之后,有人也认为他是不是担心朱正廷威胁他的位置,但其实本质是蔡徐坤根本就懒得去带人,他从来没有带过学生也不希望去做这些麻烦事。而如今这个姓名的人和他这么尴尬的相遇了,就算蔡徐坤也忍不住问一句是不是老天爷在玩弄人生。不过他很快的就被朱正廷拉回了神,因为被子里的那个人闷闷的也问道:“那你呢?叫什么名字?”

大概从几年前就再也没有遇到有人要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的蔡徐坤都呆了一下,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出名字,然后看到朱正廷猛地瞪大了眼睛。

“你叫蔡徐坤??”他的表情似乎很惊讶,“和我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了……”

“你想象中?”蔡徐坤皱眉看着他,有些不解。

“啊……之前有人和我说你是个呆板不近人情而且不爱说话又很疯狂的人。”朱正廷解释道。

“哦,那他一定不够了解我。”蔡徐坤这么说,看到朱正廷也深以为然的点头。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个什么傻逼的举动,为什么他会和一夜情的对象坐在他们的案发现场聊天??还聊的比较欢??

蔡徐坤想到这里,脸色顿时变了变,低头看着狼藉的室内有些心情复杂。朱正廷很轻易地看出了他心中所想,这次也没了害羞,当着蔡徐坤的面把自己的衣服套上之后,不自觉的摸了摸后颈。生理课上蔡徐坤学过这方面的知识,知道那里就是OMega腺体的位置,昨晚断片的情况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到最后一步,这时也难得有点忐忑的看着朱正廷的表情。

朱正廷大概是感受了一阵,然后才嘟囔道:“你昨晚咬的真狠。”

那八成一定是标记了,蔡徐坤有点绝望的想到。按照如今的法律规矩,标记Omega之后假设Omega要洗掉自己的标记,必须要有自己的Alpha随行,还需要OMega保护协会派出Beta护士证明两人之间没有矛盾是和平离婚和接触标记才可以,总而言之就是很麻烦,而蔡徐坤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可接下来朱正廷继续冒出的话让他傻眼了,朱正廷显然是看到了他的纠结神情,有点小心的撑着自己的腰坐起来。

“你不用这么担心的,因为我也是一个Alpha,只是我信息素味道比较淡,所以你可能没有闻到。”

年方二十二破处的蔡先生知道自己一夜情了一个对象,他是上面的那一个,但对象是个奇怪的Alpha。

那天的最后朱正廷说:“这样你也不用负责了,我们就当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吧?”

这是蔡徐坤非常希望的结果,但看到这个好看的Alpha先提出来,总让他觉得有些微妙的失落感和不爽,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答应朱正廷的想法,并且在之后联系自己的朋友给朱正廷安排门路。

但朱正廷拒绝了他的好意,并且和他说了谢谢。

蔡徐坤从来不是一个会主动去贴别人冷脸的性格,只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多的主动,所以他不会想到几个月后他们以更加荒谬的姿态重逢了。

打电话来的是医院,指名道姓要蔡徐坤前往A市的市中心医院,彼时蔡徐坤正在M国的小岛上创作,接到消息的时候还很疑惑。他父母健在,亲朋好友也没有生病会提到他的人,而他自己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对方打电话过来的医生,医生却很笃定,并告诉他,“你可能要准备几个月后当爸爸了。”

蔡徐坤惊得摔掉了手机。

 

TBC.

评论(59)

热度(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