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坤廷|如约而至

谈了恋爱,出了柜

出道半年了,你们要好


 

蔡徐坤最后告别舞台演唱会的消息来的突然,当网媒上传之后,所有知情人都要疯了!大多数才反应过来的媒体人嗅觉灵敏的猜到这会成为一个大新闻,他们疯狂的寻求渠道,希望能够先手同行得到一些关于蔡徐坤告别舞台的消息。

第一家专访是在消息发酵后的第二天早上才有,新闻社不是新媒体,说的话却不亚于一个炸弹。因为并不官腔,而是直接放上了原定采访的两个问题和蔡徐坤给出的答案。

Q:你会离开这个舞台是真的吗?

K:以后不会出现在台前,歌曲还是会做的。

Q:请问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K: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和我很珍视的爱。

 

短短两行占据的版面并不多,但配图很让人深思,意味也十足。其他的新闻人因为这短短的两个问题,更加的确信了这次演唱会的头条热度会有多足,于是不少记者打探起蔡徐坤的行程来。

蔡徐坤年少时就已经出道了,也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经历过沉寂和低谷,以至于后来他的星途一片顺畅的时候,总有人说因为他的年轻太不平凡。他从那时到现在已经火了十多年,受到的关注不可谓不多。何况与他同辈的人很少有像他一样,一心只搞音乐创作的,于是当年在圈内他就被很多人看好。

也因此这些年下来媒体对蔡徐坤的印象,除开那些他拿到手软的奖项之外,就只剩下他的作品。私生活?不知道。行程?难说。

可以说是难得神秘的音乐人,而一部分媒体对于他说转去幕后这件事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蔡徐坤一早就是在幕后的。

但媒体的表面还是要做的充足,特别是这一次涉及的可能是蔡徐坤难得的绯闻,众人摩拳擦掌,等待盛会到的那天。

没有人知道蔡徐坤是怎么神奇的甩掉了所有媒体人出现在北京的,就像朱正廷在别墅看到他的那一刻,眼里还是震惊。

蔡徐坤的告别演唱会在北京,他说这个城市很好,有他梦启航的地方,又是国家的首都,就算是外国的朋友们要来,也是一个便捷途径。他经纪人瞪了他一眼,还是盖不住老板的任性,在心里想着最好演唱会前几天不要再透露什么消息了,就火急火燎的叫人去安排场地。

蔡徐坤说,只要十六万人,最多十六万人。

他这些年来开过大大小小的演唱会,第一次去要求人数这种东西,接下来又在很多小细节上面卡了数字。比如说金片喷洒只要六次,舞台上的灯只要六个,转播的摄像头可以多一些,十六个吧。

6,6,16。

熟悉蔡徐坤,又或者说一直陪着蔡徐坤从火到火出圈的人,或许在挖掘记忆的时候还能多少想起来一点故事。那个曾经限定的组合,少年们一起走过的红毯花路,和漫天金片落在头发丝上,被人用手轻轻的抹去。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说,“我给你留了位置,你要哪个?”

没有人知道蔡徐坤在开自己演唱会的时候会特地留出几个特别有意义的数字,比如说第一排的第六个,比如说第三排的第十八个,再比如说第四排的第六个。蔡徐坤总能那么恰好的记着每一个和他和朱正廷一起的日子。

朱正廷上前抱住他,“你希望我坐哪个?”

蔡徐坤笑了笑,“那还是第一排吧,看我很近。叫你也方便极了。”

蔡徐坤告别演唱会的目的瞒着谁也不可能瞒住朱正廷,早在十几年前他们就已经互相了解,就像是世界上存在的另一个半身,默契才会勾勒出一个好故事,比方说这么多年下来他和朱正廷的爱情。

朱正廷在限定组合解散之后就同时也和乐华公司解了约,这样的举动放在当时可以叫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内幕什么公司都有,敢公开叫板的艺人却没几个人,那时有人采访朱正廷问他原因,二十四岁的朱正廷说,“总要有人做第一个。”

事实上出头鸟总是那么的容易让人记住,后来也有不少因为公司功利的艺人连续爆出一些消息,而本身像乐华这种大公司,愿意和他对着干的公司大有。乐华娱乐难得自顾不暇,广电也同时整治娱乐圈,可以说那段时间是天时地利人和,谁都站在朱正廷的角度帮他。

但他还是受到了一些迁怒。一个大公司总还是能分神一些去对付他,更别说在外人看来是他作为队长抛弃了他的队员,那些队友粉并不会体谅他,反而是操着键盘就觉得自己知晓天文。

朱正廷因此没忙着在娱乐圈里多去开拓,反而是半工半读的回了上戏,在拿到毕业证之后才正式转身跳进演艺圈。

他从偶像的定义转变了。

业界很多负责任的导演对于选角这种事向来都是亲手亲办,更有一些傲骨的导演不喜欢投资方往自己剧组多塞乌烟瘴气的东西,所以朱正廷这一举动可以说是很成功。在几个大制作后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已经筹划了很久的朱正廷工作室也正式签约建成,地址和蔡徐坤工作室的地址挨得很近。

多走几步,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距离。

那个时候外人只看到了朱正廷成功,却不知道那段最痛苦的时间,一周下来他才只睡十几个小时。在聚光灯下活过的人很难得一下子习惯安逸,热爱舞台的人更是害怕离开舞台。

他也曾惶恐不安,难受得崩溃。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姐姐打电话叫蔡徐坤过来,他不开门,隔着那一层和蔡徐坤吵架。最后却是在蔡徐坤拿着钥匙打开门之后,像是逃避一样死死地抱住了蔡徐坤。

他的头埋在少年肩头,有眼泪但没有声音。蔡徐坤说,“会过去的,正廷。你相信自己。”

他们是互相的光源,又是理智的人。唯一一次的不理智在相爱那一刻,随后就是往家里公开出柜也好,在国外不动声色的领证了也罢,都是爱情造就的结果。

朱正廷保证,“我会追上来的。”

于是蔡徐坤站在他的路上耐心的等。

后来他们抱完,就靠在沙发上讨论蔡徐坤公开他们两个关系后要怎么办。其实两人都不在怕的,蔡徐坤的生命乐趣在音乐,唱给许多人听是音乐,唱给一个人听也是音乐。如果太多的人不认同他们,他也不会太过难过伤心,他和朱正廷都是已经熬过很多低谷的人,这一次也不过是一跨。

朱正廷笑他,“真够自信啊天王大大。”

蔡徐坤很坦然,“其实我十多年前就说过了。也许有一天我会在我的演唱会上,唱一首我永远不会发的歌。”

“会吓人的歌。”朱正廷还记得这一次专访,虽然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但那一次蔡徐坤确实有考虑过是不是要公开他们的关系。

那个时候他们还年轻,是二十岁的蔡徐坤和二十二岁的朱正廷。朱正廷还在被绑定营业,公司榨干他的价值,他们的行程忙碌,除了通讯软件上面少有的联系之外,只剩下满世界的飞行行程。

蔡徐坤说,“我觉得我都要住在飞机上了。”

朱正廷讲,“我觉得我好久没看到你了。”

于是忙里偷闲的找行程碰面。两人的cp粉比他们还要积极,在确定行程下面欢呼,并且不断插旗试图倒下。朱正廷有小号,蔡徐坤也有小号,两人不时会截图一些觉得有趣的东西发进对方的聊天框里,然后试探着下一次见面或者什么的时候能不能实现粉丝的想法。

一时许多粉丝猜测他们两个是不是有小号。朱正廷笑着抿嘴,心说有小号也不会告诉你们呀,不然那可就不得了。

但还是被公司有心人知道了这种暗戳戳的心思。商人总知道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他们最恐怖的就是指到什么时候跟你打感情牌,什么时候跟你打事业牌,年轻的人总是分不清那么多东西,着套也是正常。

蔡徐坤便有那一时的冲动,后来在朋友圈的后怕里止住了。

他们共同的好友群里有人发了一张图。

是百分九在长沙时候的一个握手,尤长靖说,“你们要挨过这个年纪。”

年长的哥哥总在这个时候提醒他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软着声音给他们梳理利弊。蔡徐坤说,“道理我都清楚,就是控制不住。”

朱正廷没什么话能讲出来,因为本源在他身上,何况他的想法太过简单,就是顺着蔡徐坤。

尤长靖却说,“感情能够控制得住就不是感情,但现实只会是现实。坤坤,你没有时光机,跳跃不到十几年后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希望你和正廷能一直走下去,你也不想你的愿望最后败在你的冲动里。”

尤长靖的话总是温柔又扎心,给相爱至死的人当头一棒,却又让他们冷静下来,周而复始,反而能够自己梳理感情。

但也改不了有些任性的选择在意料之外,就比如说组合里的人在某一个假期后知道蔡徐坤和朱正廷飞去台湾领了证。面对很多人的震惊,陈立农只说,“我推荐的路没有很多记者吧?”

蔡徐坤回他,“很安全。”

然后他握住就在身边朱正廷的手,说,看吧,还有人比我们更相信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朱正廷说,那我肯定是最相信的。

演唱会的时间后来选在了六号,十月六号。

就像是应了一个轮回的时间,还有联系的百分九组合里的人都不禁感慨巧合。尤长靖打电话过来要蔡徐坤给他留位置,一边控诉这么重要的时候蔡徐坤你竟然限制人数?

蔡徐坤说,“要不是工作室不肯,我还想改一下售票规则。”

朱正廷说他,“你可闭嘴吧。”

尤长靖在电话这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这样,你也给我留两个位置,挨在一起的,我和农农一起去。”

百分九组合的内部消化,在十多年后的今天还是一样坚定。从少年走向青年时光,每个人都没有太多的变化,挂断电话的朱正廷看向蔡徐坤,问他,“你打算把我放在什么时候出场?我会不会被你的粉丝打死啊。”

蔡徐坤说,“你很安全,在我心上。”

他总是这样无师自通情话,让朱正廷没办法招架过来。

演唱会从晚上八点开始,北京的夜幕落下,封闭的场馆打开屋顶,露出观测好的朗朗星空。卡着数字的灯光亮起来,那些被刻意留好的位置上面,全副武装的艺人对视总忍不住笑。

蔡徐坤给这一晚定下的时间足够充足,他知道很多不舍得,但更想去追求自己的舍不得。他站在舞台上,灯光四面八方亮起来,望过去最多能够看到第三排,而朱正廷坐在最佳的位置上面,没有戴墨镜也没有戴帽子,就这么大方的暴露,也把今天的主题揭露完整。

记者全被公关堵在了外面,但声音的传播是挡不住的,热闹的氛围是藏不了的。在某一刻灯光忽然黯淡下来一些,场馆的天空合上,金片喷洒而出的舞台上,三十二岁的蔡徐坤对所有人说,“我现在要唱一首永远不会发的歌,给在场的一个人……”

“我感谢他,这十多年下来对我的理解。感谢他,在我忙碌奔走在世界各处的时候,告诉我我有一个家。我以前从来没有在大家面前公开过什么,也没有传出过什么绯闻,所以让我们跳过这一步,我和大家直说,那个人是谁。”

灯光师操控的光束总是恰到好处,何况朱正廷的座位那么接近,人又那么出名。一时之间会场静悄悄了一瞬,转而是尖叫。

舞台和观众席离得很远,这是蔡徐坤的未雨绸缪。但他也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些年沉淀下来,粉丝竟多是理智的人,于是他们并没有任何的被欺骗的感觉,而是在有关人员刻意的带动下,掌声在整个场馆响起来。

“我以前常说有些歌我永远都不会发,现在我终于可以告诉大家原因了。”蔡徐坤牵着朱正廷走上舞台,没有任何犹豫,此时才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手上带上了一样的戒指。

“我之前说那些歌词太过直白,就是因为它们只属于他,我的爱人。”

“我希望大家能够祝福我们。”

这场盛会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朱正廷的人气和蔡徐坤的人气加起来,可不是一加一就只等于二的那种程度。何况这一次是现场直播,他大胆的在所有能看到视频的人的面前出了柜。

但很少有人质疑这件事的真相,除去那张不声不响占据了两人微博置顶的证件之外,更多的是因为舞台上,视频里,两人站在一起的模样。

无所畏惧,就像是光。

END.

评论🙏🙏🙏

评论(75)

热度(1124)