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情敌攻略(上)

1.3w上章,看过前文的人可以直接从04看起



1.
长假适合旅行玩乐,蔡徐坤在一早被父母威逼利诱之下早就答应了陪自家弟妹爬山,虽然内心是拒绝的,但盖不住跑车诱惑,他最终还是妥协了。

但凡他知道这天上山会遇到朱正廷,他是打死也不会愿意为一辆跑车就上山的。

朱正廷这人,和蔡徐坤初中就是一个学校。却不知道是真的巧合还是有意避开,初中三年两人竟然从未打过照面,高中那会好不容易见了,大家都以为两个同样出色的风云人物应当能够交好。谁料事实打脸,偏生让他们成为情敌。

早有智者说情敌见面分外脸红,就算是外人眼中成熟稳重的蔡徐坤和朱正廷,在爱情里也不能完美如天神。几次矛盾你来我往下来后,自然是看不顺眼。后来又分班到了一起,这就更加加深了彼此不好的印象,连带着整个班级的人也受累。

互相抓到对方的把柄是两人默契的乐趣,只有在这种事情上达成的共识让他们更加看不惯彼此,却不知道正因为他们这种人设,反而引起一部分人的兴趣。

比如说现在最流行的腐向cp。

朱正廷的室友是蔡徐坤和朱正廷cp党的一员,在发现两人的cp向论坛中有了新的帖子后,自然习惯性的点开了。然后就发现了毫无ps痕迹的对视,并肩而走还有摘落叶。

室友表情微动,心说这是什么校园偶像剧,然后就把衔接发给了朱正廷。

朱正廷看到这个衔接已经是在下山之后了,他其实今天心情很好——因为看到了蔡徐坤不同于在学校的另一面。对于向来维护自己形象的蔡徐坤同学来说,他大抵并不会乐意自己的校霸形象崩掉,所以对朱正廷手里的照片他是会颇有顾忌的。

若是这样,他就有了一部分可以限制蔡徐坤的可能性。

但朱正廷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两个的照片已经被提前上传了,那人大概是和他们还很熟悉,并且是所谓的cp粉——希望蔡徐坤和朱正廷谈恋爱的那种团体。

他倒是想对天喊一下冤了,对视是因为他拍照留下了蔡徐坤的真面目,蔡徐坤瞪他;并肩走是因为山道只有那么点宽,蔡徐坤的弟弟妹妹走在前面,他们只好勉强走在一起;摘落叶那个就最冤枉了,他其实是想碰山泉水罢了,谁想得到蔡徐坤肩上落了叶子。

朱正廷面无表情的关上论坛,觉得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而另一位当事人知道这件事已经是在他们固定的返校日当天下午了。

蔡徐坤到底是担心朱正廷会不会没节操的上传他的黑照,却不想学校论坛第一条引擎搜索就是他和朱正廷的名字,怀着复杂心情点进去的蔡徐坤看过没几分钟,脸色忽然一变。

然后他的手机就被甩脱出去了。

围观了这残害手机一幕的周锐:“……”

“大哥,我知道你不心疼钱和手机,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残害我们这种穷苦百姓吧!”周锐代表广大没钱人士,委屈的对蔡徐坤发出控诉。

谁料蔡徐坤比他更委屈,手指指着被甩在地上的手机,用不可思议的语气喊道:“那文章里面写我亲朱正廷?!我看了一眼就想打朱正廷!”

可朱正廷又做错了什么呢?

周锐在心里疯狂吐槽道,俯身捡起还算坚强的手机,这一眼就看到了页面上的一段文字。周锐细细的看了几段后抬起头来,奇怪的道:“我觉得这个写的还蛮好的啊?挺符合你们两个人的性格,没有OOC。”

因为另外一位室友钱正昊的科普,OOC这种术语性的东西蔡徐坤已经知道了,他这会很不爽,“都写我和朱正廷亲了!这还不叫OOC!?”

周锐含蓄地看了他一眼,“其实我还看过你们两上床的文,对比之下亲个嘴真的不算什么了。”

蔡徐坤一句卧槽给堵在了嗓子里,没好气的从周锐手里接过自己的手机,然后非常不客气地就把搜出来的这个话题给屏蔽了。

自觉无事一身轻又心理上不舒服的蔡徐坤拿着手机想了一会,本着不能只自己不舒服的心思,又看向周锐说:“你一会把你看到我和朱正廷那啥的文章的衔接发给我。”他实在是心里有负担,说不清那啥是个什么东西。

周锐闻言瞥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又低下了头。在浏览记录里找了几分钟后才把帖子转发给了蔡徐坤,蔡徐坤看都没看一眼,随手一个转给了朱正廷。

走在路上的蔡徐坤摸着下巴,希望朱正廷在看到这么精彩的帖子之后能够亲自来找他,这样就不算他挑事约架了。

事实上蔡徐坤的转发衔接给朱正廷的时候,朱正廷正好还在看手机。他之前有加过蔡徐坤,自然知道这人是谁,但是对这位同样是当事人却敢转给他R18文章的这种举动,朱正廷内心只有震惊,并且觉得蔡徐坤不该是这个画风。

想来只能说这一年下来我就没有了解过这个情敌吧。朱正廷退出了文章后这么想,并且果断的拉黑了蔡徐坤。

这件事说出去别人还会觉得一点都不稀奇,毕竟就没有几个和他们同校的人会觉得蔡徐坤和朱正廷互有好友联系方式。以至于一直到当天晚上他们在教室碰面,蔡徐坤看着旁边一本正经俯身学习的朱正廷,心想他不会是没有看到下午的那个衔接吧?

于是用手机给对方发了一条信息。

结果他收到了已经不是对方好友的提示,蔡徐坤脸色一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原因,他斜看了一眼还是在写作业的朱正廷,突然觉得很不爽。

好不容易等到晚自习第一节课下课铃声打响,校霸同学敲了敲课桌,看着朱正廷道,“你拉黑我了?”

朱正廷淡淡的回了一个“嗯”字,头都没抬。

“哦,你出来,我们打一架。”

朱正廷这次抬头了,满脸懵逼的看着蔡徐坤,用眼神示意:你有病?

蔡徐坤说:“打不打,不打就叫爸爸。”

朱正廷:“……”

围观群众:“……”

朱正廷合上笔帽,很委婉的说,“我觉得不行,你一个人上的话我有点欺负人。”

2.
在整个学校里,敢正面和蔡徐坤刚的人,大概只有一个朱正廷。为此学校不少的人对这个长得精致的学生会长是异常佩服的。所以当朱正廷和蔡徐坤两人对峙并且似乎要打架这种消息传来的时候,看热闹的人就多了。

掌握一手消息的两人的同班同学已经先一步把两人起身后的对话过程给转述在了论坛里,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的猜测,诸如为什么蔡徐坤要公开和朱正廷约架?更多的人是觉得朱正廷会回绝,毕竟他看起来就是不会打架的样子。

事实上朱正廷的确回绝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打架违反校规,被发现后还要找家长。以他们两个的知名度,这种八卦的事情不出几分钟就可以传遍整个学校,他不想解释也不想被请家长,怪麻烦的。

蔡徐坤只能被这理由噎着了,然后没好气的说:“学生会长真的是好社会主义接班人。”

朱正廷笑得灿烂,回复两字,“好说。”听得好像蔡徐坤真的在夸他似的。

蔡徐坤这会才也觉得自己是幼稚了一点,撇了撇嘴,起身趁着下课时间出门遛弯了。谁想他一回来,就发现自己喜欢的那姑娘坐在他座位上和朱正廷说说笑笑,看起来两个人都很高兴。

蔡徐坤脸色平静的走过去,在自己座位前面站定听他们聊了有一会,才冷咳一声打断。那姑娘便也意识到有块阴影似乎在她身后待得有些久了,回头就对上蔡徐坤冷着的一张脸,顿时讪讪的赶紧起身。

蔡徐坤在她眼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没什么真情实感的弯了一下嘴角,装作好奇的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朱正廷开口说,“反正不是你知道的东西。”

蔡徐坤,“你怎么知道我知不知道。”

“我就是知道你不知道。”

眼看着两人几句话过后就互相瞪着对方,站在一旁的姑娘满脸兴奋的扔下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到时候聊”,就飞快的从过道回到了前排自己的位置上面。

为此朱正廷心里很是不爽了一下,从书立上抽过一本英语书,翻开到了书本的单词表。

蔡徐坤只看了一眼就偏开了视线,他的英语成绩闭着眼考也要高于朱正廷,自然也就不会在这时去打扰他学习,这是蔡徐坤少有的良心。于是他低头又一次刷起手机,才看了有几分钟就忍不住困意,看了一眼周围都在埋头写作业的同学,蔡徐坤想了想,干脆决定睡了。

这一觉就一直睡到了晚自习下课,朱正廷有下自习后夜跑的习惯,一般在收拾好东西后就会马上离开,然后卡着熄灯的点回宿舍。但今天晚上他遇到了难题,因为蔡徐坤还没醒。

周围起身的桌椅摩擦地面的声音已经蛮大动静了,但蔡徐坤依旧安稳的睡着。朱正廷心说一声麻烦,却没有叫醒他,而是一直等两人后排的同学都走出去后,才从自己位置上面撑着桌子跳出去。

他这一晚只围着操场跑了两圈就重新回了教学楼,才发现灯已经熄了。在担心蔡徐坤还没有睡醒和怕鬼怕黑两件事中纠结了一瞬,朱正廷的心就偏向了前者。

他摸黑扶着栏杆上了教室在的四楼,夜里的风从楼梯道没有关上的窗户吹进来,朱正廷闭着眼深吸了口气,才往前去找自己班的教室。结果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朱正廷当时就觉得头皮发麻,曾经看过的各种鬼片影像在脑子里都过了一遍,他小心翼翼的回头望去,借着月光没看到有人。

提起的那口气还没放下,又是咔的一声。朱正廷被吓得话都不会说了,结果他正面亮起了灯,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从地面照起,却不可避免的把蔡徐坤整个人像是笼在了阴影交界的地方。

这情景诡异的朱正廷差点给吓懵了,嘴巴微张,好险没有叫出来。然后他就听到蔡徐坤有些奇怪的语气,“怎么,朱正廷?你这么大了还怕鬼不成?”

“谁怕了!”虽然内心真的害怕,但输人不输阵的朱正廷同学还是很中气的回道。

“真不怕啊?”蔡徐坤不信,语调微微上扬。

“呵。”朱正廷用一个冷声回应了。这会他被吓得僵硬的手脚已经恢复了知觉,朱正廷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转身就要准备回宿舍。结果一声粗犷的呼声从走廊的另一头响起。

“怎么还有人没回寝室!没听到打点啊!”

这是学校巡夜班的保安的声音,学校配置良好的强光手电筒随着声音一并打过来,隔的很远保安只能看到有两个人影。朱正廷还没遇到过这种架势,正准备开口解释一句,谁料蔡徐坤反应很迅速的从教室门口就背身对着朱正廷冲了过来。

他抓住了朱正廷的手腕,脚步没停的冲下楼梯。

身后保安的脚步声也追了上来,好在他们两个年轻,下楼梯几步并做一步的跳下来,出教学楼的时候朱正廷回头,发现那强光手电的灯还在教学楼二楼。

蔡徐坤还是没有放开他,他们两顺着夜风一直跑过了操场回到住宿区,才放松下来。握在一起有些久的手腕冒了汗,后知后觉的紧张感冒上来,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

朱正廷连接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平复了胸口的微颤,接着他就问蔡徐坤:“你干嘛要拖着我跑?”

蔡徐坤和看傻子一样的看他,“熄灯前没回宿舍被抓住是要扣分的,你个学生会长不至于这种条例都记不住吧。”

朱正廷自然不会不知道,只是一下子没想起来而已。所以他马上就理解了蔡徐坤的意思,如果他被保安抓住,那可就是学生会长带头违反校纪校规,他以后也没什么好立场去管那些刺头学生了。

想到这里,他就有些别扭的看了一眼蔡徐坤,好半天后说了句谢谢。

蔡徐坤难得没有趁着他道谢打蛇上棍,反而问道,“你是回来找我的?”

朱正廷这也才想起来自己确实是怕蔡徐坤睡得太死不记得回宿舍才过来找他的,顿时还有一点的谢意又泯然了。他说,“不然呢?我回来找罪受啊。”

蔡徐坤笑了两声,“现在的重点不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我们要怎么回宿舍楼。”

蔡徐坤示意朱正廷瞅一眼两栋男生宿舍楼现在的情况——两栋宿舍楼中间的大坪上面,几个年级的班主任都在那里,看样子是在聊天。而宿舍楼底下的铁门已经从里面锁上了,要正常渠道回寝室不可能不惊动学生会,也不可能不被老师发现。

朱正廷觉得这简直是他出生以来的最大危机。

“还有几分钟学生会就要查寝了。”偏偏蔡徐坤还很不要命的补充道。

“我觉得我寝室的人可以糊弄过去。”朱正廷丝毫不怀疑他的室友们的办事能力。

“是啊,所以呢,你打算今天夜不归宿然后再被学校的保安抓住吗?”

他们学校曾经晚上有不回宿舍的男女在学校里面亲嘴被抓到的事情,在严格不许早恋的高校里面,这种事情是需要严肃处理的,后来晚上学校就多了保卫处的巡逻保安,保证学校晚上各个点都有保安巡逻。也把一些小情侣想要趁着夜色无人在学校碰面这种偶像剧情节给破坏了。

朱正廷在迟早会被发现和现在主动去认错两件事情中纠结了半天,才觉得两件事大概是同种性质的东西。

他脸上纠结的表情太过明显,很是取悦了蔡徐坤,于是蔡徐坤难得一次不那么的落井下石。他说,“要不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带你回宿舍去。”

朱正廷很奇怪的看向他,眨了眨眼睛,略有不详的预感。

“其实很简单啦,就是等周假半天一起去看一场电影呗。”

朱正廷已经有了猜测,黑着脸问,“什么电影。”

蔡徐坤说了最近很流行的一部鬼片的名字。

3.
朱正廷觉得这辈子他和蔡徐坤扯上关系的很多次,都是伴随着叛逆和尴尬。只是这些事莫名带着少年特质的叛逆,每每都勾着朱正廷会去认可蔡徐坤的举动,比如说这时他们在宿舍楼背面的角落站定,决定违反校规爬墙回到宿舍楼。

蔡徐坤望着眼前的墙壁非常淡定的解释,“从这里可以爬上二楼,然后就能走回宿舍了。”

他是特别熟练做这种事的人,在坑过朱正廷后更是心情大好,他踩着一楼外边凸起的石砖,另一只脚跨上了围栏,用力一蹬就爬了上去。

朱正廷原先只听说蔡徐坤打架利索,却没想到他翻墙都这般的干净利落,不由得产生一些佩服。而后对蔡徐坤递过来的手,犹豫了一下倒是不迟疑的握了上去。

朱正廷太轻了,蔡徐坤在拉他上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件事。手里的温热感觉还没过去,朱正廷已经轻巧的落地,正这时也有巡逻学生会的脚步声传来了。蔡徐坤也是踩下围栏,和朱正廷同时看向走廊的那头。

“会长?”学生会各个部门都要向朱正廷报告,于是每个人都这个蝉联几届的会长都很熟悉。朱正廷也是根据能力来安排岗位的,所以人群中有一人忽然道,“会长,你和……怎么会在这里。你们的宿舍不是这楼吧。”

朱正廷面不改色的说谎,“我找他有些事,刚好在这层逮到了。”

“他翻墙上来的?!”

“没有。他想偷溜出去。”

蔡徐坤:“……”

“……不过被逮到了也就不算违反校纪校规,我把他送回寝室,你们继续执勤。”朱正廷察觉到蔡徐坤阴森的表情,又补充道。

“好的。”众人显然是很相信学生会长的,对他的话坚信不疑的同时对蔡徐坤这种又搞事还被抓包的举动,实在是不能理解。他们有几个人从两人身边经过的时候还特别的多看了蔡徐坤一眼。

蔡徐坤:想打人。

朱正廷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这意味让蔡徐坤倒是还蛮受用的,冷哼一声往楼上走了。朱正廷是真的把蔡徐坤送到了他们宿舍,顺便查了个寝。

周锐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回来,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一下就忘记了收手机,在熄灯的宿舍楼里,他手机的光亮不可谓不大。周锐忙是掩盖。

“不用收了。”朱正廷凉凉的道,在周锐哭丧的脸中又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蔡徐坤说,“你可以回去了。”

朱正廷讲,“星期六哪里见?”

“就市中心电影院底下,我订票。”

“行。”应完了这最后一声,朱正廷没有留恋的转身就走。等门才碰的一声合上,周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蔡徐坤前面,压着声音有点崩溃的问,“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在一起了?!”

“谁们两个搞一起了。”蔡徐坤对室友的脑洞产生强烈的鄙视,却也没多解释的上床拿了衣服就去洗澡了。剩下钱正昊从床上探出头来和周锐在漆黑一片的宿舍里对视了一眼。

“你信他们什么都没有吗?”周锐咽了口口水,问。

“不信。”小钱同学耿直的应道。

周锐蹦回床上,说这是一个大新闻,从这一点上面钱正昊就能看出周锐内心的激动了,他暗戳戳的在被子里刷了一会手机,在睡觉之前看到了周锐的小号ID在学校论坛里发的新帖子,然后果断收藏点赞了后,才关机睡觉。

第二天一早要跑操,蔡徐坤对这种仪式感的群体活动一向是看心情参加,这天却难得早起去了。

等到场地的时候只看到朱正廷和零星几个人在那里等着,蔡徐坤走到他旁边站好,又活动了一下手脚,才压低声音问,“昨天晚上违反校规的感觉怎么样啊,会长大人?”

这语气欠嗖嗖的,好生幼稚。朱正廷斜看了他一眼,确定这人没有心怀不轨用手机录音之后,才慢悠悠的说了句,“还不错。”

没有损到朱正廷的蔡徐坤碰了碰鼻子,也没有再去骚扰对方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也都没什么矛盾,斗嘴也少有,只不过越是过一天,蔡徐坤就会发现朱正廷越不想看他。内心八成肯定朱正廷对恐怖片是惧怕的,蔡徐坤挑了挑眉,恶趣味的想着要不要干脆把时间订在凌晨。

不过想法过后觉得朱正廷八成不会做坏学生夜不归宿,这个念头就还是打消了,蔡徐坤发现自己有点期待周六的到来。

事实上在两人不动声色安稳的这几天里,网上论坛中的楼已经盖了一层又一层,在周锐的良心爆料之下,有条件的cp党都对围观两个男神的约会有了浓厚的兴趣。

这样一来时间很快的就到了周六。

两人都换下了平常穿得宽大校服,然后在市中心的电影院下碰面了。蔡徐坤问他,“你吃了中饭了吗?”

朱正廷紧张死了,哪还有心思吃饭。他的表现都写在了脸上,蔡徐坤倒是也不介意帮他保留一点自尊心,笑眯眯的道,“我还没吃饭,陪我去吃呗。”

于是就去周围的快餐店随便点了一些东西,朱正廷放下自己带的小包,撑着下巴望着一个方向发呆。远处观察他们两个的人自然是不知道朱正廷是在发呆的,所以这一幕就好像成了朱正廷一直在关心看着蔡徐坤吃饭一样。

跟踪的周锐同学表示,我没有站错cp!

蔡徐坤喊了朱正廷两声,觉得他这不吃饭就去看电影的话,万一到时候饿着可就不好,于是面带嫌弃的拨了一个汉堡还有半份薯条过去,朱正廷看了他半天,想着是蔡徐坤出的钱,就决定吃了。

等俩人解决午饭,电影还没有开始。他们两个上楼之后才发现,假期周末出来看电影的,基本都是男女情侣搭配在一起,像他们这样两个男生一块出来的还真没有。

蔡徐坤不可避免觉得有些尴尬,因为想起上次自己看的文章,他和朱正廷亲嘴就是在好多人都在的电影院。朱正廷是没有心思尴尬了,在看过影片名字后低头豆瓣试图百度到吓人的剧情。

两人都没有和对方交流,他们自己看不觉得有什么,放在旁人眼里倒是觉得奇怪了。毕竟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过来的,却没想到会这么生份。

在电影开场前几分钟蔡徐坤去取票,却不巧撞到了他和朱正廷都很喜欢的那个女生,女生亲密的揽着一个男孩子。蔡徐坤表情一变,立刻反应过来这就是女孩子的男朋友。

那女孩看到了他,还特别的惊讶,“蔡徐坤你一个人过来看电影?朱正廷没有过来吗。”

蔡徐坤心想,为什么我要和朱正廷看电影。

然后他又想到,好吧,他真的是和朱正廷来的电影院。

蔡徐坤表情微恙的走回去,把其中一张票递给朱正廷,朱正廷这会已经大部分把电影的细节了解完了,终于可以淡定看向蔡徐坤,然后就发现了他的脸色不对。

朱正廷很记仇的问他,“喂,不会是你怕看鬼片才叫我来陪你的吧?”

蔡徐坤说,“呵呵。”

然后想着一会人家女孩子揽着她男朋友过来,朱正廷也要面对失恋,一想到朱正廷也要经历这事情,他就还蛮开心的。

朱正廷一场电影根本没法认真看,原因无他——喜欢的人和她的男朋友就坐在前面,而情敌和宿敌坐在身边,大银幕里放的还是最害怕的鬼片。这个世界上有比他还惨的人吗?没有了。

要不是知道蔡徐坤也是喜欢那姑娘的,朱正廷都要怀疑这种座位安排是不是他故意的了。

好不容易一场电影看完,他和蔡徐坤顺着通道离开。谁料蔡徐坤忽然叫住了人家姑娘的名字,朱正廷一手拧着蔡徐坤腰间的软肉,示意他不要乱说话。被蔡徐坤握住手不动声色的掐了回来,两人面色不改的暗中较量,放在他人眼里和小情侣牵手秀恩爱一样。

蔡徐坤又说,“今晚能帮我和正廷跟张老师请个假吗?我们明天第一节课之前回学校。”

小姑娘直接就答应了,又问要说什么理由呢?

蔡徐坤说,正廷爸妈回来了,叫他回家吃饭,我送他回去。

那小姑娘眼睛亮了亮,忙是答应了。朱正廷还没来得及拆穿蔡徐坤的谎言,就被他半拖半拽的带走了。

朱正廷:md蔡徐坤。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一晚回到学校他怕也是完全学不进去东西的。等两人走出了电影院,朱正廷就甩开了蔡徐坤的手,说自己走。蔡徐坤摊开了手,无所谓的耸耸肩。

朱正廷往前走了两步,觉得开始难受了。他回头看见蔡徐坤还在原地,想了想,问他,“你不难受啊?”

“有点难受。”蔡徐坤说。

“噢。”朱正廷干巴巴的应了声,“我也难受。”

蔡徐坤说我看出来了。

朱正廷叹了口气,说:“我好羡慕女孩子啊。”

蔡徐坤疑惑的看着他。

“女生可以失恋了就哭出来,难受也能哭出来。”朱正廷脸上的表情还挺复杂的,又想哭又想笑的样子,蔡徐坤觉得他有点难受,但肯定没有朱正廷难受。

他又看了一眼朱正廷,发现对方微微垂下了眼,刘海遮住眼睛投下一片阴影,看起来好难过。

“哎。”他这么叫了一声又觉得没有半点安慰人的意思,别扭的道。“你不是要哭吧?你去过电玩城吗朱正廷。”

话题是转换得相当没有条理的。朱正廷都不知道他这句话算不算安慰了,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说,“没有。”

“那你去吗?”

他说,“去。”

于是两个失恋人一同去了电影院旁最热闹的商业街。商业街在周末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他们走地下通道撞错了两次开口,才找到了蔡徐坤说的电玩城。

电玩城里的空调打得很低,朱正廷有点冷,蔡徐坤半护着他走下去,低声提醒小心台阶。晦暗的灯光打过来,照亮他发顶,斑驳的光影落在他们两个身上,朱正廷觉得他们之间的这种气氛似乎有点奇怪。

好在蔡徐坤没给他多想的时间,就直接问,“你带了钱吗?”

“没有,不过有手机。”朱正廷解了锁,把手机递给蔡徐坤。

蔡徐坤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一时没想太多,直到刷了钱又把手机重新递给朱正廷输密码,才想起来刚才竟然没搞事,一点点的后悔冒上心头。但最终还是和朱正廷买了一样多的游戏币,才带着好学生在人群里玩起来。

周围的环境很吵,朱正廷作为一个连网吧都没有去过的好学生,第一次进电玩城可以说是很不习惯了。蔡徐坤对他说话必须是很大声的,他也要回应得很大声,要不然他们的声音会淹没在周围的嘈杂中,但最终他们还是在人群里挤散了。

蔡徐坤再看到朱正廷的时候,是在跳舞机的台面上。他一早知道朱正廷是会舞蹈的,文艺晚会上面他拿过好几次奖,但蔡徐坤没怎么好好待过一整个晚会,所以很难看到压轴的舞蹈。

而他后来在别的途径刷到的视频,多数也是嘈杂在多,舞台上的人看得不那么真切,不过也能勉强知道不是很帅的舞蹈。而跳舞机这种游戏,音乐很大很闹,舞蹈便也是那种干脆利落的。蔡徐坤没想到这种舞蹈他也能跳的驾轻就熟。

旁边的人也多少看出朱正廷的实力,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蔡徐坤看见有人向台上丢了一个帽子,朱正廷顺手接过扣在了自己的头上,他微长的发丝露出来卷起一点,微妙的有几分柔软感。

有点想上手去揉一揉的那种感觉。

他忽然就有点想把这一幕记录下来,于是和周围那些犯花痴的人一样,拿着手机对准了朱正廷。摄像头除了拍好朱正廷之外,就连他周身的浮尘也没给忽略,光线从电玩城的天花板打下来,把人笼罩在其中,就像是小说里总会给人惊喜的男主角的出场一样。

游戏币终了,朱正廷的视线才从大屏幕上移开。这会他才发现舞蹈台周围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这么多的人,他在人群中看了有一会,才发现蔡徐坤。顿时那一下什么也不顾忌了,从台上跳下来抓住了蔡徐坤的衣服,“你刚刚跑哪里去了?!”

蔡徐坤任着他扯着那一团衣服,隐约听出一丝发颤的意味。蔡徐坤顿了一会,抬手如自己所愿的放在了朱正廷的头上,然后低声道,“和你走散后,我就一直在找你。”

这也不是谎话,毕竟他看的出来朱正廷对电玩城的环境并不习惯,而且商业街这一块的小偷扒手特别多,他也怕不知世事的好学生会因此上当受骗。谁料这位好学生却给了他这么惊艳的开场,和这么别致的不同于他在学校表露出来的气质。

或许是才同时经历过失恋的缘故,蔡徐坤微妙的能感觉到朱正廷此时的情绪。他猜测现在朱正廷应该是有点后悔了,在琢磨着是不是要松开手,但周围这么多人的目光看着,他又不太好意思。

蔡徐坤在心里说了声死要面子,身体很诚实的护着朱正廷从人群中打算离开,离开前他把朱正廷头上的帽子拿下来,甩给了他的主人。朱正廷没有抬头,却清晰的在嘈杂中听到蔡徐坤的声音,“谢谢你的帽子,不过他不需要。”

说完后,他牵着朱正廷离开了。

一直走在跟踪前线的某位八卦部部长对眼下的这种情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在润色之后,又一次掀起了校园论坛的cp热潮。

4.
而被请假的蔡徐坤和朱正廷自然不可能真的同他们说的理由一样,回朱正廷家里去吃饭,所以只在出了电玩城之后保持着几步的距离,然后走去了蔡徐坤的家里。

原因嘛,是因为蔡徐坤家离市中心很近,方便。

朱正廷从初中开始就没去过别人家里,此时也只能说一句缘分真实妙不可言,要不然他怎么会在蔡徐坤家里。

朱正廷坐在沙发上张望,才发现细想下来他对蔡徐坤其实没有多少了解。进了他家后才知道这人好像是独居,而他的整个家里也没有多少气氛,从细小的地方看不出有人在这里生活,干净得有些冷清。

蔡徐坤给他倒了杯水,又帮他连起了wifi,随后两人就没有什么话题可聊了。他们从来不算朋友,了解的相处模式也就是互呛,倒也不是没有心聊几句,但总是刚刚起出话题,就只剩下了沉默。

朱正廷太难得有这种经历了,于是偷偷的百度了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网友的经验千奇百怪,朱正廷一路看下去,才找中几个靠谱的。

他干咳一声,忽然问:“你平时玩游戏吗?”

“啊?”蔡徐坤正在和人聊天,没听清朱正廷说了什么。

“游戏,你有玩什么吗?忽然很想玩一下。”

“哦,有啊!”蔡徐坤提到这个才有点兴奋,退出聊天平台把桌面的软件放给朱正廷看。朱正廷寝室另外的两个人平时也玩游戏,但他一般不参与他们,所以对大多数的游戏只听过个大概。

他挑了一个耳熟的名字下载了。蔡徐坤一听声音外放就知道他下载了什么,挑了挑眉问:“你会玩?”

“没玩过……”朱正廷很耿直。

“我带你!”蔡徐坤道,点开游戏登录,想了一会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黑着脸问,“你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吗?”

朱正廷:忘了。

于是又是一阵的沉默,朱正廷讪讪的把蔡徐坤从自己的黑名单里移出来,又讨好的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蔡徐坤冷哼了一下,自认为大方的不计较了。

然而十几分钟后他又一次在朱正廷相关的事情上后悔了,朱正廷简直是在给他完美上演落地成盒的各种方式。蔡徐坤觉得,就算他是个天才,怕也是拯救不了朱正廷这种技术,干脆放弃了。

朱正廷琢磨着自己可能拖累了蔡徐坤,面带愧疚的说要不我就自己玩吧。然后下一局他就真的自己进了战场,蔡徐坤在沙发上看着他眉头紧皱眼神专注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跟着紧张起来。他站起身走到朱正廷身后,看着屏幕上的人在草丛里小心的穿行。

两人都沉浸游戏的很深入,以至于等一盘结束,才注意到彼此之间的距离有多么的不适。蔡徐坤的呼吸基本都可以落在朱正廷的后颈,朱正廷一贯敏感,从游戏里抽神就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耳根都迅速红起来。

他几乎跳起来,脸色通红的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看了他一眼,也明白为什么朱正廷反应这么大。但他看着对方脸色通红,目光不敢落定在一点上,以至于不断眨眼想要解除尴尬的模样,只觉得看到了一只做错坏事的兔子。

蔡徐坤顿时,觉得心情微妙的好了起来。他靠后躺在沙发上对着手机问,“晚上吃什么外卖?”

从来不吃外卖只进学校食堂的朱正廷同学:“……”半天后他憋红了脸,小声的道,“KFC?”

“哦,可以。”蔡徐坤说着划开外卖页面,“正好我也很久没吃过炸鸡汉堡了,我们AA,你点什么自己看然后告诉我。”

“好。”朱正廷应了一声。

等外卖的时候朱正廷在旁侧打听的问室友老师对他们两个的请假有什么反应,室友说能有什么反应,你们好学生随便请假的好吗!

朱正廷想了想,“蔡徐坤不算是纯粹的好学生吧?”

室友说:“你是学霸,想考第几考第几。他是学神,那种怎么浪都能考得很好的天才。你们难得请一次假,老师激动死了。”

朱正廷觉得这句话哪里都是槽点,无语的留下好好学习几个字后就不再理会对面。这时他才想起,确实蔡徐坤的成绩一直不差,但不知道为什么绝大多数的人提到他的时候,想起来的都是他的恶名。

此时的朱正廷同学并没有意识到,造就蔡徐坤的那些恶名的人,就有他的一份。

美团拖单又拖了几分钟,蔡徐坤半蜷着自己的身体,眼皮撩起看了朱正廷一眼。如果现在朱正廷不在这里,他就会开始不满的抱怨几句了。然而考虑到朱正廷还在这里,不想再给对方留下一个不好印象的蔡徐坤揉着腹部,心说超过十分钟不来就给差评!

他的想法当然不会告诉朱正廷,所以在朱正廷眼里,蔡徐坤是难得安静的在看手机,老实得不像蔡徐坤。

“那个,蔡徐坤……”

“嗯?”

“我今晚睡哪里,要不要先去整理一下房间。”朱正廷起身道。

“有理。”蔡徐坤扫了一眼时间,撑着沙发坐起来,向着玄关对面的小楼梯走去,朱正廷跟在他身后。蔡徐坤打开了两扇门,站在门口问他,“你要哪间?”

“都是客房吗?”朱正廷两间房间都看了一下,微妙的觉得房间和蔡徐坤家的客厅是两种不一样的画风。如果说外面是太没人气,房间就是恰好相反。

“都可以当客房。”蔡徐坤说。

“那就这间吧。”朱正廷随便的指了一间。蔡徐坤表情微妙了一下,走进房间打开侧面的柜子,里面两床被子分上下两层摆着,“要换哪床被子。”

“这个吧。”朱正廷说着想要自己动手,撸上袖子露出两只白的嫩人的手,但蔡徐坤旁观他的架势,就知道这人在家大概是不怎么干事的。和弹棉花一样的扯被子,也就这哥们干得出了。

“我来,你边上去。”蔡徐坤把手机往兜里一放,淡淡的道。朱正廷被挤到一边时还想说自己来,结果话还没说呢,门铃就响了。

“你去开门。”蔡徐坤头都不抬的把被子扯下来摊开,“应该是外卖,摆茶几上就行,讲究的话放餐桌。”

“啊,好。”朱正廷应了一声,看着蔡徐坤已经把被子摊开打算铺床了,也就不再忸怩的出去了。

谁知道外头不是外卖小哥,是不认识的陌生年轻姑娘。

“你谁?”年轻姑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下一句又问,“这不是蔡徐坤的家吗?”

“是他家。”朱正廷愣愣的点头。

“那就对了。”说着她俯身就脱鞋,蔡徐坤还在铺被子,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朱正廷被小姑娘撞开了些,表情复杂的把门给带上了。

他走进蔡徐坤家还没几步呢,门铃又一次响了。这次来的是美团外卖了,骑手小哥戴着帽子说不好意思,朱正廷说没事,然后把门合上了。

蔡徐坤也听到了两声关门声,一边折着之前装被子的折叠袋一边走出来,还没下那两层楼梯就看到年轻的小姑娘,表情瞬间就变了一下。

“哟呵,蔡徐坤,阿姨叫我过来看你请假在做什么。”那姑娘看见蔡徐坤,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旁边的朱正廷哪里还不知道他们是认识的,只觉得眼下局面有些奇怪的尴尬,他轻手轻脚的走去了餐厅,余光瞥见蔡徐坤面色无奈的推着女孩进了房间。

蔡徐坤也没想到自己难得正经请假一次还会被抓包,表情难看的打量着蔡淼淼。

蔡淼淼是他堂妹,说是堂妹其实也就小了不到一个月,算是变相青梅竹马,长到现在知道蔡徐坤很多黑历史,蔡徐坤当然也知道她的。

因此这样下来,说话完全不顾忌。蔡淼淼坐在蔡徐坤房间的地板上,沉默的打量了蔡徐坤一会后问,“刚刚那男生怎么回事啊?”

“同班同学。”蔡徐坤道。

“你班上的?是我喜欢的款!”蔡淼淼刚才惊鸿一瞥早就把朱正廷的样貌记得了个七七八八,花痴本性流露出来,就想要去搭讪。

“你认识他吗你就说喜欢他,不许去。”蔡徐坤下意识的道,语气还有点冷。

蔡淼淼一副不可思议,“蔡徐坤你确定他只是你的同班同学?我怎么觉得你这态度和护犊子一样。”

蔡徐坤平时在家的情绪真的很淡,也不怪蔡淼淼觉得他不对劲,但蔡徐坤莫名的就想起刚才朱正廷打量自己的眼神,知道对方在尴尬,所以更不想让蔡淼淼出去了。

蔡淼淼是个脑洞很大的姑娘,又认得蔡徐坤很久。她盯着默不作声的蔡徐坤想了几分钟后,突然福至心灵,“等等啊?你不会终于意识到你弯了,然后客厅那个小哥是你对象吧!”

她像是找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表情瞬间意会起来。

TBC.

应该会是上中下

评论(16)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