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情敌攻略(下)

校园恋爱真的很lucky和sweet

完结啦,想要评论鸭!




8.
等朱正廷终于打完针,一节晚自习的时间都没了。药水几瓶整的他手臂冰凉,还有点没力气。他已经很久没病过了,偶尔一次就和翻了天一样,针头拔出手背上的血也没止住。

蔡徐坤看不下去了,把两人的书包一起往左手上一甩,右手抓着朱正廷的手压进手心里。他在朱正廷的惊呼下什么话都没讲,只是沉默的多帮他按了一会。

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他压完血就止住了。

朱正廷表情奇怪,说:“你还有这个手法?”

蔡徐坤闻言把他的手背死死的往下一压,只觉得少年手心手背都没见几分肉,薄薄的一层捏着极为不舒服。这虽然压的不痛,但也谈不上舒服。

朱正廷嚷嚷,“又要流血了!”

蔡徐坤说,“您可闭嘴吧。”

也就是这些天相处下来,蔡徐坤才发现朱正廷原来刻意针对他做的高冷都是假的,真实的朱正廷不做伪装,其实就很好懂。而蔡徐坤其实是那种愿意和人打好关系的话,可以和任何人都打好关系的性子。

朱正廷确实闭嘴了,结果还没几秒又猛地咳嗽起来。药效发挥作用时似乎喉咙发痒,带着强烈的不舒服感。他又记着蔡徐坤让他不要发出声音,于是赶紧捂住了嘴。

他这小心翼翼带着乖巧的态度,莫名其妙的戳中蔡徐坤的七寸。

说俗套一点,就是那一刻蔡徐坤突然产生了一个冲动——他想要去吻朱正廷。

动心就是那一秒钟的东西,带着少年都没有意识到的可能性,在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下都能发酵出天荒地老的誓言。

朱正廷为了不回去打扰室友又睡在了蔡徐坤的家里,美名曰自己家里没有人好清冷。蔡徐坤本应该有很多理由去拒绝朱正廷,却在接触到少年眼神那刻,泯灭无痕。

第二次到蔡徐坤家里来,他显得很熟悉,拖鞋是上次的一双,房间是上次的那一个,只不过晚饭换了一种形式。排风扇的效用十足,半开放性的厨房里的油烟味一点都没传出来,朱正廷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兴趣的拿着遥控器切换频道,心思早就跑到晚饭上面去了。

蔡徐坤没让他久等,在口味上还迁就如今朱正廷的病体,只做了最简单的素食拉面,清淡的葱花和肉看着就很有食欲,朱正廷立刻放下遥控在茶几面前坐下了。

“还坐地上?你是不想病好了对吧。”蔡徐坤将客厅一角的小凳子拿出来,就看见了朱正廷这习惯性的盘膝坐到地上的动作,眉头皱起,没好气的道。

“习惯了习惯了!”朱正廷举手认错,看上去倒好像还挺诚恳,但虽这么说着,屁股却挨着冰冷的地面都没有动一下。蔡徐坤盯着他看了一会,放下手里的凳子,什么话都没说的就离开客厅了。

朱正廷这才意识到蔡徐坤可能是生气了,他撑着地面站起来,踩着拖鞋去找蔡徐坤。后者在听到脚步声后抬头看了他一眼,“面一会就坨了。”

“但是你不是生气了吗。”朱正廷咬着下唇,小声道。

“没有。”蔡徐坤淡淡的道。

“这明明就是有了吧!”朱正廷更走近一点,盯着蔡徐坤的眼睛看。

“没有。”蔡徐坤避开他的眼神,重复道。

“……你这话说的自己相信吗?”朱正廷歪头,无语的问。

“信。”蔡徐坤睁眼说瞎话的天赋并不比朱正廷差多少,开口掷地有声的落下一个字。朱正廷盯着他看了几秒,忽然毫无预兆的拉过了蔡徐坤的手腕,蔡徐坤没有防备,被猛地一扯就拉动了。

朱正廷的力气从小就很大,也许是天生的,所以他在最初说和蔡徐坤打架欺负人,并非是自谦的话,而是真的能够一个打几个蔡徐坤。

蔡徐坤内心懵了一刻,手腕温热的触感带着朱正廷的体温,他被落下的手机显示着短信页面。

一晚的休息到了第二天朱正廷已经超精神,两人也就没再像上次一样直到下午才回到学校,而是卡着早餐的时间点回了教室,顺便还给相熟的友人带了早餐。

他们这很正常的带早餐行为放在某些心里想太多的cp党心里,就成了夫夫高端秀恩爱的标配模式。这被解读的意味一直传到蔡徐坤的耳朵里,往常提到会炸毛甚至不对劲的蔡徐坤在今次之后只是微微挑了挑眉,然后和周锐说,“分析贴发我一份。”

他这么说完,一边拿起床上的一本英语习题册,就离开了自己寝室。

“已经熄灯了吧?你去哪里啊,坤坤?”周锐在背后叫他。

“底下,找正廷。”蔡徐坤的声音被门盖住后来模糊不清的话,走得那叫个迫不及待。周锐大叫了一声,被学生会的成员拍了窗户以示警戒,然而这也改变不了某位同学的激动心情,他立刻远程联系上了和朱正廷在同一个宿舍的黄明昊同学。

双双单身狗的共同默契就是察觉到了朱正廷和蔡徐坤之间真实的不对劲,那些曾经被说出来的故事好像逐渐上演成现实,在一边期待的情况下一边忍不住担忧,周锐和黄明昊觉得心好累,是那种微妙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顺其自然吧……”最后旁观者只能留下这么一句还称得上合适的话,然后交换起来最近偷拍的亲密照片。

蔡徐坤朱正廷讲作业,蔡徐坤朱正廷进食堂,蔡徐坤朱正廷因为题目吵架,蔡徐坤朱正廷一起上讲台听写,蔡徐坤朱正廷一起去操场跑步。

周锐表示,越看越觉得自己的cp要逆了,但是好歹是没拆对不对。

锐哥默默编号好保存进自己的私密相册里,笑中深藏功与名。

但就连周锐和黄明昊也没有想到,这个顺其自然的契机在不久之后就来了。是在他们月考之后,校运会开始的前几天,学校决定翻新拍摄校园宣传片,就选中了同有蔡徐坤和朱正廷在的这个班级。

问到原因,张艺兴解释说:“所有老师都觉得我们班上有门面担当,大家的颜值都很高。”

底下一片嘘声,也有应和的说:“学校老师原来审美都很有品位的嘛!”

张艺兴在讲台上笑着看着少年们讨论,在间歇空隙里喊出了两个门面担当的名字。

正在草稿本上用五子棋厮杀的两位门面担当在周围热闹气氛中被提醒了原因,在张艺兴的眼神注视下,不情不愿的答应了老师的要求。



9.
宣传片没有请专业的摄影团队,而是在还比较出名的摄影师里面找了一些来。于是朱正廷在看到尤长靖的时候,还狠狠地意外了一把。

尤长靖在镜头后面对他露出一个笑,“知道是来你们学校照宣传片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来你们班。”

尤长靖是朱正廷还在初中时候的学长,虽然年纪差别也快要有一个代沟,但分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友情。朱正廷当年因为学跳舞的原因休学了两年时间,才会如今低尤长靖好几届,不过他们一直都有联系,再见面也不会生疏。

宣传片不是尤长靖亲自拍,而是他指挥下的大一大二的学生下手,他只负责最后的剪辑拼切。所以大多的时候朱正廷和蔡徐坤是在尤长靖的指挥下摆出好的模样,就像玩偶娃娃。

蔡徐坤在这途中,不可避免的对尤长靖看不太爽,来源一些不方便的心思滋生的嫉妒和不服输在镜头里展露出来。

尤长靖本身心细,对情感把控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接触几次就已经摸清小孩藏在皮囊底下翻天覆地的情感海洋。他并不反感少年纯粹的爱情模样,但也许是因为其中有一个人是相识已久的学弟,总忍不住多试探一点。

同时,他也根本就看出来,朱正廷没有发现蔡徐坤藏着的感情。

他的这位朋友什么都好,唯独在情感上面把握不清。容易将依赖习惯和舒服当做朦胧的喜欢,甚至不如说,他只喜欢舒服的方式。

时间是他决定一个人和自己远近交往的东西,这些年下来他只剩二三旧友。旁人眼中的天才优秀让大批同期的人只想远离,伴随而来的是更年轻的人的崇拜,年长的人的要求完美。

他在反复试探中突然发现,蔡徐坤可能本质和朱正廷是相似的。同样被当做万里挑一的天才,受不同的人给自己施加的压力,以至于养成两个不同面貌。

一个顾全周围所有的人,但真正拎得门清的在意的人,其实不过二三,但他还是会把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并非刻意的也能营造出一种一碗水端平的感觉。

一个不在意周围的人,但其实内心对很多东西都看得清楚,不会刻意找人接近,看似冷漠不近人情,其实比另一个还好读懂一些。

这样的两个人的接触被镜头拍下来,除了刻意要求的角度显得僵硬之外,其他自然而然的摄像时机,哪怕隔的远远的,都能看出一种,好像只有他们两个的区域。

是一种真正互相吸引的旁若无人。

拍摄的好几个摄影师姑娘都找尤长靖吐槽,“学长,我真觉得他们的两个门面担当有点什么,不会是我们腐眼看人基吧。”

尤长靖心说,哪里是你们有问题,明明是他们有问题。

一个迟钝的要死,一个却根本不说。

但他们掩饰不住的磨合默契,又可以看出彼此在意,虽然看上去针锋相对,但其实比其他人于他们两来说,可要更好一些。

尤长靖晚上导SD卡里面的文件源进自己电脑里,导完了后又和几个摄影师沟通,之后不用刻意凹人的造型了,我们拍的是宣传片,别总对着人。

摄影师们暗戳戳的同意了,但正式摄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拍进赏心悦目的一幕,尤长靖后来干脆也随他们。只是在离开之前,他先后找了朱正廷和蔡徐坤谈话。

蔡徐坤在前,在某一天的午休,他在食堂门口堵到蔡徐坤问:“能不能谈一下?”

蔡徐坤的拒绝在嘴边还没说出口,就听尤长靖将手指按在嘴边,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和正廷有关噢。”

蔡徐坤顿时说不出拒绝的话,跟着尤长靖去了学校的小凉亭。蔡徐坤还在思考他或许会说什么,尤长靖就开门见山的直问,“蔡徐坤同学,你是喜欢正廷吧?”

蔡徐坤嘴唇上下一碰,只觉得这人怎么一点儿都不按照套路出手,就直接一把大刀斩下了。

然而他到底也不惧怕什么,也没有觉得自己能把所有情感隐藏的很好。早在他们依稀在摄影中有摩擦的时候,蔡徐坤就老早预料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而今所有的摊开一看,也就是理所当然。

他说:“嗯。”

尤长靖说,“那太好了。”

“诶。”蔡徐坤怎么也没想到尤长靖会是这么一个反应,顿时对他的来意有些不明决意了。他的不解自然尤长靖看得清楚,他笑了笑,解释道:“因为我觉得正廷和你在一起的话,应该会很好。你好像很懂他,但是你们真的认识没有多久吧。”

要谈互相知道,最早可以追溯到几年前;要谈认识,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学期;但要说真的认识,却只是一个月不到的事情。

蔡徐坤心里拎得门清,对尤长靖怎么知道这件事反而有点好奇。尤长靖在他的疑惑下坦然解释,“没什么啦,就是你们的论坛太有趣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蔡徐坤当然知道他口中的论坛是什么。曾经蔡徐坤避之不及不想去看的网页,而现在也学会披着马甲天天打卡了。

于是他很奇妙的,在尤长靖说出这样的话后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竟然是,“我怎么没有看到过这个帖子。”

再然后跟进的念头是,蔡徐坤你完蛋了。

尤老师一席话点中了蔡徐坤的心思,再又围绕朱正廷的问题上面谈了还有一会后,他就放蔡徐坤回去了。然而这时宿舍门早就已经关上了,蔡徐坤走在下坡路上回头看见尤长靖对他伸长手臂挥手,只觉得这人是故意的吧。

比察觉到故意更加倒霉的是,他刚刚沿着栏杆翻进宿舍,就看到了面前的朱正廷。

朱正廷盯着他看了两秒,忽然背身对着他,嘴里道:“我什么都没看到,十秒钟后我就要转头了,10,9,8,7……”

蔡徐坤脸色温柔太多,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溜了,剩下朱正廷迟了又几秒才转过身。

中午的阳光正好,树叶的阴影有一部分照进宿舍,映下斑驳交错的模样,一切都温柔起来。

尤长靖在离开学校前和朱正廷也聊了很久,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理想,最后提到蔡徐坤。

尤长靖才发现他也有错误,他本以为朱正廷是对蔡徐坤没有感觉的,只是因为性格问题造就的一点默契让他们惺惺相惜,还为此觉得蔡徐坤的感情之路或许会很艰难。

谁料看走眼一次,才发觉朱正廷对蔡徐坤大抵也有朦胧好感。

要不然会保持着自己对外的形象,而不会暴力执法,争论得面红耳赤;要不然会坚定原则问题,不会故意背身给予特殊;要不然会同往常一样一人去食堂一人去操场一人回寝室,而不是那些出没在照片里面的,两个人同行的模样。

尤长靖抿着嘴,眼里藏着祝福的笑,被朱正廷看见后问,心情这么好吗?

他回答说,“是啊。总感觉好久没有回到高中,有种意外的怀念感呢。”

朱正廷:“?”

尤长靖对他说,“没什么啦。我今天就要回去了,不过我给你和蔡徐坤送了一份大礼噢,记得回头打开看看。”

在宣传片之外被镜头捕捉下来的眼神,带着两个各自没有意识到的情感生根发芽的痕迹,在某一刻的纪录中,显得温柔真实。

两份式的视频以邮件的形式发到了蔡徐坤和朱正廷的邮箱中,换来不同地方,两个人顿时明了的心意。

他们第二天遇见的时候,在对视之下莫名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彼此都怀着不方便的心思,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天,却没有交流,没有争吵,也没有之前的氛围。

周围的人都担心他们是不是又一次吵架,于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还是朱正廷在细想之下,明白好友一贯的做事风格,在几个小时的逼迫之下,才知道不同却相似的特殊的礼物给了不同的两个人。


10.
蔡徐坤在头一天因为和朱正廷的意外生疏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也显得困顿,梦里断断续续的属于少年的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念想,让他第二天一早玖惊醒了。

在下床洗漱又洗好衣服之后他就打算很早出门,在做心里建设今天一定不能展露自己不对劲的那一刻,就看到已经站在了他们宿舍门口的朱正廷。

少年嘴边含着笃定的、吟吟笑意,问他:

“蔡徐坤,你是不是喜欢我?”


END.

官方认证尤老师MVP,你们尤老师永远是你们尤老师

评论(18)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