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情敌攻略(中)

7000+中章,是甜的


5.
蔡徐坤出房间的时候,朱正廷正在万分纠结自己要不要先行开吃。指针已经走到快要七点半,正常来说这会他们在上晚自习,而且应该早就吃饭了。

朱大会长饿到失智,手指放在餐桌上一打一打的敲谱子。良好的家教让他做不出主人不在餐桌边就先吃饭的举动,他只好摸着手机打发时间,心里想着蔡徐坤咋还不出来。

他这讲究放在蔡徐坤身上倒是有些莫名其妙了,等蔡大少爷关上门走到餐厅,就看到会长大人半死不活的坐着——饿的,他奇怪的问,“你怎么不吃,外卖冷了不好吃吧?”

朱正廷眼睛一亮,说:“你没出来。”这才打开外卖桶。

小桶里冒出热气,看来还有温度。蔡徐坤从底层扒出几个手套,随手给自己戴上了,嘴里道,“你咋这么讲究。”

朱正廷难得没和他对呛,可见是真的饿极。但等他从一堆炸鸡底下找出藏在里面的土豆泥时,突然又想到刚才进来的陌生姑娘,咬着勺子含糊不清的问:“她吃了吗?”

蔡徐坤头也不抬,撕了炸鸡表层的皮就知道他在说蔡淼淼,“饿不死她,不用管。”就连主人都这么说不管,朱正廷这个不认识蔡淼淼的自然更不用管了,两人相对无言的解决了一顿晚饭,朱正廷把残骸清理好塞进桶里,又问:“那我在这里是不是不太方便?”

“不方便什么……”蔡徐坤下意识问了回去,看到朱正廷的脸好像猜中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他说:“我操,你在想什么,那是我妹,隔壁八中的。”

朱正廷委屈,“我是想问那个女孩是谁,我今晚不是要睡你家,你家还有地方给她睡吗?你又在想什么啊!”

蔡徐坤:尴了个尬。

两人默默低头沉寂了许久,终于蔡徐坤憋不住先笑了出来。朱正廷于是也跟着笑了,这一下才颇有一种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男孩子之间的暗语都对上了一回,才知道对方也不是什么纯粹表现出来的好学生或者坏孩子,一下的低俗玩笑反而拉近距离。

其实这也不怪蔡徐坤忽然想多,毕竟一年前他们学校就有发生一档这样的事。低年级的一群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不回寝室,去学校还没开发的后山找刺激玩什么露天野营睡觉。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人搞到一起去了,女孩后来还怀孕了,都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

再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学校每天晚上都会空出一节晚自习的时间,让各班的老师讲解性行为教育课,谁都不能缺席。

高一的学生上了学就都虚岁有十七了,初中就接触过的生理知识在生物课上也讲了个七七八八,更别说年轻小孩刺激的找片看这种事也常常发生。所以性教育课虽然把一群青少年听得面红耳赤,多数也是想的太多。

男生之间就更大方,露出彼此都懂的意会表情,不小心被邻座的姑娘看见了,还会被打上一掌说流氓。

蔡徐坤忍着笑半天,才发现朱正廷笑起来极为好看。他从前从来不会观察这个死敌兼情敌,现在情敌已经不是了,死敌也可以换个相处,蔡徐坤问他,“要不要下去遛弯。”

这已经是快要八点的时候了,放学校他们已经下了节晚自习,遛弯倒是不至于,但会长大人平时下课也不会好好写作业。他摸着口袋里的手机,说:“那去呗。”

蔡徐坤进房间去找蔡淼淼出门,小姑娘来时贼精神,这次出门有点发蔫。朱正廷见她精神不对,有些好奇的问,“身体不舒服吗?”

蔡淼淼抬眼看他哥一秒,又望向这位所谓的同班同学,压低语气的说,“他罚我抄数学公式呢,这位帅哥,你叫什么啊?”

蔡淼淼和蔡徐坤的脸像了三成,特别是侧脸最像。朱正廷和蔡徐坤坐了这么久,天天相对也记下了这模样,此时看着女孩就像看见蔡徐坤压低声音小心的和他说话,模样颇为乖巧。

他心里一乐,说:“朱正廷。”

普通话一直是朱正廷的硬伤,于是说名字也不像他人一样舌尖一吐就是一个词,偏生就这样砸中妹妹的七寸,让她见过统共不足两面就引见为男神。

蔡徐坤转头想要招呼他们出去,就见蔡淼淼温柔淑女的样子,说自己的名字。蔡徐坤差点没把垃圾袋吓得掉在地上,心说这还是家里那个混世魔王啊?

和蔡徐坤在家的人设不同,蔡淼淼同学就是个小霸王,无奈这种霸气侧漏放在女生身上又放在蔡家,家里人都觉得还不错不会吃亏,于是就放任才十七岁的小姑娘越长越歪、越来越女汉子,蔡徐坤估摸着自己会喜欢上班上那姑娘的原因和蔡淼淼分不开关系。

见多了青梅竹马的暴力模样,还不让找个嫦娥姐姐撒欢了吗?

好吧,不成,嫦娥已经和吴刚私奔去了,剩下白兔和桂树待在清冷月宫里。蔡徐坤就此打住自己一发不可收拾的脑洞,清咳了一声冲蔡淼淼指名道姓,“蔡淼淼!注意你的形象,别没见过好看帅哥似的。”

蔡淼淼不在意的回吼他哥,同样指名道姓,“蔡徐坤,你就是嫉妒人家正廷哥比你帅,人家还就是比你帅了怎么滴!”

蔡徐坤懒得和她在朱正廷面前斗嘴,踩上鞋说:“出来,你要回去了。”

蔡淼淼这下倒是无话可说,只能委屈巴巴的问朱正廷要了联系方式。等三人磨磨蹭蹭的下楼已经八点多了,独栋的楼下就有垃圾车,蔡徐坤把垃圾袋扔进去,又从兜里拿出纸巾反复的擦过指缝才满意的抬头。

蔡淼淼已经先走一步去赶公交了,朱正廷分不清他小区的布局,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路,于是等蔡徐坤一起往外头走。这个点是小区外还挺活跃的时候,家家户户吃完晚饭的人都出来散步,场地上也集中了大批大爷大妈,广场舞的音响声音大得震破天,两人在人群中并肩走着。

这也亏得是在外面。学校里要见他两一前一后,早就不知道要在背后流传多少脑洞大开的故事。蔡淼淼今天下午一席话说的蔡徐坤总不经意往弯了的地方想,他又想到刚才朱正廷笑的模样。

少年眉眼精致,眼尾带着一抹红,总叫人有种冲动想把它抹开。

蔡徐坤好难忍住不想,默不作声带着朱正廷绕了几圈就回家了。

第二天朱正廷起晚了。

他平时其实就挺爱赖床,一个放假睡到日上三竿是常事,没有闹铃的学校才是能管住他的法宝,生物钟这种东西从头到尾就没有。

十月多的南方城市已经降温的七七八八,澡还是要洗的,只是他们出门玩就是福至心灵,自然也不可能带衣服出来。

昨晚蔡徐坤也就只好找了自己的另一套睡衣扔给朱正廷,剩下的内裤给了他一个衣架撑起来。他们身高差距不大,蔡徐坤的衣服上身还算合适,就是脚腕露出来一点,留下皓白一片。

蔡徐坤多扫了一眼,回顾过来觉得自己今儿个真的不对劲,就说了声晚安就闪了。

朱正廷一句回应还堵在嗓子里呢,蔡徐坤就已经利索的关了门跑了。朱正廷从记事以来第一次不穿内裤就上衣服,露着下身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他也就没有磨蹭就直接睡去了,哪想这一觉又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

房间外面传来电视的声音,陌生的台词和对话,听着还是英语。朱正廷换上了自己已经干好的衣服,小心的打开门。

不料蔡徐坤正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看见卧房门一开就直说,“牙刷牙膏买来了,拿着洗漱然后过来吃中饭,睡得可真久啊你。”说的话太过自然,听的朱正廷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们好像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朋友了。

那朋友之间相处应该是啥态度啊?好像还真的可以不客气。朱正廷望着镜子里叼着牙刷的自己,暗自想蔡徐坤还蛮上道的。

等洗漱完了他又去把蔡徐坤的衣服洗了,在挂起来之后才去吃中饭。饭是炒饭,装在瓷碗里面,朱正廷意外竟然不是外卖,然后又想,不会是蔡徐坤炒的吧。

炒饭温度刚好,朱正廷吃了一半,听见蔡徐坤冷不丁的说,“上午老师打电话给你妈了。”朱正廷呛了两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漏了什么东西,一边又觉得这才是蔡徐坤这玩意的风格,总把重点放在最后讲出来。

“不过没事,你妈没说你什么。范丞丞和我说张老师什么都没讲,你是逃过去了。”蔡徐坤这话字里行间透着你为啥就没事的一股欠嗖嗖的劲。这会朱正廷就要说蔡徐坤未雨绸缪了,他面前一碗温度正好的炒饭摆着呢,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吃饭也不能忘记做饭的人不是。

朱正廷决定在心里暗暗记上一笔,报仇这种事情从来不怕太晚,俗语上还说十年都等得起呢。

饭是蔡徐坤炒的,碗当然归根朱正廷洗。等忙完再对时间就到了返校的时间了,他俩掐着午休结束的铃声进了学校,又在广播站百年不换的BGM里一前一后进了班。

6.
才到班上也没多久,朱正廷就被张艺兴叫出去了,等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张白纸,黑字在上写说校运会。班级是高二重新分的班,朱正廷作为班干部总是认识人比蔡徐坤就要多,但在运动方面实在没有太多天分。

他想了想,决定杀熟从身边下手,第一个就对准了才当上朋友的蔡徐坤。往年蔡徐坤很少参加校运会,举办了四年三年他在划水,一年是因为打赌才答应上去的,完了把和他打赌的那个揍了一顿。

奖是拿了的,三千米甩第二名一圈,堪称蒂花之秀。

朱正廷把名单册往桌面上一摆,“蔡徐坤你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项目。”

蔡徐坤早上起的早,中午又没睡,现在满脑子还是今早美剧的后续内容,只想一梦周公去探求一声。听到朱正廷这么一讲话,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翻白眼。

他说没兴趣。双臂枕着就打算睡去了,朱正廷操心不得,咬着中性笔的笔帽陷入沉思。等快上课的时候他去了讲台上,宣读校运会的消息在一群青少年看来就是放假玩闹的份,运动员要待在场上哪里都不能去,鬼才愿意这么折腾自己。

于是又到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时候,各路横七竖八来了几个名字,朱正廷一一记下决定之后就做思想工作。

他声势浩大,蔡徐坤就是睡着也要被他叫醒,遑论他压根就没有睡着。等朱正廷下来从他身后钻进座位上,蔡徐坤抬眼又看了一眼名单,还如最初下来那样空白一片,刚才各处报的名字也是白报了。

蔡徐坤无语凝噎,觉得这人真是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然后就看见钢笔笔尖落墨在纸上,笔锋尖锐的划出朱正廷的姓氏,蔡徐坤看着这名字落下,也不知怎么的,记忆里想起他还在初中时一位朋友冲他说的话。

就是他仅参加的那次校运会,也是朱正廷第一次参加校运会。他打赌报三千米,朱正廷也不知是报错了还是实在运动不好,只报了个四百米也在第一轮就被淘汰。

那会他们还属于编排中王不见王的关系,朱正廷出了不好总有人上赶着来和他说。蔡徐坤那时正在压腿,漫无目的的听了几耳,就在想朱正廷这人是谁,名字怪耳熟的。

综上所述,朱正廷怕是根本不适合校运会这玩意。蔡徐坤忽地出声,“你打算报什么项目?”

廷字在他这蓦地一声下拉长了尾巴,好在笔尖没有划破纸,略带一点强迫症的朱正廷抬头,沉默了许久,才说:“我也没想好,哪里不够补哪里吧。”

蔡徐坤:“……”那你这么早写名字,还把名字写在第一位。蔡徐坤都不想出声吐槽他了,并深以为然觉得朱正廷头疼至此,很大的原因都在他自身。想通这里的蔡徐坤撇了撇嘴,又一次倒下。

下午吃饭他不着急,反正就没有进过几次食堂,餐卡在开学前是多少钱现在还是没有动,等毕业了折算估计都要肉疼一把。朱正廷还蛮积极的,起身拍了拍的后背就出去了,他本身就瘦,一般来说进出都不会给蔡徐坤造成什么负担。

周围都是起身拖拉椅子摩擦过地板的声音,蔡徐坤扭头又一次看到了那张报名表。

他看了半天,抓起朱正廷的笔在报名单上落下一个名字,然后异常潇洒的在后圈了两个勾。蔡少爷的勾打的颇为随性,尾巴翘起带着一股子潇洒风格,就把最难找到人的三千米都给交代了去,还勾上了最后一项接力比赛。

这要放在原来认识蔡徐坤的人身上,恐怕要喊上一声卧槽。毕竟蔡徐坤孤狼作风持续太多年,让人觉得他突然就改邪归正自然是不可能的。

朱正廷吃完晚饭就回去等来热水洗澡,室友问候了一下他昨天好不好过,朱正廷含糊不清的带过去了重点,只说自己失恋了。黄明昊也直说,“哥,你都没恋呢。”

把底摸得清清楚楚,也把想被打写在了脸上。朱正廷却难得不动手,隔着一点距离盯着黄明昊想了一会,说:“来吧,你们两个来参加校运会,一人来一个项目就行。”

黄明昊丧失主权,盯着他正廷哥笑吟吟的表情,觉得自己干啥就要嘴欠呢。等他们到教室去报名,才发现表上已经落了一个名字。

蔡徐坤写得一手好字,之前在论坛里还有人把他的笔记作业拍出去过,一手字就已经足够圈粉,为那句见字如人也有很多喜欢他的人如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来。

所以字迹肯定真相,朱正廷心说蔡徐坤大概就是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的典范。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甜滋滋的。朱正廷把名单和笔拍在黄明昊面前,说,“来吧,你报名参加什么。连蔡徐坤都报名了呢!”

黄明昊不知道朱正廷经历了什么,但他感觉到很恐慌。谁不知道以前朱正廷蔡徐坤从不对路,彼此提到就够生厌,搞得他和范丞丞觉得朱正廷和蔡徐坤有染,都要偷偷摸摸打暗号对口。

现下竟然有天能够从朱正廷口里听到心平静和的蔡徐坤三个字,黄明昊表示:倒带研究一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但最后他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写了自己的名字,又本着不能只坑自己一个人的原则,就把坐在位置上戴着耳机听歌好似自成一个世界的王琳凯也给拖下了水。

美名曰,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王琳凯表示今天也很不想和黄明昊这个坑逼做兄弟,黄明昊于是转头折腾他去了。剩下朱正廷面对蔡徐坤飞扬落下的那两个勾看了半天,嘴角微微弯起。

等蔡徐坤回来了他也没刻意提起这事。他太了解蔡徐坤,那人在他出门才写上名字,根本意义就是不想让他多问。兴许心里还要加上一句尔等凡人之类的中二言论,朱正廷决定从今天开始要更好的对蔡徐坤。

然后毅然决然的在一千五百米上面打了勾。

蔡徐坤一直也有注意他的动作,看到他已经选择就凑过去看。然后他发现朱正廷真的是很会给他自己找事,蔡少爷面无表情,心里觉得自己的一番体贴心意都喂了狗。

偏生这一次朱正廷就没get到原因,下课了看蔡徐坤站起来就要离开,便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衣服。蔡徐坤被猝不及防的被扯向后面,有些震惊的看着朱正廷。

朱正廷讪讪放手,不好意思写在脸上。他说,“我们去操场练一下跑步呗。”蔡徐坤盯他看了几十秒,在朱正廷以为他不会同意的时候才同意。

操场上没有灯光,自从本来装在操场的灯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搞坏,学校干脆就不管那些想要约会的兔崽子们了。摩托车撤掉再也没上来,灯也懒得装。于是他们从跑道开始围绕着整个操场中心跑着,朱正廷跑在内侧的石头上。

脚步踩过发出的声音和鞋子踩在跑道上发出的声音并不相同,两人的呼吸声都还算平稳,等跑了几圈下来,蔡徐坤才奇道,“你跑步不差啊?”

朱正廷拉着自己外套衣角掀了掀,冷风灌入有点凉意,朱正廷说:“我们边走边说,快关门了。”

蔡徐坤心知他是不想再经历一次翻墙,倒也配合。已经快门禁的学校道路上没有几个人,路灯摆在两旁,有橘色灯光也有白色的,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把夜晚的影子照的很长。

朱正廷说:“初中也有参加过一次校运会的,跑的太差了第一轮留给淘汰了。”

蔡徐坤也知道这件事,埋汰却换了另一种方式,他说:“现在还记得呢,你也够记仇的啊?”

朱正廷笑笑,“所以才练习了很久的跑步啊。”这倒完美的解释了为什么朱正廷在晚自习下课之后总要再去操场跑几圈再回去休息,原来期间还藏着这么一个事情。

两人边讨论着校运会的事边走进宿舍楼,一楼门口两个学生会的成员还尽职的站着。当他们看到蔡徐坤和朱正廷一起相谈甚欢走进来的时候,也像黄明昊一样感受到了震惊。

有的人愣愣的问好,朱正廷面带微笑的回过去,他旁边的蔡徐坤则是一张万年不变的冷酷脸。看出学生会成员的震惊也不解释,内心蔫坏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得不说这种不用损失自己还能怼到学生会的做法太符合他的美学,蔡徐坤从回到寝室后还一直在笑,周锐和钱正昊已经打起了灯,见他们寝室这煞星笑成这样,没忍住好奇多问了一句。

“刚刚和朱正廷一起回来把学生会那群人噎了一顿而已,没什么大事。”蔡徐坤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嘴角,才发现好像却有其事,他微微收敛了笑意,说自己去洗澡了,就拿着衣服和电灯钻进去。

周锐内心大喊,出大事了。

猝然抬头见钱正昊眼神一眼,就知道老幺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这可不是么?蔡徐坤竟然和朱正廷玩一块去了。

7.
之后他们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周,白天上课,晚上跑步。cp党的狂欢莫过于此,悄悄装作偶遇的人十有八九,但到底没谁舞到正主面前去,所以两人也不太清楚如今他俩在外人眼里的关系模样。

中旬左右学校就放消息,说月底要开始模拟水平测试,一月一次。这学业压力合该要忙上一忙,交流间于是又多出公式和英文单词。

这时吵架的情况就变得稀松平常,却不是无意义的斗嘴之类。朱正廷和蔡徐坤的吵架细听之下就是一个知识点,惹得周围学习稍差的热度往往忍不住回头瞻仰两名学霸。

蔡徐坤也很少上课不听了,高二的繁琐学习不能像上一年一样整半吊子。他虽然还是眯着眼看着将睡不睡的盯着黑板,但朱正廷常常也能看见他演算几步,虽然精简节约,可答案是对的啊。

朱正廷望着自己面前的绫罗算式,觉得人比人,上吊。

在考试之前先来的是秋雨。不像暴雨那样掷地有声,却带着一股子的冷意,朱正廷原先是北方人,搬到南方来好几年也没忍受住南方的换季冷空气,在这档口终于是感冒了。

他咳嗽先开始,再伴随头昏脑胀,惹得蔡徐坤频频向他看去,终于没忍住在某一天把他按进了校医务室。医务室的一套装备上齐,说感冒发烧扁桃体发炎,建议打针。

蔡徐坤说知道了,又看着闭着眼睛脸色略显苍白头靠在座椅上听他们讲话的朱正廷。他走近时朱正廷睁开了眼睛,也没把他的苍白外表去掉,蔡徐坤说:“打针吧?”

朱正廷小心的拽过他的衣袖,压着声音小声说:“不在学校医务室打针,他们就没什么用。”

蔡徐坤说,“我也这么想。”

于是趁着上晚自习还没开始,就和张艺兴又请假了,朱正廷的一份是病假,他的是陪同。张艺兴盯着两张请假条看了半天,最终还是允了。

等两人先后背着书包拿着伞出了学校,朱正廷仍然未曾知道为什么蔡徐坤可以帮他请到假。却不想张老师也在暗自嘀咕,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小崽子的关系这么好了?以前不是看着剑拔弩张的吗。

张老师决定体恤一下民情,也乐得看着少年们交好,所以就允了。反正横竖这两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的小孩心里门清的很,成绩等一系列的有底线的事情,完全就不用担忧。

秋雨和春雨一样,盛在连绵不绝,都有冷意。他们挤着公交挪到医院,朱正廷坐在椅子上等,蔡徐坤帮他去挂号一件套走了一遭。剩下的时间两个青少年待在医院里,一人吊水还要伤残着背书,蔡徐坤由着他,自己拿笔在书上画重点。

半天后走了神,想法从书本转移到了朱正廷的脸上。草稿纸上笔锋明丽的字迹一个溜弯,成了线稿的铺底。

蔡徐坤原来学过几年的画画,后来也没有荒废还自己私下里有练。彼时起稿还如记忆里一样流畅,才打出一个草稿就已经见得朱正廷几分相似,有人忽然从他身后走过,蔡徐坤下意识的倒扣了草稿本。

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又牙酸,不就画了一个朱正廷吗,还不能给人看了去?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藏最终还是藏了。

朱正廷叫他时,他还在描边。草稿粗糙的呈现在纸上,看不清朱正廷的好相貌。他说:“叫医生帮忙来换吊水吧,他快倒流了。”

只见塑料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了点滴,针头在手背扎着,已经见到殷红。

蔡徐坤忙是起身离去,草稿本摊开放在座位上,朱正廷没忍住看了一眼就吓一跳。他哪里不知道蔡徐坤刚才一直在观察他,却也没想到原来是画画。

画的还……

怪好看的。

TBC.

评论(35)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