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假性营销(02)

架空娱乐圈,甜宠为主

强强双向营业双料巨星x回归大神

 

 

现如今大火的综艺节目里面,十个节目一半玩乐,剩下就是做饭旅游开店铺,新意太少。所谓更新的综艺也改不了模子,最多就是迎合大众为了搞收视,可能会故意安排比较讨喜的片段。

最先的提案就是炒cp人气,麦麸的或者相性配合的,只要有一方的粉丝买单就可以轻易拉拢一群,再运作水军营销。

搞综艺的导演都是人精,最清楚怎么运作,而参与的嘉宾只要配合就行。

朱正廷并不知道自己将要合作的巨星对他的评价很高,所以一如往常很早就起床准备去录影棚。

企划里说这个综艺要录一天,室内一天室外一天,可能要多担待。

他算是食物链最底层,要担待也不用他提出意见,过气艺人在这时要做的不过背景板,少说话多做事还能担当个谦逊的名号。

提着早餐上了就近的一班公交,也不用戴上口罩多去遮掩,毕竟现在也没什么人可以认出他来。

——一个艺人最差的模样,就是走在街上都不用戴口罩。

他想起之前的经纪人离开时这么对他说,语气鄙夷针对,和曾经的百般讨好形成鲜明对比。

娱乐圈的风向太容易转变,他不怪任何人。

几年前他的粉丝成批的掉,莫须有的编造黑料下面水军黑出好多自以为的真相。心脏从最初的疼痛趋向麻木,在那时就渐渐学会放弃很多期待,慢慢的也习惯了没有镁光灯的生活。

到录影棚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灿烂的春光照在高大的建筑物上面,标牌的设计反射出一道亮光。

他抬步走进去,才打开手机联系昨天聊过的一位场记。

娱乐圈最底层的人永远都要起早贪黑,这都不定能够在这个过度黑暗的圈子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只能和他联系的场记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大牌,但相较之下他可能更加的低微一些,所以只有主动去联系。

这是几年前的朱正廷远不会想到的事情,而今他已经慢慢习惯,用最诚恳的态度从最底层做起。

他的运气还算可以,场记已经过来了,也有几个实习的化妆师到了片场。

但到底不会有人抽空来接他这么一个没名气的艺人。

场记给他随手画了一个路线图,叫他自己找位置。

朱正廷内心苦笑,希望今天的路神能够多保佑他一点,然后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自己看出来的东西走。

不出意外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方向,再和场记说的时候对方也很生气,觉得他耽误了好多时间。

朱正廷和他不断道歉,过去的一点锐气模样都见不到,对方才冷哼着松口,说会过来接他,要他看一下是在哪里。

录影棚里的房间和岔道实在有些多,要找到个可以描述的地方有些难。

他往前多走了几步,看到了有标识的Vip化妆室,于是就和对面的场记这么说了。

对面许久没有消息回过来,他也不好再追问过去,待在原地茫然低头数着地板上的纹路,心想这一次节目怕是从一开始就要搞砸了。

蔡徐坤从自己化妆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耷拉着脑袋,一直盯着地板看的朱正廷。

他有些诧异,一边是心里明白以朱正廷现在的咖位是不该在这边化妆的,一边是没有想到朱正廷会来的这么早。

距离导演组给他们的时间应该还有快一个小时,蔡徐坤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又塞回去,抬脚走向他。

朱正廷头也没抬,默默的移开了自己的位置。

蔡徐坤无语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叫他一声。

不叫吧,这位是尤长靖千叮万嘱的友人,就很不给自己经纪人面子;叫吧,以朱正廷的咖位根本就该提前问好,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会比较好。

福至心灵的,他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尤长靖给他看的朱正廷的跳舞视频,一个英文单词到了嘴边,就自然的叫出。

朱正廷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再听到有人会叫他“Austin”了,这个名字的记忆早就随着几年前他跌入低谷被忘却,曾经国际大赛上面留下的天仙舞蹈,也只能讲上一句昨日辉煌。

但他还是忍不住为这个名字抬头四顾,于是一眼撞进蔡徐坤的眼底。

他是认得蔡徐坤的。或者说和他同辈的这一届基本没有谁不认识这个年轻人,蔡徐坤大火的那年他还没有出事,也听过蔡徐坤的很多歌,还看过他跳舞。

他们的台风并不相同,类型也不一样。后来那段时间大火了一个关于舞蹈的综艺节目,可惜当时他和组合在公司的安排下国内国外一直在忙巡演,所以也没有去那次的节目。

据说后来蔡徐坤是去了的,还拿了第一季赛制的冠军。在那一年蔡徐坤的努力,成功将他自己推上最热门的明星行列,微博的热搜头条三天两头的跟蔡徐坤脱不开联系。

而朱正廷也曾经被粉丝和蔡徐坤牵扯到一起去,他们对比舞蹈来做视频,搞事的粉丝用尽办法抹黑两人。公司知道这件事后反而欣喜,一个并没有朱正廷参与的节目都能带着朱正廷获得这么多的热度,即便是黑红掺半,他们也乐得欢喜。

对于那些明显一看就是假意的消息竟然不制止,反而还传播越广。

那是朱正廷最后一次对公司抱有一点希望,但不论是经理还是CEO都已经足够让他失望,以至于后来出现更过分的事情时乐华毫无作为,他也没有任何的意外。

记忆收敛回到现实,朱正廷没想到蔡徐坤竟然还会知道自己的英文名,他愣愣的指向自己,犹豫不定的问:“你是叫我吗?”

“对,叫你。”蔡徐坤道,“你怎么会在这边,我记得录影棚在拐角过去的第二个入口。”

朱正廷的眼睛亮起来,像是突然注入了生机,耷拉的脑袋抬起来,露出好看的一张脸。饶是蔡徐坤见过的俊男美女如过江之鲫,也得承认朱正廷还是极好看,在圈里待久了不自觉沾有一点外貌协会本性的蔡先生如是想到。

而不知道自己一见面就给蔡徐坤带来视觉冲击的朱正猛地一弯身,他向蔡徐坤鞠了一躬,嘴里道,“谢谢!”

他的这句谢谢来的莫名其妙,转身就跑更是莫名其妙。蔡徐坤看他跑走的背影,感觉有一点像某种动物,忽略了那一丝莫名其妙的怪异想法,他回到化妆间里给尤长靖发消息。

——我见到你那个朋友了。

尤长靖在忙着给他谈一个新的代言,现在还在法国谈判,所以没有跟着过来这一次的综艺录制现场,蔡小白则是因为口无遮拦被他留在了家里,所以今早是他自己开车过来的。

化妆师早在之前给他上完妆就走了,蔡徐坤一人坐在镜子前,哼着歌无聊的刷进微博里。不一会微信那边来了新的消息,尤长靖回复了。

——感觉怎么样?

——我在化妆间门口看到他了,你是不是告诉他什么东西了?

——没有。

尤长靖答的非常快,随后发来一段语音。

他大概是在赶路,周围的风声呼啸,尤长靖的声音模糊不清的被切割在通讯里。

他说:“正廷的话,大概是迷路了,你多照顾他一下。”

蔡徐坤拿着手机想了想,没有再回复过去。

 

TBC.

评论是最高动力,乐华是用来炮灰的!

别第一第二第三,求求你们了。要的不是这种评论

评论(49)

热度(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