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齐屠|经年数载

短打,影视化人设,编造故事

某一种后续展开 @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故事在深圳



1.

等不及是什么感受?

就是那一刻心脏似乎跳出掌控,四肢百骸的欲念击溃自以为能够存在的理智。

当显示订票成功的图样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那一刻,齐景轩知道,他是真的完了。

所谓的认清和不在意,在某一刻发酵的情绪伴随屠小意隔着漫长距离给他传来的信息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即便是自作多情也罢,为了一个人去一座城的这种事情,是十七岁的齐景轩会干的,是二十七岁的齐景轩会干的,也是三十七岁的齐景轩会做的。

齐景轩从来没有过度的改变,骨子里还是多年前放学后说话一点都不好听的少年。

2.

其实齐景轩到深圳过很多次,CZ3153的航班各个机长和他都有打过照面,在学校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当年各个小城市的飞行员考上来的时候,彼此之间还产生过矛盾,后来倒是因为长期的相处变成了能聊的上来的朋友。

在偶尔的机场内部餐厅聚餐中,会听见他们调侃,带着一丝关心或者感兴趣的问:“齐景轩,这个月你怎么又去深圳啊,看女朋友吗?”

也不怪旁人会如是去想齐景轩的婚姻情况,从二十多岁入职到如今步入中年,已经是一段漫长时期。虽然时光温柔对他,并没有在齐机长的脸上留下太多苍老的痕迹,但匆匆岁月的流过,还是换来了漫长时间的孤独一人。

原来齐景轩从来不答这个问题,寸头青年抿着嘴露出不虞的模样,虽然没有过去少年时代的阴沉,但也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但这一次航班机长随口的一句话,却换来了齐景轩的一个点头。

机长愣愣的看着齐景轩时,对方已经偏头侧身看向机场外头的蓝天。他的侧脸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露出了往日没有的模样,那一点被窥探到的真相让齐景轩整个人都显得温柔。

他低声道,有些沙哑,“去深圳找一个人,还喜欢了挺久的。”

3.

早熟少年最初还没有变得那么叛逆之前,就已经初见日后帅气英俊的模样。齐妈妈总会用那双手轻轻的压着他的头发,自豪的说,“以后肯定很多人会喜欢景轩。”

尚小的时候对喜欢没有概念,当终于从书本里微微见识到这种情感的苗头时,他已经在自认为的深渊里被困了很久。

他孤身一人,没有像母亲想的那样,能够成为很多人喜欢的齐景轩。

后来,他喜欢上一个人,一见钟情的喜欢。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明明当时所有人都是小孩,但就是觉得左心房跳动得不似平常的频率一声声敲在看不见的屏障上面。

屠小意来了,齐景轩就记他一辈子,也把动心记一辈子。

4.

起飞的航班在三万英尺的高空,航空公司还是会多少给予老员工一些福利,比如说经济舱的票价可以升舱头等。

齐景轩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要睡一觉,再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见许久未见的暗恋人。但他到底过度兴奋了,像是一朝从风雨兼顾的大人又变成了只会偷看早恋而没有任何技巧的少年。

手不知道往哪里放,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还没相见就模拟起见面的情形。这些他过去陌生的从未体验,在这个时间的档口如约而至。

在飞机的轰鸣中走下去,齐景轩踏上深圳这片陌生又熟悉的土地时,难得一见的产生了有点怂的情绪。

这变得几乎不像他自己。

5.

其实太好去找屠小意的工作室。

新锐漫画家并没有太过的掩藏自己的信息——他的信息本来也就不是很难找的。符合每一个奋斗出成绩的人会经历的模样,有时或许还能成为孩子和父母斗嘴的验证,讲他们为什么要看漫画,这个漫画家很厉害之类的。

所以当齐景轩站在屠小意工作室楼下的时候,他思考的只有重逢后该怎么和屠小意说上话。

他们太久没有相遇了,经年数载的老同学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消失很久,唯独屠小意越来越鲜活。更何况他竟然画出来属于他们的故事,属于他们的青空。

齐景轩觉得,屠小意是想同他说上一句再见的。

6.

但他明显的错了,但屠小意明显的错了。

比起齐景轩和屠小意之间曾经遗憾的再见,多年后的相逢之下,屠小意想对齐景轩说的,只有最简单的四个字而已。

这是带着黑框眼镜的青年站在齐景轩身后,在准确叫出后者名字时,那一瞬间,漫画家内心上涨的想法。

有的人曾说,三样由自身主观判断出去的情绪反射是不会说谎的——看的书、听的歌还有写的文字。

漫画也是笔下的具象化,就像文字一样藏着创作者的情感温柔。屠小意在漫画中以自己的视角描绘故事,却也没有忘记用齐景轩,姚哲恬还有花生的视角,去充实他们的整个年少时光。

所以就发现了那个或许要被齐景轩自己藏很久的秘密,来源于十七岁的齐景轩不知何时诞生的单恋,在三十七岁的屠小意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那时他就依稀有了真实念想,却因为害怕自作多情在修饰中成了只缺遗憾的模样。但他就算想得再多,也不会料到齐景轩在看过漫画之后,竟然会来找他。

可齐景轩竟然来了,那屠小意觉得自己的漫画就是很有意义的。这是一本纪录他们过去的画册,也是一把通向未来的钥匙。

把两个本来离散的人聚在一起。

而那个扣上的锁在多年前的楼梯道间已经留下,时光中少年的声音还在耳边,说要他“画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

7.

“上来吧,齐景轩。”屠小意走过他的身边,像昔日他走过屠小意身边,伸手不自觉的在少年头上按揉那几秒一样。青年站定,回头低声征求他的意见,“晚饭你来做怎么样。”

——“最后一球我来投吧。”

像那句带着征求却又坚定的话,无声息的就将齐景轩往前推上一些。

他们一起吃了晚饭。

齐景轩做的。

8.

第二天齐景轩就要离开。

好的作息让他定点就睁开眼睛,在周围多看了几眼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屠小意的工作室里。

他想起昨晚两人一起吃的饭,后来他们又聊了天,各种的话题综合在一起,几乎靠着潜意识在一起说上话,在白日把那些话题忘得一干二净。

他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打开房门打算像往常一样出去买早餐,但屠小意的卧室门也突然打开了。

他几乎愣愣的看着齐景轩的背影,反应过来时话已经脱口而出,“你又要走?又不打算出现了?”

他好像很生气,又藏着一点委屈,像那个曾经齐景轩消失的前一天。街上略过的自行车,没有路灯的小巷子,他休息一晚,青春就散了。

9.

“我只是想下去买个早餐。”沉默安静的室内,齐景轩突然这么说。

屠小意猛地抬头,对上青年的眼睛,那个站的离他不远的齐景轩上下嘴唇一碰,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确实打算今天走,下午的飞机票,我要回去辞职然后到兰汐去。”

“我已经赚够了钱,现在还差一个家。”

“兰汐,是我觉得可以重新开始的地方。”

“屠小意,我们不差再见,也不是只有说再见才能够再见面。”

“你好清楚的。”

10.

想和一个人产生永远不分离的关系。

从来不是一句再见,而是我喜欢你,而是在一起。

齐景轩说,“我们该要在兰汐重新开始,谁先到谁等。”


END.

评论(13)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